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细节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朱慈烺一马当先,曹化淳在他的左边,朱慈炯在他的右边,范景文落后三米左右的距离,范景文的后面是并排的方拱乾和杨文聪,李继周和邱致中在最后,接着就是八辆马车,李邦华、玉环和春梅乘坐马车,马车的后面则是吴孟明率领的一百名锦衣卫。

    这是出城时候的队列,真正在野外行军的时候,最前面和最后面都是锦衣卫,朱慈烺等人则是在队伍的中间,且吴孟明还要派遣锦衣卫沿途侦查,看看一路上是不是安全。

    内城不能够骑马,外城可以骑马,但不能纵马而行,大半个时辰之后,朱慈烺远远才看到了前方的永定门。

    出了永定门就离开京城了。

    京城的外城远远比不上内城,有些地方略显荒芜,譬如说紧靠着永定门的山川坛、太岁坛和天坛,这里是皇帝祭拜天地的地方,也是大明的禁地,周遭几乎没有什么人家。

    京城的外城,这一带同样不允许骑马,看见天坛的时候,朱慈烺下马了。

    让朱慈烺没有想到的是,乘坐马车的李邦华也下来了,玉环和春梅也跟着下了马车,一行人或者牵马、或者步行朝着天坛的方向而去。

    经过天坛的时候,朱慈烺的神色变得肃穆,紧跟着他身边身后的曹化淳和范景文等人,则是低着头,默默的朝前走。

    这是天地的威严、皇权的威严,尽管丝毫没有迷信的思想,但朱慈烺同样敬畏,如果他要振兴大明王朝,或者是想着好好的活下去,就要充分利用这份威严。

    一行人默默无语走过了天坛、山川坛和太岁坛,没有人左顾右盼,包括朱慈烺。

    前方就是永定门,守卫车门的军士,穿着崭新的军服,笔直的站立。

    永定门的周围,清理的很干净,看不见一个百姓。

    朱慈烺眯了眯眼睛,不用说永定门被清场了,军士也刻意准备了,如果预料不错,永定门外面,还应该有朝廷的官员,代表父皇前来送行的官员,只是不知道是哪位官员。

    朱慈烺第一个走出甬道,看见了等候在城门口的内阁大臣、吏部尚书李遇知。

    “臣见过太子殿下。”

    朱慈烺看着稽首行礼的李遇知,点了点头。

    “孤今日离开京城前往南京,劳烦李大人前来相送,孤在这里谢过了。”

    李遇知连忙再一次的稽首行礼。

    “臣不敢当,臣受皇上之托付,专门前来恭送太子殿下,皇上要求臣转告太子殿下,朝中的事情太多,早朝不可荒废,故而皇上不能亲自前来,皇上期盼太子殿下好好做事。”

    朱慈烺对着李遇知抱拳稽首。

    “父皇之嘱托,儿臣记下了,请李大人禀报父皇,儿臣定竭尽全力,护卫我大明之江山。”

    面无表情的李遇知,已经完成使命,他抬头看向朱慈烺。

    “臣恭祝太子殿下一路顺风,内阁和吏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臣这就告辞了。”

    目送李遇知进入甬道,朝着内城方向而去的时候,朱慈烺的脸上同样没有什么表情,熟知历史的他,不可能说出来即将发生的一切,不过他可以针对即将到来的巨变,做出充足的准备,京城内阁、六部、督查院及其他官府的官吏,在他的眼里已经不存在,这个巨大的负担,扔掉了也好。

    朱慈烺将京城的官吏看做是“北漂集团”,这些官吏以南方人为主,文官多年把控朝政,已经让京官集团腐败透顶,清流可以忽略不计,且京官集团经历多年的党争,已经形成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这股力量成为大明王朝的吸血虫,让本就破败不堪的国家彻底滑入深渊。

    不破不立,前往南京监国的朱慈烺,面临太多的困难,丢掉“北漂集团”,让他能够轻装上阵,这已经是当下最好的局面了。

    没有谁特别关注李遇知,站立在原地的所有人都看着朱慈烺。

    “出发吧,诸位,走出永定门,我等就离开了京城,我们的目的地是南京,这一路上的奔波,我等可不是享福,一定要吃苦的,孤将话说在前面,任何人包括孤,都是队伍之中的一员,我们做的所有决定,我们克服的所有困难,都是为了能够顺利的抵达南京,孤做出的决定,若是事与愿违,诸位尽可以提出意见建议,直接与孤争论都可以,若是遭遇重大的事情,有必要的情况之下,范大人、李大人、曹大人与孤共同商议做出决定,危急时刻,孤做出来的决定,任何人都要执行,不得违背,若是有人敢于抗命,孤手持圣旨便宜行事,可以直接问罪。”

    权力需要集中,这个时候,朱慈烺肯定将权力牢牢的攒在手中,非常时刻不能心软,更不能出现乱哄哄的争论局面,否则队伍难以抵达南京,且在一路上也无法正确处理事情。

    朱慈烺说完,所有人都点头,包括范景文和李邦华。

    队伍再次出发,朝着通州的方向而去,不过队列发生了变化,吴孟明率领二十名锦衣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八十名锦衣卫托后,朱慈烺一行以及八辆马车则是在队伍中间。

    通州距离京城仅有五十多里地,按照朱慈烺的要求,队伍行至通州吃饭。

    一百名锦衣卫之中,有十人专门负责后勤事宜,所有后勤事宜由内侍李继周统管,也就是说一行人吃饭和睡觉的事宜,都是李继周负责安排好。

    李继周曾经建议将端本宫负责做法的厨师带到南京去,朱慈烺果断否定了,皇家做饭的那一套规矩太过于繁琐,这次前往南京实际上是逃命,与大军行军作战没有太大的区别,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而且朱慈烺对于吃喝方面也没有很高的要求,能够吃饱肚子就可以了,要知道大明不知道多少的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在死亡线上挣扎。

    也许是刚刚出发,养精蓄锐的众人速度都很快,包括朱慈烺。

    其实原来的朱慈烺骑马的技术是不错的,只是生性有些胆小,遇见了紧急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才会在端本宫外面跌落马背,穿越的朱慈烺就不一样了,胆大心细。

    李继周和邱致中很紧张,一直都紧紧跟随在朱慈烺的身边,不过他们显然多虑了。

    刚过巳时,朱慈烺就有了饥饿的感觉,他看了看众人,精气神也比不上刚出发的时候,这也不奇怪,毕竟众人起的很早,不少人寅时就起身了,来到紫禁城的外面等候。

    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抵达通州吃饭,估计要超过午时,所以朱慈烺临时做出决定,就地歇息,吃饭之后再行出发,他同时告知吴孟明,吃饭之后派遣斥候,重新确定今夜歇息的地点,毕竟时间上面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所有人下马,李继周带着十名锦衣卫的军士,在马车上面取出众人的午饭。

    李继周端来了一个锦盒,这是朱慈烺的午餐。

    朱慈烺打开了锦盒,一共两层,第一层装着数个精致的点心,看上去就很有食欲,第二层则是装着切好的熟肉,以及用银器装着的米饭。

    朱慈烺没有马上动筷子,他走到了诸多锦衣卫军士的中间。

    锦衣卫军士的午餐,就是一个饭团,外加几片熟肉。

    站在锦衣卫军士的中间,朱慈烺看向李继周,眼睛里面迸射出来一丝的寒芒。

    “李继周,将点心给李大人送去。”

    李继周楞了一下,想要开口说话,朱慈烺挥了挥手。

    “孤吃的东西,与所有锦衣卫军士一样,李大人年纪大了,每餐饭可以特殊准备,范大人和曹大人若是胃口不适,也多准备一些菜肴,定王年岁尚小,生活方面偶尔可以照顾,其余人的生活完全一样,决不允许有任何特殊,李继周,你是负责生活事宜的,今日孤不怪你,今后若是出现这等的情况,孤一定严惩。”

    李继周连连点头,将锦盒第一层的点心端出来,往李邦华那边走过去。

    李邦华看见了这一幕,连连摇头,说自己不用吃这些点心,还是留给太子殿下。

    朱慈烺跟着走过去。

    “李大人,您年岁已高,跟随孤一路奔波,身体要紧,孤还指望您的辅佐,您可要将息身体,这些点心,您就不要拒绝了。”

    李邦华不好继续拒绝,对着朱慈烺连连抱拳感谢。

    站在不远处的曹化淳,看向朱慈烺的时候,眼睛里面迸射出来光芒,范景文等人看向朱慈烺的神情也不一样了。

    。。。

    吃完饭,马上就要再次出发,朱慈烺走到官道边,李继周跟过来了。

    “继周,你是孤的人,这一路上很多事情都是你负责做,很辛苦,孤都知道,不过你若是做的不好,孤还是要说的,孤希望你能够明白其中道理。”

    本来有些委屈的李继周,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太子殿下,奴婢明白,奴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尽管开口训斥,奴婢下次一定改进,只是这吃饭的事宜,太子殿下身子金贵,若是吃的不好,奴婢心里不好受啊。”

    朱慈烺笑了笑。

    “你的心情孤知道,非常时刻,有饭吃就不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