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皇家亲情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回到端本宫,天色已经暗下来。

    整个的端本宫都处于忙碌的状态,皇太子朱慈烺将于两日后离开京城前往南京监国,这个消息早就在宫里传扬开来,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李继周和邱志中两人统筹指挥,指导众人做好一切准备,不管怎么说朱慈烺都是皇太子,皇太子前往南京监国是大事情,皇太子出行的准备工作更是大事情,绝对不能够疏忽。

    皇后娘娘已经派遣专人前来问询,嘱托相关的准备事宜务必要做好。

    朱慈烺刚刚进入端本门,忙碌的李继周就上前来禀报了。

    “太子殿下,长平公主殿下和昭仁公主殿下都来了,她们在厢房等您好一会了。”

    朱慈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天时间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拜见父皇和母后,参加早朝,到外公家去讨要钱财,到文华殿和文渊阁共议朝政,率领锦衣卫前往兵科给事中光时亨的府邸去查封钱财,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之中,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如何建立起来皇太子的权威。

    严格说起来,穿越的朱慈烺,脑子里主要想到的还是朱由检和周皇后,想着如何躲避即将到来的灾难,没有想到他的两个亲妹妹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

    两个亲妹妹的命运都很悲惨,北京城被李自成攻破之后,十五岁的长平公主被朱由检砍断了左臂,不到一年郁郁而亡,六岁的昭仁公主则是被朱由检直接斩杀。

    覆巢之下无完卵,何况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生在了皇家。

    看见朱慈烺有些发愣,李继周低下头默默等候,不敢开口提醒。

    眼看着没有开口说话的朱慈烺朝着厢房的方向而去,李继周摸了摸胸口,舒了一口气,还好邱志中在厢房伺候两位公主殿下。

    “见过太子殿下。。。”

    脆生生的声音传来,朱慈烺对着长平公主点点头,走过去直接抱起了六岁的昭仁公主。

    这是朱慈烺自然而然的动作,穿越之前他每每回家,都是抱起乖巧的女儿,成为了习惯。

    昭仁公主不知所措,乖乖的被朱慈烺抱着,长平公主看向朱慈烺,颇为吃惊。

    “大妹,小妹,不要太拘谨,后日我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了,这两天需要处置的事情太多,真的没有时间去看你们,致中,你去忙吧,宫里还有很多事情,都要安排好。”

    邱志中离开之后,长平公主看着朱慈烺开口了。

    “皇兄的事情太多,没有时间是自然的,我们前来看望皇兄,也是一样。”

    朱慈烺将昭仁公主放下,看着昭仁公主红扑扑的脸,心里有些疼。

    历朝历代的乱世,女人都是弱势群体,遭受的苦难是最多的,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虽然是皇家的公主,也不能够幸免,严格说起来,她们的命运还比不上民间的女子,至少民间的女子还能够自主的做出选择,她们却没有这样的资格。

    “皇兄,母后说了,您到南京去,有很多事情要做,还要吃很多苦,姐姐和我都很担心,所以我们专门过来看看的。”

    昭仁公主刚刚说完,长平公主指着桌案上面的檀香木盒子开口了。

    “皇兄,这是妹妹和我为您凑的钱财,您到南京开销很大。。。”

    朱慈烺点点头,没有拒绝,这是两个妹妹的心意,不能够拒绝。

    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朱慈烺看着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开口了。

    “大妹,小妹,京城的局势不是很好,去年的鼠疫,死了很多人,现如今,闯贼率领的乱军正朝着京城而来,接下来局势究竟如何变化,我也说不好,不过你们记住了,一旦局势骤然变化,你们要从容应对,千万不要慌,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就到南京去找我。”

    “你们一定记住了啊。”

    朱慈烺只能说到这一步,其他的话不能说也不敢说,明明知晓局势的发展,明明知道悲剧即将来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是最为痛苦的事情。

    现如今的情况之下,朱慈烺能够做到的就是自保,他没有逆天的能力,无法阻挡即将到来的惊天变故,李自成的势头正猛,这个时候不要说大明朝廷的军队,就算是后金的军队,也不一定能够撼动,要知道李自成刚刚攻陷京城的时候,大清的摄政王多尔衮也是想着与李自成交好,要避开其锋芒。

    至于说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的理解能力,朱慈烺不用担心,在皇宫之中长大的两人,虽然对外界不是很了解,可理解能力绝对不差。

    长平公主看着朱慈烺开口了。

    “皇兄为什么这样说啊,母后说过了,没有什么事情,天大的事情父皇都能够应对。。。”

    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确定下来的,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自然不可能知晓大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包括周皇后,都不知道京城的局势恶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朱慈烺叹了一口气。

    “大妹,小妹,我也就是担心,才说那些话,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要告诉父皇,更不要和母后说及啊。”

    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同时点点头。

    “皇兄,您放心,妹妹和我不会说的,您到南京之后,事情太多,要不然妹妹和我都想跟着您到南京去看看,这么多年了,我还没有离开过皇宫。”

    朱慈烺看着长平公主,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长平公主已经十五岁了,一直都是在皇宫里面长大,除开春节的时候跟随父皇和母后离开皇宫与民同乐,其余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机会离开皇宫,六岁的昭仁公主就更不用说了。

    长平公主的婚事已经定下来,驸马是太仆公公子周世显,去年就要举行婚礼的,因为闯贼威胁到北方的稳定,所以推迟了婚期。

    “大妹,小妹,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了,等我到南京稳定下来之后,向父皇请旨,想办法接你们到南京去看一看。”

    昭仁公主高兴的点点头,满脸的期盼,长平公主则是苦笑着点头。

    朱慈烺知道,他说的这些话都是废话,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怎么可能跟随他前往南京,之所以说出来这些话语,是希望能够给予两个妹妹一定的安慰,让她们在关键时刻能够记住身在南京的自己,不至于走极端。

    以前的朱慈烺是不可能说这些话的,皇家的亲情与寻常百姓家的亲情是不一样的,皇子之间因为权势的争夺亲情淡漠很多,身为皇家的公主,虽然不会经历这些事情,但身处皇宫之中,能够观察和体味到这里面的争斗。

    周皇后与田贵妃之间的矛盾,就曾经波及到朱慈烺和定王朱慈炤,还好田贵妃英年早逝,才让后宫再次恢复平静。

    厢房外面传来了李继周轻轻咳嗽的声音。

    朱慈烺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口了。

    “好了,乾清门马上就要关闭了,大妹,小妹,你们快些回去吧,免得宫里那些人又要多嘴,记住我说的话,多多保重啊。”

    亲自将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送出端本宫,朱慈烺站立在宫外,没有马上回去。

    紫禁城的后宫以乾清门为界,乾清宫是父皇安寝的地方,天黑之后乾清门关闭,任何人都不得随意的进出,朱慈烺身为皇太子,居住在端本宫,不属于后宫的范围,至于说永王朱慈炯和定王朱慈炤,全部都居住在后宫之中。

    一入皇宫深似海,没有那么多的自由,朱慈烺虽然居住在后宫之外的端本宫,可一样不能够随意的离开紫禁城。

    回到厢房,朱慈烺打开了檀香木盒子,里面有几十片金叶子,还有十来锭白银。

    朱慈烺清楚,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虽然贵为皇家的公主,可小用钱不是很多,这样说因为父皇的内宫没有多少的钱财,给予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的钱财自然少了,特别是近些年两线作战,北面和后金鞑子作战,西面和南面与流寇作战,消耗了太多的钱财,父皇内宫的钱财更是所剩无几。

    永王朱慈炯和定王朱慈炤都没有来到端本宫,朱慈烺平日里与他们的接触不是太多,相对来说,朱慈烺和朱慈炯是亲兄弟,关系自然亲近一些,这一次父皇下旨让定王朱慈炤跟随他前往南京,大概是想着让他朱慈烺多与朱慈炤接触,将来做皇帝之后,也能够善待朱慈炤。

    在真正的权势面前,皇家的亲情很苍白无力。

    关上檀香木盒子之后,朱慈烺走出厢房。

    李继周和邱致中都等候在厢房外面。

    “继周,致中,今日天色已晚,让大家都歇息吧,明日一早继续准备,你们记住,孤前往南京,不想携带太多的东西,这一路上都不是很平静,若是前往南京的队伍太庞大,难免引发关注,今夜孤好好想一想,明日告知你们具体的要求。”

    李继周看了看邱致中,小声开口了。

    “奴婢知道了,太子殿下,玉环姑娘和春梅姑娘还在等候,她们说要侍奉太子殿下就寝。”

    朱慈烺摆摆手。

    “不用了,让她们好好歇息,京城距离南京数千里地,一路奔波很辛苦,她们跟随前往南京,可是要准备吃苦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