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借力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面对明显渎职的从六品静海县知县,朱慈烺能够做的也就是不疼不痒的训斥几句话,且话语不能够说的太重,以免人家不耐烦,当场就摆脸色,这一切,都是源于朱慈烺还没有拥有实际的权力,虽然圣旨上面赐予朱慈烺临机决断的权力,但父皇朱由检没有赐予他尚方宝剑,没有赐予他处理官吏的权力,所以朱慈烺就算是火冒三丈,想着狠狠的收拾谁,也要乖乖的给父皇写去奏折,可以预料的是,他的奏折肯定没有多大的作用,朱由检就是想着批准,内阁那帮人也会千方百计的阻拦,理由太多了,他朱慈烺年幼没有经验就是最好的理由。

    这样的情形会持续到三月十七日,甚至更长一段时间,也就是朱由检在煤山自缢身亡的消息传出来,朱慈烺登上九五之尊成为皇帝,才能够真正拥有权力。

    可是朱慈烺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很多事情必须要立即处理,特别是抵达山东之后,朱慈烺必须有直接处理官吏的权力,甚至是直接斩杀官吏的权力。

    给父皇朱由检写去奏折恳求获得权力,那是天大的笑话,皇帝只有一个,权力不可能让他人来分享,哪怕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如此情况之下,朱慈烺只能将目标对准司礼监太监曹化淳。

    如果得到曹化淳真心实意的支持,朱慈烺能够做很多的事情,能够直接做出决定,能够斩杀贪官污吏,因为在所有人看来,曹化淳就是代表皇上的,朱慈烺做的决定得到曹化淳首肯,肯定是得到皇上的准许。

    这样的情形看起来很可悲,堂堂大明的皇太子,想要行使权力,还要依靠太监,可惜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通过数天的观察,朱慈烺察觉到了,曹化淳此人真的不错,不多言多语,规矩本分,为人忠厚,有一定的正义感,而且脑海里面有为民的情怀。

    这可能与曹化淳的出身有关,来自于底层,是寻常百姓家中的孩子。

    崇祯一朝,经历了有趣和搞笑的变故,朱由检刚刚登基的时候,大太监魏忠贤的权力太大,导致朱由检都惴惴不安,担心遭受魏忠贤的暗算,不要说做皇帝,活下去都有些困难,所以朱由检毫不犹豫的铲除魏忠贤,铲除朝中太监的力量,换的自身安全,清理太监集团之后,朱由检全面依靠文官集团,在这个过程之中,朱由检废除了西厂,大大削弱了锦衣卫的权力,导致文官集团的权势如同火箭一般的蹿升。

    到了崇祯八年,朱由检逐渐感觉到了,文官集团的权势太大了,他们疯狂的篡取利益,抱成团与皇权抗衡,处处提防都想办法限制皇权,于是朱由检逐渐开始启用太监,试图恢复西厂,增加锦衣卫的力量,这启用太监的事宜,文官无法全面反对,于是他们想办法让太监进入到军中,但不能够染指朝中的大事,其余两件事情,文官集团拼死命也不同意。

    因为各地的乱局,缺乏真正安宁的时间,朱由检根本没有办法全面扩大太监的权力,无法让太监代表皇帝与文官集团抗衡,重设西厂更不用说,锦衣卫的力量也没有扩充。

    这段历史和变故,穿越的朱慈烺非常清楚。

    两权相害取其轻,朱慈烺知道,他掌握权力之后,同样要在短时间之内启用太监,利用太监去打压文官集团,同时要扩充锦衣卫的力量,让锦衣卫去侦查文官集团,让朝廷和地方的文官感觉到畏惧。

    大明末期的文官集团,已经成为最为无耻的官僚地主,他们想到的和做到的,全部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漠视江山社稷,无视百姓的疾苦,他们对内拼命倾轧,以党争来排除异己,巩固壮大权势,对外则是抱成团与一切的力量抗衡,包括与皇权抗衡。

    这样的情形不能够得到改善,朱慈烺就算是拥有百万雄兵,也免不了失败的结局。

    经过深思之后,朱慈烺决定要依靠和重用曹化淳、李继周和邱致中等人,让这些人首先成为自己绝对的心腹,让太监成为心腹,相对来说容易很多,且太监更加的忠心,在这个过程之中,朱慈烺需要做的就是限制太监的权力,不能够让他们胡来。

    首要的就是得到曹化淳的支持,连续几天的时间,朱慈烺压低身段,与曹化淳处理好一切的关系,为争取曹化淳的拥戴和忠心打下基础,现在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当然,朱慈烺也会暗示李继周与邱致中处理好与曹化淳之间的关系,增加一层保险。

    大队人马已经接近山东,还有一天时间就能够抵达山东德州府城了。

    朱慈烺必须试一试,开始第二次的豪赌,第一次他赌赢了,得到了前往南京监国的机会。

    天色暗下来,大队人马在官道旁边的村子里面安营扎寨。

    李邦华等人进入屋内歇息,连续赶路十余天,铁打的人也会疲惫。

    “曹大人,陪着孤在周围走走看看,这么长时间就是赶路,每日里天黑就歇息了,孤还是想着走一走,好好思索一番。”

    十名锦衣卫距离朱慈烺和曹化淳五米左右的距离,警惕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朱慈烺站立在官道的旁边,扭头看向曹化淳,他准备直接开口了,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继续拐弯抹角没有必要。

    “曹大人,队伍还有一两天时间就进入山东德州了,孤离开京城的时候,带着原兵科给事中光时亨的供词,这里面有山东总兵刘泽清送给光时亨近十万两白银,孤到山东之后,自然是要查察刘泽清的,这不是小事情,曹大人也知道。”

    曹化淳点点头。

    “太子殿下,这件事情奴婢知晓。”

    “曹大人知道就好,孤也免去那些套话了,孤就想着问一问曹大人,该如何查察刘泽清。”

    曹化淳楞了一下,连忙对着朱慈烺稽首行礼。

    “太子殿下言重了,这查察刘泽清的事宜,都要依仗太子殿下决断,太子殿下若是有什么吩咐,奴婢一定竭尽全力做好。”

    朱慈烺摇了摇头,看向曹化淳,直接盯着曹化淳的眼睛。

    “曹大人,您和孤以前不是很熟识,也就是离开京城的时候,才逐渐的熟悉,曹大人见多识广,在宫中的口碑很好,深得父皇的信任,这一点孤很清楚,所以孤与曹大人说到关键事情的时候,直来直去,不会有任何的隐瞒,曹大人也不必遮遮掩掩,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必做什么解释,孤也不会刨根问底。”

    看见朱慈烺的神情变得严肃,曹化淳脸色也严肃了。

    “太子殿下的话语,奴婢记住了,奴婢所做的一些,都是为了皇上,为了朝廷。”

    朱慈烺微微一笑。

    “曹大人说得好,孤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时间可以决断。”

    曹化淳点点头,不再开口说话。

    “曹大人,孤现如今可谓赤手空拳,这么说吧,孤若是查证刘泽清有很大的问题,孤该怎么做,向父皇和朝廷禀报吗,依照当下的局势,父皇会准许吗,内阁会同意吗,孤要整合南方的财力和兵力,若是每一件事情都向父皇和朝廷禀报,曹大人以为,孤能够做好吗。”

    “如此情况之下,孤真心实意的请教曹大人,该怎么做才好。”

    曹化淳闭着眼睛,没有开口回答。

    “曹大人,您不开口,孤明白其中意思,孤刚刚说过,不会刨根问底。”

    “孤就是觉得,这大明的江山,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若是无人站出来做一些事情,那就真的危险了,真的等到危险完全来临,恐怕什么都不用做了。”

    “孤离开京城的时候就说过了,朝中九成以上的文官,没有想着江山社稷,想到的全部都是自身的利益,他们才不在乎大明之江山,孤在父皇面前说过,闯贼李自成若是进入京城,朝中有些官员怕是转头就过去投奔了。”

    “孤想做事情,想好好的做事情,孤若是遵循祖制,安安稳稳的,最为妥当,那些言官也找不出任何问题来,可孤不能这样做,孤要是因循守旧,这大明的江山就危险了,孤对不起皇上,对不起朝廷,所以说,孤经过慎重思索,还是要做一些事情。”

    “孤需要的就是临机专断的权力,孤若是认定官吏有问题,不必请旨,可以直接处置,孤若是需要调遣兵力,可以直接调遣。”

    “孤想要做到这一切,需要得到曹大人的支持。”

    “该说的孤都说了,曹大人若是需要时间思考,还有一两日的时间。”

    朱慈烺刚刚说完,曹化淳睁开了眼睛。

    “太子殿下,奴婢刚刚说过了,奴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为了朝廷,太子殿下做的事情,真的是为了皇上和朝廷,奴婢听从吩咐。”

    “奴婢该说的就是这些话,太子殿下不用多说了。”

    朱慈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曹化淳在他的身边只有十来天的时间,能够有这样的态度,已经很不错了,接下来的事情需要慢慢来,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