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难题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朱由检看着御案上面的密函,好半天才开口说话。

    “承恩,朕真的不敢相信啊,吴三桂说调遣大军前往京城需要时日,这分明就是害怕,就是抗旨不尊,朝中有人支持吴三桂,暗地里通风报信,朕手中要是有一把剑,恨不得杀了朝中那些卑鄙小人。”

    王承恩弯着腰开口了。

    “皇上息怒,奴婢觉得,太子殿下就是皇上手中的那把剑,奴婢相信,太子殿下到了南京之后,一定能够展现出来雷霆手段,集聚兵力和财力驰援京城。”

    朱由检抬头看向王承恩,眼神变得犀利。

    “承恩,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朕怎么觉得太子变化太快太大了。”

    王承恩连忙稽首行礼。

    “奴婢还要恭喜皇上,奴婢以为,太子殿下九岁出阁,已经有八年的时间,若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那倒是奇怪了,皇上英武,太子殿下自然神勇。。。”

    王承恩这些恭维的话语,朱由检倒是不在意,不过他想到了皇后的话语,自己十七岁的时候,已经登基成为大明的皇帝,那个时候朝政乱成一锅粥,朝政完全被大太监魏忠贤把控,自己展现出来雷霆的手段整肃朝纲,斩杀了权势熏天的魏忠贤,令朝中大臣吃惊,令天下人震惊,要说自己还是信王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皇后的这些话语,让朱由检放心不少,朱慈烺离开京城前往南京,目前点名带走的官员仅有一人,兵部郎中杨文聪,此人在朝中没有什么影响力,也不是东林党人,当然朱慈烺还有可能带走其他一些官员,不过从自己掌握的情况来看,朱慈烺是不会带走任何一个老师的。

    朱慈烺身边的老师,全部都是朱由检钦点的,这些人将来也会辅佐太子好好做皇帝,不过这一切都要由朱由检做出决定,而不是朱慈烺主动去关心。

    更加重要的是,朱慈烺的一言一行,表现出来的都是对天下大势的关心,对朱家江山的担忧,有时候甚至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这种表现符合一个刚出茅庐年轻人的性格。

    虽然已经下旨,但朱由检的心里还是有些堵,若不是京城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朝廷在北方几乎没有可以调遣的兵力,的确需要南方的财力和兵力支持,朱由检不可能让朱慈烺前往南京监国。

    只要京城的危机化解了,只要南方的兵力和财力能够驰援京城,那就再次下旨,让朱慈烺回到京城来,不必留在南京监国了。

    “好了,承恩,你到兵部去看看,审理光时亨的案子进展如何了,朕今日必须得到消息,你告诉张忻,还有李邦华,今日必须让光时亨认罪。”

    “太子明日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你谴人去看看,太子准备如何了。”

    半个时辰之后,王承恩回到了文渊阁的暖房。

    朱由检靠在御辇之上,正在闭目小憩。

    王承恩站在暖房的门口,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知道皇上太辛苦了,每日里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而且都是糟心的事情,整个大明天下皇上怕是最为辛苦的,睡得最晚起的最早。

    朱由检睁开眼,看向了站立在门口的王承恩。

    “承恩,回来了,三司会审的情形如何了。”

    “启禀皇上,光时亨开口了,那些钱财都是光时亨担任山东巡按御史和兵科给事中时候贪墨的,光时亨交代了一些送给他钱财的文武官员。。。”

    朱由检冷哼了一声,光时亨的交代在他的预料之中。

    “光时亨的供词带来了吗。”

    王承恩摇摇头。

    “皇上,三司会审尚未结束,光时亨还没有签字画押。”

    朱由检长长叹了一口气。

    “光时亨开口了也好,那些暂时放置在府库的钱财就可以开销了,吴三桂不是说差银子吗,朕这就令户部拨付给他一些银子,令其马上领兵支援京城。”

    眼看着王承恩站立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朱由检想起了什么。

    “太子那边准备如何了,你去看过了吗。”

    “启禀皇上,奴婢这就准备到端本宫去,看看太子殿下准备如何了,奴婢还要带去皇上对太子殿下的关心。”

    朱由检挥挥手。

    “不必了,你去看看太子是不是缺什么东西,准备带走朝中哪些大臣,准备找到户部讨要多少银子,得到消息马上来禀报。”

    眼看着王承恩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朱由检皱起了眉头。

    “承恩,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看见王承恩点点头,朱由检对着站立在暖房的太监挥挥手。

    暖房里面只剩下朱由检和王承恩两人。

    没有等到朱由检开口询问,王承恩开口了。

    “皇上,光时亨交代出来山东总兵刘泽清,刘泽清先后给光时亨近十万两白银。。。”

    朱由检皱着眉头,光时亨贪墨的白银肯定超过百万两,牵涉到的文武官员肯定不少,这一切都要等到光时亨的供词出来,再说了,光时亨曾经担任山东巡按御史,肯定收受山东各级官吏的不少银子,王承恩为什么偏偏提及刘泽清。

    电石火光之间,朱由检明白了什么,看向王承恩,眯起了眼睛。

    “承恩,你是不是想着将这个消息告知太子啊。”

    王承恩点点头。

    “启禀皇上,奴婢有这个想法。”

    朱由检站起身来,走下御辇,来到了王承恩的面前。

    “承恩,将你的想法全部说出来。”

    王承恩对着面前的朱由检稽首行礼,弯着腰开口了。

    “皇上,山东总兵刘泽清掌控的兵力达到五万人,皇上前不久下旨,要求刘泽清率领大军驰援京城,可刘泽清借口后金鞑子驻扎旅顺一带、直接威胁到山东,大军需要守卫山东的理由,不愿意率领大军前往京城,还以骑马摔伤为由,不愿意奉诏,奴婢以为,刘泽清有了拥兵自重的想法,现如今光时亨交代了,刘泽清给予他近十万两白银,刘泽清身为山东总兵,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

    朱由检微微点头。

    “承恩,说的不错,亏你能够想到这一点,不过朕以为,当下正是多事之秋,光时亨交代出来的官吏,不能够马上处置,免得搅乱了朝局,至于说这刘泽清,就交给太子去处理吧,朕倒是要看看,太子会怎么做。”

    王承恩脸色微微发白,连忙再次开口。

    “皇上,奴婢以为,太子殿下还是要有皇上的旨意,才能够处置刘泽清,如若不然,刘泽清是大老粗,狗急跳墙,要是对太子殿下不利,则山东危矣。”

    朱由检摇摇头。

    “承恩,你不用担心,不管情势如何,朕都不会怪罪你的,朕以为,太子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怎么到南京去监国,还怎么能够集聚南方的兵力和财力驰援京城,当然,太子前去山东,手里还是需要证据,要不然刘泽清死不认账,太子也没有办法,一会你去刑部,告诉张忻,让光时亨将已经交代出来的供词签字画押。”

    “朕已经给了太子圣旨,让其到南京监国,且便宜行事,有了这道圣旨,太子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哪怕是没有关时亨的供词,太子在山东若是发现了刘泽清的劣迹,一样可以处置。”

    “承恩,你先去端本宫,将此事告知太子,看看太子是什么表现。”

    王承恩朝着端本宫而去的时候,脸上没有表情,内心却在剧烈的翻腾,他自认为很了解皇上了,可皇上刚才的话语让他发懵,太子殿下不到十七岁,从未有过处理朝中事宜的经验,昨日早朝提议处置光时亨,还引发了剧烈的动荡,皇上骤然将处置刘泽清如此之大的事情交给太子殿下单独去处置,岂不是逼着太子殿下去犯险吗。

    王承恩的本意,是想着让皇上下旨,太子殿下带着皇上的旨意,前往山东召见山东总兵刘泽清,若是刘泽清服软愿意率领大军前往京城驰援,则前面的事情一笔勾销,若是刘泽清死扛着什么都不做,则让太子殿下令山东巡抚邱祖德处置刘泽清。

    王承恩还想着提醒皇上,思考山东总兵之人选。

    想不到皇上将一切的事情都交给太子殿下去处理。

    难道说皇上不打算让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又不好直接开口反对,所以给了太子殿下一个天大的难题,若是太子殿下不能够很好的处置山东总兵刘泽清,那就只能乖乖的回到京城,继续参加每日的早朝了。

    王承恩不敢猜测太多,圣心不可测。

    出了乾清门,往右边不远处就是端本宫。

    数名衣着光鲜的锦衣卫,站立在端本宫的外面,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站立在最前面,王承恩知道,吴孟明这次也要跟随太子殿下前往南京,这是皇上亲自安排的。

    一百名锦衣卫,全部都是皇上挑选出来的,其中好些人皇上能够直接叫出来名字。

    王承恩看见这些锦衣卫,明白了什么,或许皇上是想着好好磨砺太子殿下,但又不能让太子殿下失控。

    整理了一下衣服,王承恩大踏步朝着端本宫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