第八章 钱财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午时刚过,朱慈烺离开紫禁城,前往崇文门里街,他要去找寻外公周奎。

    按照宫里的规矩,身为皇太子的朱慈烺,离开紫禁城是需要报备的,需要得到皇上准许,不过朱慈烺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这个时候,宫内的太监绝不会多事,再说了,这些日子朱慈烺得到了大太监王承恩的支持,宫内的太监更不会乱说话,至于说朝中的大人,此刻想到的都是自身的利益,没有谁关注他这个即将离开京城的皇太子。

    跟随在朱慈烺身边的是四名锦衣卫,他们负责护卫皇太子的安全,贴身太监李继周本打算知会五成兵马司,建议崇文门里街一带戒严,以保证太子殿下的安全,不过他看到朱慈烺沉着脸,也就没有敢多嘴。

    朱慈烺前去找外公,为的就是一件事情,得到一些钱财。

    说来朱慈烺这个皇太子很可怜,宫里没有什么多余的钱财,顶多也就能够筹集出来五千两白银,周皇后给予的檀木盒子里面,有一百片金叶子,外加一颗夜明珠,兑换成为白银,也就是五万两左右,这点银子,对于想要做大事的朱慈烺来说,九牛一毛。

    没有银子,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期盼着皇太子登高一呼,众人就聚集过来,那是笑话。

    周奎有银子,可惜出身贫寒,将钱财看的很紧,吝啬成性,史载皇上找到朝中大臣筹集钱财的时候,周奎一共拿出来五千两银子,都是女儿周皇后给予的,李自成占领京城之后,周奎为了保命,拿出来了三百万两白银和其他全部家产。

    也难怪大明王朝会轰然倒下。

    对于极度缺乏钱财的朱慈烺来说,与其让周奎大部分的钱财落到李自成的手中,还不如想办法套出周奎的钱财,让他到了南京之后,不至于为极度缺乏钱财而担心。

    不过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轿子就停下了。

    朱慈烺走下轿子,嘉定伯周奎已经在府邸外面等候了。

    “臣拜见太子殿下。。。”

    看见磨磨蹭蹭准备跪下的周奎,朱慈烺连忙上前去了,一把扶住周奎。

    “外公不必行此大礼,孤可不敢受。”

    周奎也没有打算真的跪下,他抬头看了看朱慈烺。

    “太子殿下,您突然到府邸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皇家没有太多的亲情,对于周奎来说也是如此。

    朱慈烺倒不是特别在意,他和周奎两人同时进入府邸,朝着书房的方向而去。

    锦衣卫在前院等候,李继周则是在书房外面等候。

    进入书房,管家上茶离开之后,周奎看着朱慈烺,面带关切的神情开口了。

    “太子殿下,今日早朝,您训斥了内阁首辅陈大人,内阁次辅魏大人,将兵科给事中光大人投入大牢之中,引发了很大的震荡啊。”

    朱慈烺微微一笑。

    “外公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看样子朝中的大人闲不住啊。”

    周奎笑了笑,捋着山羊胡子开口了。

    “朝中的事情,历来都传的很快,我还听说,太子殿下马上就要到南京监国了,此去南京路途遥远,太子殿下可要保重啊。”

    朱慈烺点点头。

    “外公说的是,孤马上就要前往南京了,今日前来拜访外公,主要有两件事情,其一是向外公告别,孤前往南京,时日不短,想要回到京城恐怕需要若干年,且孤就算是想着回到京城,也需要父皇下旨,其二就是与外公商议赚钱的事宜。”

    周奎的眼睛蓦地瞪大了,看向朱慈烺,眼神里面带着狐疑。

    这也难怪,朱慈烺历来都是乖宝宝,知书达理,做事情从来不逾越规矩,对于钱财更是没有太多的概念。

    周奎的表情,朱慈烺看的很清楚,他轻轻一笑。

    “外公,孤前些日子跌落马背,昏迷三天时间,醒来之后,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孤给父皇说过,朝中的大人都靠不住,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还是家人才能够靠得住,这京城里面的大人,谁不是富可敌国,随便哪一个,家中的钱财比户部府库银子都要多,这天下都是朱家的,父皇一心为了天下,不可能赚取钱财,孤可不一样了,孤到南京去,若是手中没有钱财,难不成忍饥挨饿,孤可不干。”

    周奎连连点头。

    “太子殿下说的是,这钱财是不能少的,不过我这里也没有多少银子啊,太子殿下到南京去,我拿出来三千、不,五千两银子。。。”

    朱慈烺摆摆手。

    “外公,孤可不要你的银子,孤是想着和你一道赚钱,外公拿出来银子,孤前往南京去想办法,孤专门查过,南方的粮食与北方的粮食价格不一样,譬如说这大米,漕运不过一两五钱银子一石,运送到京城,就是五两银子一石,刨去这中间的开销,一石银子有近三两银子的利润,孤到了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管控漕运,运出来几十万石粮食,就是百万两银子,孤想过了,商贾可以做,朝中的大人可以暗地里做,孤为什么不能做,何况孤这样做,赚取到的银子,也是拿来抵御闯贼和后金鞑子。。。”

    周奎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当然知道漕运的奥妙,可惜手伸不进去,如果太子前往南京监国,想要掌控漕运,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

    “太子殿下,您这样做,是不是合适,皇上怕是要怪罪啊。”

    朱慈烺瘪瘪嘴。

    “孤刚才说了,朝中的大人可以做,孤为什么不能做,这些年各地都有灾荒,南方稍微好一些,那些漕粮还不是被朝中的蠹虫盯上了,孤到了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管控漕运,不过孤有这样的想法,却无法实施,说到底,孤还是没有银子啊。”

    周奎略微思索了一下,看着朱慈烺开口了。

    “太子殿下,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啊。”

    朱慈烺板着手指算了算,看向周奎开口了。

    “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万两白银,孤算过了,一艘漕船,可以运送五百石漕粮,漕运每次发送的漕船大约是两百艘,运送的漕粮十万石,每个月发送三次,合计是三十万石,购买这些粮食需要白银四十五万两,加上途中的开销,合计是五十万两白银,孤到了南京之后,打算大规模的募集漕粮,将漕运的规模扩大三倍。”

    “如此做,一来可以解决京城的粮食问题,二来也能够尽快的赚取到白银,九十万石白银,可以赚取到近三百万两白银,有了那么多的银子,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哼,朝中的那些大人,不要想着继续伸手,孤到了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顿漕运,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孤会杀掉一些官吏,让所有人都知晓,这漕运是孤直接控制的,其他人不要想着插手了。”

    朱慈烺说的很平稳,波澜不惊,不过话语中间,已经透露出来狠毒和决绝。

    周奎眨了眨眼睛,看着朱慈烺。

    “太子殿下,您这样做,朝中大人弹劾,皇上若是降罪怎么办啊。”

    朱慈烺挥挥手。

    “这个不用担心,孤到了南京之后,会将漕运的一切事宜禀报给父皇,让父皇知晓其中的猫腻,接下来孤大力整顿漕运,若是有人敢于从中作梗,孤不在意多杀几个人,只要朝中的大人不敢乱说,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哦,孤刚才忘记说最为关键的一点了,孤之所以来找到外公,就是想到自家人,这样的事情孤绝不会找外人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外公拿出来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三月份第一批漕粮启运到京城,外公可以拿回五十万两白银,接下来其余的漕粮全部运送到京城,外公可以拿到剩下的二百万两白银,剩下的银子,孤要交给父皇,招募军士抵御闯贼和后金鞑子。”

    周奎看了看朱慈烺,犹豫了好一会开口了。

    “太子殿下,一百五十万两白银,我拿不出来啊。”

    朱慈烺失望的摇摇头。

    “那就算了,孤只能慢慢来了,慢慢的掌控漕运,慢慢的赚取钱财,外公既然拿不出来银子,孤也不勉强,孤的时间很紧,后日就要前往南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置。”

    朱慈烺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准备朝着书房外面走去。

    周奎咬咬牙,伸手挡住了朱慈烺。

    “太子殿下,后日就要离开京城了,就在府邸吃饭吧。”

    朱慈烺摇摇头。

    “不了,孤离开皇宫的时间不能太长,虽然后日就要离开京城了,可也不能够给朝中那些大人留下太多的把柄。。。”

    朱慈烺还没有说完,周奎再次开口了。

    “太子殿下,我拿出来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三个月时间,真的能够赚取到一百万两银子吗,我怎么听得有些玄乎啊。”

    朱慈烺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奎,有些生气的开口了。

    “外公,孤会骗你吗,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孤不可能乱说,孤到南京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证据,向父皇禀报漕运之黑幕,接下来调整漕运总督,孤向父皇保证过,到了南京之后,要调遣南方的大军前往北方,要募集白银,这些话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孤若是不想办法,怎么可能做到。”

    “外公若是不相信孤,就当孤这些话从未说过,孤告辞了。”

    周奎再次瞪大了眼睛,看向朱慈烺。

    “太子殿下,不要着急,这一百五十万两白银,我拿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