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区别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苦苦思索之后,朱慈烺写下一份名单,一共五人,都是准备跟随他前往南京去之人,这五人分别是贴身太监李继周、东宫伴读邱致中、兵部郎中杨文聪,少詹事、东宫讲官方拱乾,以及永王朱慈烺,至于说玉环和春梅等人,是不需要上这份名单的。

    贸然提出来让兵部郎中杨文聪跟随前往南京,朱慈烺已经有些后悔,所以在接到父皇圣旨之后,他仅仅增加了少詹事、东宫讲官方拱乾,他这个太子到南京之后,依旧是要加强学习的,讲课之人就是方拱乾。

    朱慈烺并未马上将名单呈奏给父皇,他隐隐感觉到,父皇一定会派遣王承恩到端本宫来。

    需要携带的物件,全部都是按照朱慈烺的要求准备,五辆马车,带走所有东西,包括沿途需要消耗的粮草,尽量的不麻烦地方,当然玉环和春梅乘坐马车,永王朱慈炤年岁不大,也乘坐一辆马车,朱慈烺和其他人全部骑马,且每人双马,骑乘的马匹不用担心,朱慈烺拼力保下御马监的掌印太监、监督太监和提督太监,想要几匹好马手到擒来。

    朱慈烺骑乘的两匹骏马,全部都是阿拉伯马,这可是当下最好的骏马了。

    其余具体准备的事宜,不需要朱慈烺操心,所以他相对要清闲一些。

    走出书房,朱慈烺用力做扩胸运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穿越到明末,医学水平与数百年之后的差距天地之别,一个小小的感冒都可能要了人的命,所以朱慈烺还是要多注意一些,有了一副好的身体,才能够做更多的事情。

    迈着碎步小跑着过来的李继周,远远的看见朱慈烺,马上躬下身体。

    “启禀太子殿下,定王殿下和永王殿下前来拜访。”

    “知道了,让他们到厢房去等候吧。”

    朱慈烺转身回到书房,定王朱慈炯和永王朱慈炤前来拜访,在他的预料之中。

    在朱慈烺看来,十三岁的朱慈炯和十二岁的朱慈炤,都还是小孩子,父皇的子嗣不多,期间夭折好几个,加之朱慈烺出生不久被册立为皇太子,所以宫内不存在因为皇位的归属产生争斗,大明一朝对于王爷可不是很友好,王爷成年之后都要离开京城前往封地,禁锢在封地,没有圣旨不得离开,更不得前往京城,说的直白一些,大明的王爷就是被当做猪一般养着,吃好喝好,生活无忧,却没有任何的权力,王爷不仅没有权力,还不得干预插手地方的事物,否则就可能遭遇到地方官吏的弹劾。

    朱慈烺与两个弟弟的关系还算是融洽,毕竟他们的年级都不大,期间因为田贵妃与周皇后争宠,导致周皇后对永王朱慈炤怀有戒心,不过田贵妃去世之后,这份戒心也就慢慢放下。

    往厢房走去的时候,朱慈烺脑子里面想到的是永王朱慈炤,他隐隐觉得,父皇很有可能改变心意,不让朱慈炤跟随他前往南京,毕竟朱慈炤年岁不大,若是前往南京,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再说了,朱慈炤一年多之前失去了母亲,孤苦伶仃,留在京城更好。

    倒是永王朱慈炯,应该跟随自己前往南京,这样一来皇宫里面就剩下永王朱慈炤,父皇能够将更多的关心给予朱慈炤,当然这样做,对于周皇后来说不公平。

    刚刚进入厢房,朱慈炯和朱慈炤两人都站起来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朱慈烺对着朱慈炯和朱慈烺挥挥手。

    “不用多礼了,定王,明日我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母后那里就拜托你了,你居住在后宫,记得每日早晚都要去拜见母后,若是遇见什么事情,可以给我写信。”

    朱慈炯点点头。

    “皇兄的吩咐,弟弟记下了。”

    一边的朱慈炤,脸上带着茫然,也带着小心。

    朱慈烺看向了朱慈炤。

    “永王,你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朱慈炤眨了眨眼睛,看向朱慈烺,脸上写着不解。

    “皇兄,弟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啊,对了,皇兄明日前往南京,这是弟弟的一点心意,还请皇兄收下。。。”

    朱慈炤从胸前掏出一个锦袋递过来。

    看见朱慈炤拿出锦袋,朱慈炯也连忙从胸前掏出一个锦袋。

    “皇兄,这是弟弟为您准备的。”

    朱慈烺接过锦袋,放置在桌案上面,看着朱慈炤再次开口了。

    “永王,父皇没有给你说什么吗。”

    朱慈炤摇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一时间,朱慈烺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告知朱慈炤跟随自己前往南京的事宜,如果父皇真的让朱慈炤跟随自己前往南京,还是需要准备一些物件的。

    略微思索了一下,朱慈烺看着朱慈炤开口了。

    “定王,你马上去拜见父皇,看看父皇是不是有什么话语要说,我等你的消息,不管父皇说什么,你都要马上告诉我,知道吗。”

    朱慈炤有些不明白,不过还是听从朱慈烺的话语,离开端本宫,前往文渊阁而去。

    朱慈烺看着朱慈炯,打虎亲兄弟,从信任的程度上面来说,朱慈烺更加倾向于朱慈炯,朱慈炯年级不大,一直都在周皇后的身边生活,周皇后仁慈娴熟,给予朱慈炯更多是正面的影响,加之朱慈炯远没有陷入到皇宫权力争斗之中去,所以可塑性很大。

    如果将朱慈炯带在身边,朱慈烺有绝对的信心将朱慈炯培养成为自己的心腹,将来的很多事情,他可以放心大胆的交给朱慈炯去做。

    “定王,你留在京城,如果遭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记得我在南京。”

    朱慈炯看着朱慈烺,用力的点头。

    “皇兄,母后也说了,我要是遇见什么事情,一定要给你写信。”

    朱慈烺看着朱慈炯,有些出神,按照朝廷的规矩,身为王爷的朱慈炯是不能够参与朝中任何事宜的,年满十六岁之后,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封地,好在周皇后的坚持,朱慈炯在后宫之中能够好好的读书,有些时候还能够和自己一道听课,学识还算是不错。

    大明王朝不允许王爷参政,好比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纵观大明一朝,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皇权和臣权的争斗博弈,皇上依靠太监来压制文官的权力,文官则是依靠打压太监来制衡皇上的权力,天启年间和崇祯年间,这种表现愈发的突出,天启年间大太监魏忠贤得到皇上的信任,死死的压制了朝中的文官,崇祯年间皇上信任文官,太监遭遇毫不留情的打压,文官基本把控了朝政。

    如果大明的王爷能够参政,能够掌握权力,能够在朝中为官,则皇权多了一份保证,不管怎说,王爷都是朱家的子孙,内心里面还是维护皇权的。

    当然,皇权的争斗更加的惨烈,如果因为皇位的争夺导致皇子之间陷入内斗,对朝局产生无法磨灭的重大影响,那就得不偿失了。

    朱慈烺认为,稳固皇权仅仅依靠太监,等于饮鸩止渴,太监大都来源于底层,学识不是很高,加之身体的缺陷,导致性格方面也存在缺陷,这样的人掌握权力之后,往往难以自控,而且性格方面的缺陷,在施政的时候很容易暴露出来,产生难以预料的负面影响。

    穿越成为大明的皇太子,朱慈烺毫无疑问是要稳固皇权、打压臣权的,一个偌大的帝国,需要权力的集中,需要乾钢独断的皇帝,前提就是这个皇帝不贪图享乐,足够的清醒、足够的睿智,有彻底把控大局的能力,更是有力挽狂澜的雄心。

    朱慈烺有雄心壮志,自认为有能力,足够的清醒,当下也不贪图享乐,可光有这些没用,他需要有人帮助,而且是完全能够信任之人,首选之人就是朱慈炯,朱慈炤也算一个。

    “皇兄,您在想什么啊。”

    朱慈炯的提醒,让朱慈烺反应过来。

    “定王,闲暇的时候,不妨多看一些书,不要老是听那些先生的授课,也不要总是看他们推荐的书籍,皇宫里面的书籍很多,只要是能够看懂的书籍,都可以拿来看一看,只要多看书,时间长了,你的见识肯定不一样。”

    “平日里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宜,多问问母后,不要担心母后训斥,就算你提出来的问题过于大胆,被母后训斥了,我想母后也会给你详细解释其中道理的。”

    “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那里也要多去一去,我们都是亲兄妹,本来就要互相关心,父皇的事情很多,恐怕没有什么时间陪着你们。”

    “定王,我再次嘱托你,不管遭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想着我还在南京。”

    “今日你我说的这些话语,埋在心里,不要对母后说,更不要对父皇说及。”

    。。。

    面对朱慈炯的时候,朱慈烺说的很细心,内容也很详尽,接到父皇朱由检的圣旨之后,有些事情朱慈烺内心有了定夺,只是尚未思考成熟,不过这不代表他不会采取行动,百分之百有把握的事情不存在,离开京城之后,有些事情他就要开始布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