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出行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正月十一,卯时。

    朱慈烺站立在午门外,看着等候在这里的朱慈炯、李继周、邱致中、曹化淳、范景文、李邦华、杨文聪、方拱乾和吴孟明,以及一百名肃立的锦衣卫,内心涌现出来一股子豪气,不管这些跟随他前往南京而去的太监、大臣和锦衣卫抱有什么样的心思,都是他朱慈烺拥有的第一套班子,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之内驾驭这些人,那就是自身能力欠缺,怪不得他人。

    朝中的早朝继续,不过工部尚书范景文和左都御史李邦华注定是缺席了,按照朝廷的规矩,工部左侍郎和右都御史顶上,履行工部尚书和左都御史相关的职责。

    父皇并未命朝中大臣前来送行,这也让朱慈烺舒了一口气,他不喜欢那种假惺惺的场景。

    朱慈烺略微有些头疼,主要还是左都御史李邦华的年纪大了,七十岁,只能乘坐马车,范景文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体力有限,有些时候也要乘坐马车,方拱乾和杨文聪都是四十八岁的年纪,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至于说其他人,倒是不用担心。

    这样一来,玉环和春梅乘坐一辆马车,李邦华乘坐一辆马车,还要给范景文准备一辆马车,朱慈炯等人的行礼也需要马车运输,原来的五辆马车就不够了,增加到了八辆。

    这些马车全部都是四匹马拉动的马车,速度很快,不过消耗也很大。

    眼看着众人行礼之后,朱慈烺走过去。

    他首先对着李邦华稽首行礼。

    “李大人,您年岁大了,还请乘坐马车,京畿之地尚有瘟疫散播,故而马车的速度有些快,马车里面已经备下厚厚的被褥,您若是觉得难以承受,直接给孤说,孤来想办法。”

    李邦华给朱慈烺还礼之后,连连摆手。

    “太子殿下多虑了,臣这把老骨头还挺得住,这一路上绝无问题。”

    朱慈烺点点头,来到了范景文的面前,同样稽首行礼。

    “范大人,孤是第一次出行,且是前往南京监国,这一路上还希望范大人多多指点,范大人之名气,孤早有耳闻,能够聆听范大人的教诲,孤受益匪浅,孤若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范大人尽管开口说话,指着孤的鼻子说都无问题,孤在这里谢过范大人。”

    范景文楞了一下,对着朱慈烺深深的稽首行礼。

    “太子殿下厚爱,臣一定竭尽全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朱慈烺脸上带着笑容,内心却有些郁闷,面对范景文这种人,可不能来硬的,适得其反,必须给予其充分的尊重,这样做能够让范景文真心实意的做事情,当然这样做也有缺陷,那就是范景文真的会毫不留情的提出来意见建议,有时候可能让朱慈烺下不来台。

    走到方拱乾的面前,朱慈烺同样稽首行礼。

    “老师,这一路前往南京,孤的学业方面比不上平日,肯定有些耽误,还请老师谅解,到达南京之后,孤会想办法补上。”

    “臣知晓,太子殿下勤于敏学,众人皆知,前往南京监国还没有忘记学业的事宜,难能可贵,真的是难能可贵啊。”

    尊师重教是基本礼仪,朱慈烺可不会忘记,不过他也就是嘴上说说,真的要去学习那些之乎者也的文章还是算了,当下他需要的是治理天下、力挽狂澜的人才和理论,那些空洞的说教还是丢弃到一边去。

    来到杨文聪的面前,朱慈烺的话语就简单很多了。

    “杨大人,跟着孤到南京去做事情,你不可叫苦叫累,有些时候甚至会遇到生命危险,不过我相信你敢于担当,不会畏惧。”

    杨文聪的脸微微有些红,对着朱慈烺稽首行礼。

    “臣无所畏惧,追随太子殿下左右,尽心竭力做好事情。”

    走到吴孟明面前的时候,朱慈烺的话语更加简单。

    “吴大人,孤相信你和诸位将士,这一路上拜托了。”

    吴孟明的回答同样简单。

    “臣和兄弟们誓死护卫太子殿下。”

    朱慈烺最后走到曹化淳的面前,他看到了曹化淳眼中异样的眼神,曹化淳跟随前往南京,肯定肩负特殊的使命,这一点朱慈烺心知肚明。

    王承恩与曹化淳两人,是朱由检最为信任的太监,其宠幸的程度远远超过朝中大臣,单从能力方面来说,曹化淳强于司礼监的其他太监,曹化淳有带领军士作战的能力,为人忠厚,忠心耿耿,没有其他的恶迹,这样的人正是朱慈烺所需要的。

    朱慈烺对于太监没有太多的恶意,其实明末的很多文人远比太监可耻,所谓正人先正己,皇帝只要对太监严格管控,发挥其特长,太监就能够发挥出来巨大的作用,相比较来说,太监对皇帝是绝对忠心的。

    有德有才之人为上品,有德无才之人为中品,无德无才之人为下品,有德无才之人为废品,数百年之后也是如此,譬如说明末的很多文人,有德无才,他们有很不错的学识,却没有为人的基本道德,他们不仅祸害了大明天下,卑躬屈膝于大清,还指鹿为马,随意篡改历史,为了讨好新的主子,竭尽全力诽谤大明王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样的人若是进入朝中为官,祸害是最大的。

    朱慈烺在这方面的见识很成熟,所以他绝不会刻意的排挤太监,绝不会让朝廷成为文官的一言堂,也不会容忍臣权压制皇权。

    “曹大人,这一路上您都陪在孤的身边,有你在孤的身边,孤会时时刻刻记着父皇的嘱托,孤会竭尽全力做好所有的事情。”

    曹化淳的眼睛亮了一下,对着朱慈烺弯腰行礼。

    “太子殿下的话语,奴婢记住了。”

    朱慈炯眼巴巴看着,让朱慈烺感觉到好笑,他走到朱慈炯的面前,用力的拍了拍朱慈炯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

    至于说李继周和邱致中,被朱慈烺视为自家人,不需要开口说什么。

    队伍最前面的两匹阿拉伯马很显眼,这是朱慈烺的坐骑。

    近二十天之前,朱慈烺因为骑马摔倒昏迷,现如今他又要骑马前往南京,按说这怎么都不合适,不过没有谁会开口说,大家认为十七岁的太子殿下骑马理所当然,当然周皇后不知道这件事情,朱慈烺告诫过李继周和邱致中,绝对不准让皇后娘娘知晓此事。

    “太子殿下,卯时已过,城门开了,是不是出发。。。”

    朱慈烺对着李继周摆摆手,往前快走几步,转回头看向了午门。

    尽管穿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穿越的这具身体,对于紫禁城太熟悉,朱慈烺本能的感觉到这一点,这次离开京城,什么时候回来是未知数,有生之年能不能回到紫禁城也是未知数,所以朱慈烺要好好看一看午门,最后感受一下皇城的威严。

    没有人开口说话,所有人都看向朱慈烺。

    两分钟时间过去,朱慈烺果断的对着众人摆手。

    “出发,诸位随着孤一同前往南京。”

    出了午门,并未真正离开紫禁城,道路的左右两边,分别是太庙和社稷坛,每年的正月初一,大明的皇帝都要来到这里祭拜,出阁的皇太子也要跟随前来拜祭。

    往前去,出了承天门,才算是真正离开了紫禁城。

    承天门的前方不远处是大明门,承天门与大明门之间,有诸多的衙门,吏部、礼部、户部、兵部、工部、督查院、鸿胪寺、太医院、翰林院和五军都督府等官署,都在左右两边,锦衣卫也在右侧。

    这些官署基本都是大明的中枢部门,紧靠着紫禁城,也彰显出来皇权的威严。

    朱慈烺没有骑马,按照大明律的规定,京城的内城是不允许骑马的,想要在内城骑马需要得到皇上的恩准,身为太子的朱慈烺也不例外。

    出了承天门,往大明门而去的时候,左右两边的官署颇为安静,绝大部分的官吏都在官署内署理政务,偶尔能够看见几名来往穿梭走动的官吏,应该说京官还是颇为忙碌的,每日的卯时就要到官署去点卯,一直到申时之后才会离开,若是居住在外城的京官,回家之后天色几乎都黑了,当然大明的京官地位原原高于地方官吏。

    慢慢的,左右两边探出不少的脑袋,都在看着往大明门而去的朱慈烺一行。

    朱慈烺前往南京监国的消息,已经在内阁、六部和督查院传开,不少的官吏都知晓了。

    朱慈烺没有停留,也没有驻足看向两边,离开紫禁城的他,脑子里剩下的就是酸楚,大明的京城很快就要陷落,即将登上大宝的朱慈烺,只能依托南方和南京,聚拢力量,拼尽全力挽救即将覆灭的大明王朝。

    未来有太多的未知数,朱慈烺如果能够拿出壮士断腕和刮骨疗毒的决心和信心,把握时机,自我开刀,革除弊端,团结所有的人,聚拢各方力量,还有复国的希望,否则偏距南方的大明朝廷,也将如同南明一样,坠入无底深渊。

    正阳门就在前方,朱慈烺再一次回头,在心头默念。

    “别了,京城,别了,父亲母亲,别了,弟弟妹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