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狠手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太子殿下,奴婢到了吏部和户部,吏部尚书李遇知大人说了,没有皇上的圣旨,不能够随意调遣朝中的官员,奴婢没有办法,接着去了户部,户部尚书倪元璐大人也说了,动用户部府库的钱财,必须有皇上的旨意和内阁转过来的文书,奴婢想着杨文聪大人是兵部郎中,接着到了兵部,谁知道兵部尚书张缙彦大人也说了,没有皇上的旨意和吏部的文书,不能够调遣兵部任何的一名官员。。。”

    李继周脸上带着哭丧的神情,不用多说,朱慈烺也知道,李继周肯定是遭遇训斥了。

    如果没有刚刚李邦华大人的提醒,朱慈烺肯定亲自前往吏部、户部和兵部,大发雷霆,直接训斥诸多的尚书,父皇亲口说了,凡是朱慈烺看中的官吏,可以直接带着前往南京。

    不过这个时候,朱慈烺颇为冷静,没有发脾气,他已经断定,这里面有父皇朱由检的影子,所以用强不行。

    示弱更是不行,如果这个关键时刻示弱了,消息将以最快的速度传开,他朱慈烺的威信将一落千丈,就算是到南京了,南京六部的官吏也会阳奉阴违,更不用那些总兵了。

    父皇朱由检挖下的这个坑,朱慈烺必须想办法填起来。

    “继周,是不是受委屈了,几位尚书大人怕是毫不留情的训斥你了吧。”

    李继周的眼睛里面有了雾气。

    “太子殿下,奴婢已经拿出来您的令牌,可是几位大人看不都看,还出言不逊。。。”

    朱慈烺挥了挥手,打断李继周的话语开口了。

    “继周,孤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宫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你先去忙,这些事情让孤来处理,你受的委屈,孤都知道。”

    眼看着李继周离开,朱慈烺眯起了眼睛,按说李继周是他的贴身太监,可谓是最为忠心之人,在关键时刻应该要多动动脑子,不过李继周身上还是有太监特有的缺陷,就是扯虎皮拉大旗,总想着倚重主子的权势耀武扬威。

    只要是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等的想法,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情形是不存在的,所以朱慈烺不会介意。

    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朱慈烺的面前。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朱由检暗地里动手了,目的就是削弱他朱慈烺的权威,同时侧面提出严厉的警告,告诫他到了南京之后,要按照规矩办事,不要以为监国就是皇帝了。

    朱由检既然有这样的想法,略微的透露出来之后,。内阁与六部肯定首当其冲,冲在前面,也就是说,朱慈烺这个时候直接前往六部,不管提出什么要求,不管以什么样的身份提出来,都会遭遇内阁与六部毫不留情的反驳。

    这样做传递出来的信号就是,你朱慈烺压根不算什么,大明天下还是皇上说了算,还是朝中大人商议之后才能够实施,你朱慈烺是皇太子也要乖乖的听话。

    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南京去,陈演等人老奸巨猾,明白皇上的意思,自然知晓怎么做。

    朱慈烺若是没有任何动作和表示,消息传到南京,对于即将出发前往南京的朱慈烺来说,是颇为致命的。

    朱慈烺为了能够顺利的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将所有的事情都忍下来,那么他就算是到了南京监国,也不可能有什么威信,更不可能施展抱负。

    朱慈烺有些不明白,难道父皇朱由检不明白其中道理吗,皇权本就被臣权压制住了,这个时候还不雄起,等到什么时候去。

    思索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朱慈烺反复权衡,做出了决定。

    该做的事情必须做,不能够为了能够离开京城,就选择忍耐,关键时刻的退缩,换来的可能是无穷的后患。

    走出端本宫的时候,朱慈烺看着身边的李继周和邱致中开口了。

    “孤要去见皇上,宫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你们不能懈怠,等孤的消息,有些事情你们要多动脑子想想,特别是到了南京之后,孤对你们是寄予厚望的。”

    未时刚过,父皇朱慈烺应该还在文渊阁,不出预料的话,陈演和魏藻德等内阁大臣也在文渊阁,包括左都御史李邦华。

    来到文华门,领头的锦衣卫对着朱慈烺行礼。

    “太子殿下,皇上有旨,请太子殿下准备前往南京的事宜。。。”

    朱慈烺看着几名锦衣卫冷冷的开口了。

    “孤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自然是拜别父皇的,你前去禀报,就说孤在这里等着,若是不能够进入文渊阁,孤前往乾清宫等候,孤是一定要见到父皇的。”

    四名锦衣卫都闪到一边去,让开了路。

    朱慈烺看着四名锦衣卫,面无表情的进入了文华门。

    王承恩站在文渊阁的外面,双手挽在胸前,闭着眼睛。

    看着王承恩,朱慈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的内心更加的笃定了。

    “王大人好兴致啊。”

    王承恩睁开了眼睛,连忙对着朱慈烺抱拳稽首行礼。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皇上正在与内阁诸位大人商议重要事宜。”

    朱慈烺轻轻哼了一声。

    “王大人,孤前往南京,集聚钱财,聚拢兵力,驰援京城,化解朝廷的巨大危机,这件事情不小了,还有,孤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临行之前拜别父皇,更是不能疏忽的礼仪,还请王大人帮忙通禀父皇,儿臣就在这里等候父皇的召见。”

    王承恩没有动步,看了看四周,低声开口了。

    “太子殿下,您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了,奴婢以为,您还是回去好好准备吧。”

    朱慈烺摇摇头。

    “今日早朝的事宜还没有结束,儿臣给父皇提出的建议,是不是推行,需要确定下来,朝中大人都看着,这朝中官员自私自利已经是众人皆知,此风不刹住,后患无穷,孤虽然后日就离开京城,可不能够将朝中所有麻烦都丢给父皇,临走之前,孤尽心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孤是为了大明的江山,更是为了父皇,孤不害怕麻烦。”

    王承恩眨了眨眼睛。

    “太子殿下,慎言啊,刚刚内阁还在弹劾您,说您早朝时候的提议违背祖制。。。”

    此刻朱慈烺内心明镜一般,他对着王承恩摆摆手。

    “王大人,孤早朝说的那些事情,一定要落实的,既然内阁诸位大人认定孤丧失心智,视朝纲为儿戏,那孤就和他们说道说道,王大人放心,一切事宜孤来应对,孤有分寸,还请王大人通禀父皇。”

    王承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着朱慈烺抱拳稽首行礼。

    “太子殿下请随奴婢来,奴婢多嘴了,见到皇上之后,太子殿下还是要慎言啊。”

    进入文渊阁大门,朱慈烺就听到里面传来争论的声音。

    朱慈烺出现在大殿的时候,所有声音戛然而止,众人都看向了他。

    “儿臣拜见父皇。”

    朱由检熟悉的声音传来。

    “皇儿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了,回去好好准备,朕说过了,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当下局势危急,你到南京之后,务必尽快筹集钱财,集聚兵力,驰援京城。。。”

    陈演和魏藻德等内阁大臣都在文渊阁,左都御史李邦华也在文渊阁。

    陈演和魏藻德等人都低着头,李邦华抬头看了看朱慈烺,眼睛里面带着诧异。

    “父皇,儿臣前来,主要是两件事宜,其一,早朝商议的事情,尚未定论,儿臣提出的建议,自然要有结果,若是甩给父皇决断,就是儿臣的不孝了,其二,儿臣前来向父皇拜别,当下正是多事之秋,京城面临诸多危机,儿臣这个时候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内心惭愧,不过为了大明的江山,儿臣顾不到那么多了。”

    朱由检看了看朱慈烺,轻轻的挥手。

    “皇儿早朝时候的提议,朕已经知晓,此事稍后再议。。。”

    朱慈烺抬头看向了朱由检,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父皇,儿臣说过,这江山是朱家的江山,当下正值多事之秋,所有重大的事宜,皇上乾钢独断就是了,儿臣还是那句话,这朝中的大人,提出来的建议不一定是为了我朱家的江山,更多的可能是为了他们自身,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性,儿臣没有责备朝中大人的意思,若是认为儿臣所言没有道理,儿臣愿意在此立下誓言,派遣锦衣卫到朝中三品以上大人府邸去搜查,看看他们家中到底有多少的钱财。”

    说到这里,朱慈烺扭头看向了陈演。

    “陈大人,您是内阁首辅,可否让锦衣卫到你的府邸搜寻一番,父皇要求朝中大人捐献银子的时候,你拿出来了五百两银子,还肉疼的说家里开销太大,实在是没有钱财。”

    “魏大人,你是内阁次辅,捐献了三百两银子,也说府邸里面没有钱财,可否让锦衣卫到府邸去看一看,家里究竟有多少银子。”

    “当然,陈大人和魏大人的家中若是真的没有钱财,那就是我大明王朝的福音,就是父皇的福音,臣下如此的清廉,理当嘉奖。”

    “这征伐闯贼的战斗,陈大人和魏大人可否想好了,有什么好的提议,危急时刻父皇都可以御驾亲征,让你们领兵出征,并无不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