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兄弟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求点击,求收藏,求读者大大的支持。)

    天色完全暗下来,朱慈烺进入房间,准备歇息了,穿越之后的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个年代可没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加之陪着朱慈烺前往南京的文武官员,大都是以正统自居,严格遵循孔夫子的教导,就算是想着娱乐,也是私下里进行,不会让外人知晓,更何况他们是陪着皇太子。

    朱慈烺也逐渐适应这样的生活,说起来也挺好,早睡早起身体好。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朱慈烺感觉到奇怪,行路十多天时间了,从来没有谁在夜间敲门,难道是谁有紧急的情况禀报。

    往门口走去的时候,朱慈烺略微的有些紧张,毕竟他刚刚与曹化淳和吴孟明交谈,两人都表态了,如果其中有人反悔,还真的不好处理。

    “拜见太子殿下。”

    看见站在门口略微有些紧张的朱慈炯,朱慈烺哭笑不得。

    “慈炯,夜深了,怎么还没有歇息啊。”

    朱慈炯摇摇头。

    “皇兄,我不困,睡不着,就想着找到皇兄说说话。”

    让朱慈炯进入房间之后,朱慈烺看了看外面。

    李继周马上从黑暗处走出来。

    朱慈烺对着李继周摆摆手。

    “孤和定王要说一些话,你守在外面,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若是谁有紧急的事情禀报,你先前来禀报。”

    李继周点点头,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朱慈烺有些感动,其实这一路上最为辛苦的就是李继周和邱致中,每天歇息的时候,两人轮流在他的房间外面守候,他们不允许任何值守的锦衣卫军士靠近,这份忠诚来自于骨子里,装不出来,这也让朱慈烺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的皇帝愿意信任和重用太监。

    光上门之后,朱慈烺扭头对着朱慈炯开口了。

    “慈炯,从京城出发之后,我想到的都是赶路,倒是没有多少时间和你说话,我们兄弟之间也该好好说说话了。”

    朱慈炯用力的点头,脸上的神情还是有些紧张。

    朱慈烺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大明的王爷的确可怜,被皇室和朝廷当猪养,不能够插手朝中和地方的任何事宜,不得做官,成年之后前往封地,没有皇上的圣旨不可以离开封地,不可以前往京城,一辈子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吃喝玩乐,所以大明的王爷女人多,子嗣多,且后代大都蠢笨如猪,不堪大用。

    就算是大明王朝能够继续下去,朱慈炯和朱慈炤也是这等的命运。

    当然祖制可以修改,朱慈烺早就下定决心修改这个不人道的祖制,如果因为皇位的争夺就扼杀皇室中人的政治前途,这是典型的因噎废食,要知道大明王朝越是往后,皇权与臣权的博弈越是激烈,若是皇室之中除开皇上,其余王爷都蠢笨如猪,那怎么与朝中大臣争斗。

    “慈炯,肚子饿吗,要是饿了,我让李继周弄些吃的东西来。”

    朱慈炯点点头,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

    朱慈烺苦笑着开口了。

    “慈炯,你的年纪不大,骤然离开京城,肯定不适应,刚从京城出发的时候,我提出的生活方面的要求,不包括你,你可以适当特殊,只要不过分就行,其实我一直都担心你吃不饱,我们急着赶路,没有那么多热乎乎的饭菜。”

    朱慈炯连连摆手,脸色有些红了。

    “皇兄,我也是皇室中人,您提出来的要求,我一定要做到,这一路上我没有任何的特殊,吃饭和所有人一样,他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可不能给皇兄添麻烦。”

    朱慈烺叹了一口气,走到朱慈炯的面前。

    “慈炯,你的年纪最小,从京城出发的时候,准备太过于仓促,身边照料之人都没有,我也不知道父皇和母后是怎么想的,就让你一个人跟随我前往南京。”

    朱慈炯再一次的摇头。

    “皇兄,这不算什么,我能够适应。”

    朱慈烺的神色变得严肃了。

    朱慈炯这等恭顺的态度,就是大明紫禁城最好的写照,朱由检当年还是信王的时候,一样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生怕引起朝中文官的注意,被文官盯上的滋味不好受,不仅要面对近乎恶毒的弹劾,还要担心皇上的猜忌。

    大明的王爷是文官集团最喜欢攻击的对象,没有多少危险,弹劾成功就扬名立万。

    “慈炯,我们是亲兄弟,你在我的面前不必那么拘束,这里不是紫禁城,不是皇宫,朝中那些大人管不到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你才十三岁,如果总是活得小心翼翼,我看着都不舒服,我可以告诉你,朝中的那一套在我们这里行不通,若是有人敢于离间我们兄弟,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朱慈炯脸上的笑容一闪而逝,代之是更大的紧张。

    “皇兄,您不要说这些话,要是被外人听见了,那就不好了。”

    朱慈烺微微一笑。

    “慈炯,在你的面前我才会说这些话,难道你会将这些话说出去吗。”

    朱慈炯慌得差点蹦起来了。

    “皇兄,我发誓,绝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去,我要是说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朱慈烺用力的拍了拍朱慈炯的肩膀。

    “都是玩笑话,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不会说这些话,好了,我让李继周准备一些点心。。。”

    朱慈烺还没有说完,朱慈炯连连摆手。

    “不用,真的不用了,我不饿,到皇兄这里来,说一会话就够了。”

    一丝的心酸从心头涌现,朱慈炯年纪虽然不大,但生长在皇宫里面,接受的教育并不差,且通过平日里的观察,也能够品味到生活酸甜苦辣。

    这份沉重,皇家之人几乎都能够体会到。

    “慈炯,今后想要和我说话,直接到我这里来就是了,我会吩咐李继周做好准备,从明日开始,我让李继周每天给你准备一些点心,你要是吃不下,就带在身边,饿了随时可以吃。”

    朱慈炯用力点点头,略微的犹豫了一下开口了。

    “皇兄,离开京城之前,母后和我说过几句话,我一直都想着告诉您,可就是找不到好的机会,不过这件事情,您一定不能够让父皇和母后知晓。”

    朱慈烺看着朱慈炯点点头,扬起手臂,用力捏了一下拳头。

    朱慈炯也扬起手臂用力捏了一下拳头。

    这是两兄弟在皇宫里面最为常见的交流动作,表示一切都知道了。

    “母后说,皇兄前往南京,怕是做不好什么事情,除非是父皇亲自到南京去,南京的那些官吏很圆滑,不愿意真正做事情,整日里想到的都是到京城做官,或者是怎么赚钱,如果皇兄逼迫他们做事情,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和皇兄对着干。”

    “母后还说了,皇兄前往南京,父皇不是很高兴,所以没有给予皇兄多大的支持,对了,母后告诉我,说是皇兄在南京遇到困难了,不要硬撑着,直接回京城,母后会想办法在父皇面前说话的。。。”

    朱慈烺眯起眼睛。

    “慈炯,母后说的这些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朱慈炯搔了搔头。

    “皇兄,这些话都是我偷听的,母后不知道,您可千万不要让母后知道啊。”

    “慈炯,你觉得我在南京能够做好事情吗。”

    朱慈炯再一次用力的点头。

    “皇兄一定能够做好所有的事情,这十多天的时间,李大人和范大人一直都在赞誉皇兄,锦衣卫的那些军士也在私下里赞誉皇兄,李大人和范大人是什么人啊,德高望重,他们都佩服皇兄,南京的那帮官吏算什么啊。”

    朱慈烺轻轻摇头。

    “慈炯,母后说的话有道理,我到南京之后,面临的局势很不好,父皇不是很支持我到南京监国,这个态度南京的那些官吏肯定知道,他们不会听从我的话语,会想方设法与我对着干,在他们看来,逼迫我离开南京,他们就立下大功,说不定能够到京城做官呢。”

    朱慈炯的脸上带着不在乎的神情。

    “皇兄,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父皇让您到南京监国,您按照自己想的做就是了,难不成南京的那些官吏,还敢明面上和您对着干啊。”

    朱慈烺看着朱慈炯好一会。

    朱慈炯脸上是坦然的神情。

    如果朱慈烺没有穿越,朱慈炯的这些话,肯定让他怀疑,如果他朱慈烺犯下重大过失,被剥夺皇太子的身份,最有可能继任者就是朱慈炯。

    “慈炯,你说的不错,真的提醒了我,既然想着要做事情,就不用顾虑那么多了,先做了再说,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慈炯,我要提醒你,跟着我到南京之后,你恐怕也是要做事情的,我可能将有些重大的事情交给你去做,你要有思想准备。”

    “你不要想的太多,若是有人就此事弹劾,我一力承担,不会让你为难。”

    “有些事情,我的想法与父皇不一样,不过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或者说是为了我们朱家,你也一样,你是朱家的子孙,就要抬头挺胸,就要承担重任,就要竭尽全力做好所有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