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症结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辰时刚过,朱慈烺就来到坤宁宫给周皇后请安,同时也是来向周皇后告别。

    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拿出来的名单在他的手中,但是这一百名锦衣卫并未立即跟随他前往端本宫,且兵部郎中杨文聪也没有来到端本宫来报到,至于说永王朱慈炤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这一切表明,父皇或者说朝廷并未做好他朱慈烺前往南京的准备。

    这是朱慈烺最为担心的事宜,早朝的时候,他打算提出要求,让父皇下旨,就太子前往南京监国昭告天下,如此自身前往南京名正言顺,不过当时父皇的神情不是很好,朱慈烺估计达不到目的,索性就没有提及。

    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朱慈烺前往南京监国的事宜,就存在巨大隐患,这个逃跑计划就不可能完美的实施。

    直接到文渊阁去找父皇询问没有意义,反而可能坏事,当然,朱慈烺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明日一大早直接调遣名单上一百名锦衣卫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只要能够离开京城,一路上不管遇见多大的麻烦,他都能够想办法应对。

    周皇后在坤宁宫,朱慈烺拜见之后,肃立在一边。

    “皇儿,本宫刚刚听说了,你前往南京不准备携带很多的物件,这可不行啊。”

    穿越的朱慈烺,最为信赖的人就是母亲周皇后,所以在周皇后的面前,他不会有太多的隐瞒和戒心,如果遭遇到难题,他会毫不犹豫的请周皇后帮忙解决。

    “母后,孩儿明日就要前往南京,有两件事情,一直都放心不下,至于说携带的物件,的确不用太多,有些物件可以在南京购置。”

    周皇后点点头,看向朱慈烺。

    “皇儿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情,尽管说就是了,说来也怪了,这些日子,本宫一直都在想着皇儿坠马的事宜,皇儿昏迷了三日,醒来之后变化太大,本宫有些想不明白啊。”

    “皇儿以前参加早朝,从来都不开口说话,对朝中大人也是彬彬有礼,尊重有加,更不会违背皇上的话语,一直都是按照皇上说的做。”

    “皇儿对人也变得冷淡了一些,本宫有些担心,皇儿的身体是不是还有恙,要不要宣御医专门来看一看。”

    朱慈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如果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怎么能够长途奔袭到南京去,如果父皇和母后认定自己的心智出现问题,那就更加不能够离开京城了。

    没有丝毫犹豫,朱慈烺对着周皇后稽首行礼后开口了。

    “母后,孩儿的确有些变化,变得决断和大胆了一些,以前孩儿就想着好好读书,增长见识,很少考虑朝廷之中的事宜,孩儿以为,朝中的事宜父皇决断,不需要孩儿多嘴。”

    “闯贼在西安称帝,后金鞑子在北边虎视眈眈,各地灾荒不断,百姓食不果腹,朝廷遭遇巨大的危机,如此情况下,父皇殚精竭虑,夜不能寐,可朝中那些大人,想到的都是自身的利益,根本就没有想过上下齐心、化解朝廷的巨大危机,孩儿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孩儿在朝堂之上不能够为父皇分忧,还要眼睁睁看着那些大臣以所谓的祖制来阻止父皇采用雷霆手段化解危局,说到底,这些大臣都是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至于说我大明江山遭遇的危机,那是朱家的事情,是皇上考虑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孩儿昨日拜见父皇,说的有些过,孩儿说这江山若是保不住,朝中大臣苟且偷安,投靠闯贼或者是后金鞑子,一样做官,一样活下去,可父皇母后怎么办。”

    “不能够替父皇分忧,这是孩儿不孝,孩儿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所以孩儿想着,父皇不能说的话孩儿来说,父皇不好直接做的事情孩儿来做。”

    “孩儿建议查查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就是警告朝中的那些大人,不要以为他们做的一切事宜父皇不知道,不要以为他们身为朝中的官员,父皇就会放过他们。”

    “光时亨不过是七品的兵科给事中,府邸里面查抄出来钱财近百万两白银,昨日孩儿看了光时亨捐出来的银两,区区一百两,这哪里是臣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比闯贼还要可恶。”

    “朝中还有多少这样的大臣,仅仅只有光时亨一个人吗,孩儿是绝对不相信的。”

    “孩儿前往南京,也是这样想的,南方的情形比北方要好一些,孩儿到了南京之后,定要展现出来雷霆手段,集聚南方的兵力和财力,驰援北方,南方的官吏和总兵,若是欺上瞒下,孩儿绝不会留情,孩儿倒是要看看他们的脑袋有多硬。”

    “父皇仁慈,也不好做这等的事宜,就让孩儿来做,京城的局势危急,当下还是要安定,孩儿想到的那些事情不能做,所以孩儿就到南京去做,孩儿以为,当孩儿在南京做的那些事情传到京城之后,朝中的那些大臣就该要好好想想了。”

    “孩儿什么都不怕,只要能够为父皇分忧,能够化解当下的危局,不管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孩儿都不在乎。”

    周皇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皇儿说的都是朝廷的大事,本宫不想听,本宫关心的是你的身体,这朝中的事宜,你不应该想那么多的,好多事情也不需要你去做。”

    朱慈烺连忙再一次的行礼。

    “孩儿这些日子想着朝廷的事宜,没有给母后禀报,让母后担忧了,不过孩儿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替父皇分忧,孩儿已经十七岁了,应该在朝中做些事情了。”

    周皇后微微一笑,眼睛里面明显有光彩。

    “皇儿刚刚说有两件事情不放心,是什么事情啊。”

    朱慈烺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母后,孩儿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可父皇一直都没有说及准备的事宜,孩儿需要的人手也没有到端本宫,孩儿担心,父皇是不是不放心孩儿前往南京,其实孩儿想到的全部都是当下京城遭遇的危机,孩儿急切的想着前往南京,就是要集聚南方的兵力和财力,驰援京城,尽早的化解京城的危机。”

    “孩儿想着见一见定王,嘱托他多多关心母后,孩儿离开京城之后,无法日日见到母后,只能让定王每日拜见母后之时,带去孩儿的思念。”

    周皇后站起身来,走到了朱慈烺的面前。

    “皇儿,你的脑子里想着那么多的事情,本宫真的没有想到,难怪你有了那么多的变化,看样子是本宫想多了,明日你就要离开京城了,本宫让玉环和春梅照顾你,放心很多,你独自在南京,一定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为难的事情,直接给皇上说,至于说本宫这里,你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本宫最大的安慰。。。”

    离开坤宁宫的时候,朱慈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性格方面出现巨大变化这件事情,朱慈烺没有刻意关注,因为巨大的危机逼近,务必要想办法破解,关注点不一样,做事情的重点也就不一样,这是他的疏忽,本来以为这不是太大的问题,现在看来这就是问题和症结所在。

    周皇后的询问,背后是父皇朱由检的影子。

    朱慈烺已经尽全力回答,他知道,不要多长时间,父皇朱由检的旨意就会到了。

    让朱由检完全放心是不可能的,如果局势不发生重大的变化,朱慈烺这个皇太子前往南京,会被朱由检直接掌控,没有多少的自主权,如果李自成没有率领大军进攻京城,导致京城处于巨大危险之中,朱慈烺也没有前往南京监国的机会,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以前那个朱慈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对权力的欲望,让朱由检放心,可现在的朱慈烺,开始表现出来实力和能力,偶尔露出野心,这怎么可能让生性多疑的朱由检放心。

    时也命也,朱慈烺禁不住长叹,还好昨日坚持查察光时亨,让内阁首辅陈演等人感觉到后怕,支持他这个不尊祖制不懂规矩的皇太子离开京城前往南京监国,要不然朱由检肯定不会放他走。

    回到端本宫,朱慈烺直接到了书房,现在他只需要静静等候。

    巳时刚过,书房外面响起脚步声。

    “禀报太子殿下,王承恩大人前来宣旨。。。”

    “知道了,请王大人在大堂等候。”

    朱慈烺会心一笑,早朝时候穿着的朝服还没有脱去,不过他还是要略微的等一会。

    一刻钟之后,朱慈烺出现在大堂。

    。。。

    接过王承恩递过来的圣旨,朱慈烺笑着开口了。

    “辛苦王大人了,孤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就不留王大人了。”

    王承恩对着朱慈烺稽首行礼。

    “奴婢祝愿太子殿下一路顺利,奴婢专门给南京司礼监镇守王振写去一封信函,还请太子殿下到了南京之后,交给王振。”

    朱慈烺接过信函点点头。

    “孤知道了,这份信函孤一定亲自交给王振大人。”

    王承恩对着朱慈烺再次稽首行礼。

    “如此奴婢就放心了,奴婢告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