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立威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大年三十,给读者大大拜年了,祝福读者大大阖家幸福,心想事成,万事顺心,赚大钱发大财,闲暇之余,多多支持本书,拜谢了。)

    让内阁首辅陈演以及内阁次辅魏藻德领兵出征,的确不大现实,朱慈烺坚持这样说,不过是出一出内心的恶气,如果他提议兵部尚书张缙彦领兵出征,还有一定的道理,大明文官领兵征伐,已经有了太多的教训。

    “皇儿,陈大人和魏大人领兵出征的事宜,今后再议,朕刚刚与内阁商议,准备给山海关总兵吴三桂下旨,令其率领边军驰援京城,这件事情,就此为止吧。”

    朱慈烺看着父皇朱由检,抱拳稽首行礼。

    “父皇既已决断,儿臣遵旨,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已经关押到大牢之中,儿臣以为,此事务必要妥善处置。”

    大殿里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准备开口的陈演和辅魏藻等人,再一次将目光集中到朱慈烺的身上,他们本来准备出言反驳。

    朱由检看向朱慈烺,脸上明显带着不快的神色。

    “皇儿且说说看,该如何的处置光时亨。”

    朱慈烺浑然不在意朱由检的语气和态度,此刻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给自身立威,都是为了前往南京之后,能够更好的施展手脚,对于父皇朱由检,朱慈烺已经没有报多大的希望。

    “父皇,光时亨身为兵科给事中,理应就朝廷当下的危局提出建议和意见,不说彻底化解当下的危机,至少要为此想办法,可光时亨做了什么事情。”

    “左中允李明睿大人提议皇上迁都南京,不管这个建议是不是可行,都是在早朝时候提出来的,李大人有提出建议的权力,陈大人和魏大人反对李大人之提议,这也没有什么问题,任何的提议都需要争论,通过争论之后做出决定。”

    “光时亨做了什么,开口就是杀了李明睿大人,光时亨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早朝的时候有大人提出意见和建议,不符合他光时亨的想法,就要斩杀吗,若是这样的风气蔓延下去,今后还有谁会在早朝的时候提出意见和建议。”

    “光时亨这是借着言官的权力,压制他人提出建议,让人不敢开口说话,用心何其险恶,其心可诛。”

    “这等的风气决不能蔓延,如若不然,朝堂之上,就不会有人开口说话了。”

    “今日早朝的时候,儿臣提议斩杀光时亨,陈大人说光时亨罪不至死,李大人说需要经过三司会审,若是换做其他时候,这等的提议是没有问题的,可当下正值多事之秋,扭转此等非常的局面,就需要雷霆手段,所以儿臣依旧提议,斩杀光时亨。”

    “此事乃是儿臣提出之建议,儿臣力主推行。”

    朱由检看着朱慈烺,没有马上开口,他就是再蠢,也知道朱慈烺这样的提议是为他好,朝中的那些言官的确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他们甚至勾结内阁大臣,屡屡推翻皇上的旨意,如果能够趁着这个时候杀掉一个言官,必定会震撼其他的言官。

    陈演对着朱慈烺抱拳稽首行礼之后开口了。

    “太子殿下,臣还是那个观点,光时亨罪不至死,臣提议,可免去光时亨的官职,令其闭门思过。。。”

    陈演和辅魏藻等人也不蠢,他们当然知道朱慈烺所指的是什么,如果在这件事情上面继续辩论,一旦惹怒了皇上,那光时亨就真的保不住性命了。

    朱由检微微叹了一口气,若是因为光时亨早朝时候的几句话语,就被斩杀了,那外界会怎么议论他这个皇上,虽然朱慈烺的提议是为了大明的江山,是为了他这个皇帝,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够做的太过了。

    朱慈烺看着陈演微微一笑。

    “陈大人建议免去光时亨的官职,令其闭门思过,孤在早朝时候的提议,陈大人怕是还记得吧,凡是辞官之人,都要核实其家中的钱财,这光时亨若是被免去官职,更是要清查其家中的钱财,孤以为,光时亨乃是兵科给事中,担任兵科给事中之前,为巡按御史,一直都是负责监督朝中的官员,一定是清廉的,派遣锦衣卫前去其府邸查查钱粮,证明光时亨之清廉,这在一定程度上面,也能够说明光时亨乃一时的糊涂。”

    “如此情况之下,孤也不会坚持斩杀光时亨的提议了。”

    朱慈烺刚刚说完,陈演接着开口了。

    “太子殿下之提议臣反对,随意查查官吏家中之钱财,这不符合祖制。。。”

    朱慈烺冷哼了一声,看向了陈演。

    “陈大人,你的这些话语,也算是其心可诛,孤刚刚说过了,这江山是朱家的,这祖制也是先皇定下来的,遵循祖制没有错,可做任何的事情都要按照祖制来吗。”

    “父皇圣明,做出决定的时候,可遵循祖制,也可以开拓创新,可以明确下来诸多新的制度,难不成陈大人的意思,父皇下旨的时候,就不能够变通了,一切都要依据祖制来了。”

    “父皇雄才伟略,一定是要创新制度的,这朝局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一味的固守祖制,不做任何的变通,与木偶有多大的区别。”

    “陈大人莫不是认为父皇不能够乾钢独断吧。”

    陈演蓦地瞪大了眼睛。

    “太子殿下,臣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说,若是没有降罪,不能随意查查官吏家中的钱财,若是开了这个先河,天下必定大乱。”

    朱慈烺走到了陈演的面前。

    “陈大人刚刚也说了,免去光时亨的职务,若是没有过失,怎么会免去光时亨之职务,既然有罪,令锦衣卫查查其府邸之中的钱财,有何不可。”

    陈演看着朱慈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朱慈烺转身对着朱由检稽首行礼。

    “儿臣恳请父皇下旨,查查光时亨家中之钱财。”

    这个时候,朱由检也明白过来了,挥了挥手。

    “准了,令锦衣卫前去查查光时亨府邸之中的钱财。”

    朱慈烺连忙再次稽首行礼。

    “儿臣恳请率领锦衣卫,前往光时亨府邸查查钱财。”

    朱由检略微的沉吟了一下,点点头。

    “准了。”

    。。。

    一刻钟之后,三十名锦衣卫以及五十名五城兵马司的军士,已经在皇宫外面等候。

    朱慈烺绝不会拖延时日,这次前去光时亨府邸查抄钱财他有绝对的把握。

    明朝后期的巡按御史制度,已经暴怒出来巨大的弊端,巡按御史的权力太大,虽然只是七品的品阶,可权势足以抗衡地方的巡抚,这就给了巡按御史捞取钱财的机会,地方官吏不敢得罪巡按御史,不想仕途遭受波折,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巡按御史送钱。

    朱慈烺相信,一定能够从光时亨的府邸查抄出来大量的钱财。

    这也是朱慈烺离开京城之前,给父皇朱由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将光时亨府邸查抄出来的钱财交给户部,一旦光时亨府邸查抄出来大量的钱财,其脑袋肯定保不住了。

    朱慈烺上马的时候,没有谁关注,没有谁想着不久之前朱慈烺因为坠马昏迷的事宜。

    光时亨的府邸在外城,紧靠着宣武门。

    朱慈烺一行抵达光时亨府邸的时候,府邸里面还能够听见抽噎的声音。

    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扑进去的时候,尖叫的声音瞬间传出来了。

    五城兵马司的军士负责守在府邸的外面,不准任何无关人等靠近。

    锦衣卫在府邸搜查的时候,朱慈烺则是让锦衣卫将光时亨的管家带到面前,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威胁到管家的家人,管家立刻认怂,供出了光时亨隐藏钱财的暗室。

    光时亨的府邸不大,仅仅半个时辰时间过去,搜查就结束了。

    搜查出来的钱财,足足装了十个大木箱子。

    黄金五千两,白银八十多万两,还有一些珠宝和字画等等,其价值超过百万两白银了,一个区区的七品兵科给事中,家中哪里来的这名多钱财,这还不算光时亨寄回老家的钱财。

    因为是朱慈烺带领,锦衣卫不敢有任何的手脚,搜寻到的钱财珠宝字画全部集中起来了。

    锦衣卫押着足足十大箱子的钱财前往紫禁城,五城兵马司的军士继续在府邸外面守着,监视光时亨的家人,朱慈烺则是带着管家交待的供词,在十名锦衣卫的陪同之下,打马前往紫禁城。

    。。。

    一直等着消息的朱由检龙颜大怒,终于下旨,令三司在一天之内会审完毕光时亨,务必问出这么多钱财的来历,陈演和辅魏藻等人再也不开口说话了,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如果他们稍有不慎说错话了,谁知道发飙的太子殿下会不会令人到他们的府邸去搜查钱财。

    光时亨是活不成了,至于说光时亨会交代出来哪些官吏,其家人会遭遇什么样的处置,这不是朱慈烺需要操心的事情了,足足一百万两白银进入户部的府库,父皇朱由检肯定是高兴的,至少短时间之内有银子开销了。

    立威的目的更是达到了,朱慈烺相信,这些事情很快就会传到南京去,朝中太多大人与南方联系紧密,恐怕到了这个时候,再也无人敢于小看他这个皇太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