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擒贼擒王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沈昌,你记住了,太子殿下的安危,都系于你和咱家了,宋兵和你是同村之人,你们小时候关系很好,想来宋兵会听你的话语,如若不然,宋兵全家和全族之人都不要想着活命,到达七亘村之后,不可慌张,不管怎么说,那两千军士都是大明的军士,不是他刘泽清个人的军士,太子殿下都不害怕,你和咱家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不过你要记住,咱可不能死绝,要留下给太子殿下报信之人。”

    “曹大人的吩咐,属下记住了,属下一切都听从曹大人的安排。”

    曹化淳看着沈昌,微微点头。

    朱慈烺的胆大心细,留给曹化淳的不仅仅是吃惊和震撼,更是不可思议,其实他对皇太子还是有一些熟悉的,皇太子循规蹈矩,温文尔雅,给人彬彬有礼的印象,但从未展现出来魄力,有些时候还偏向于软弱,好几次早朝的时候,一些大臣之间产生激烈的争论,皇太子的眼神里面都带着躲闪的味道。

    曹化淳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早朝,因为锦衣卫的相关事宜,朝中大人与皇上直接争论,站立在一边的皇太子,不仅眼神里面带着吃惊和躲闪,甚至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现在的皇太子,给曹化淳的印象就是雄才大略。

    难道说这是老天垂怜大明,为大明降下一位雄主吗。

    皇太子坠马的事宜,曹化淳很清楚,皇太子醒来之后,宫里有了一些传闻,说是皇太子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与以前很不一样,曹化淳不相信这些话语,以为这是宫里的人为了开脱罪责说出来的奉承话语。

    现在看来,这些传闻是真的,皇太子真的发生巨大变化了。

    “前、前方就是七亘村。。。”

    宋兵的话语,让曹化淳和沈昌等人的精神瞬间高度集中。

    曹化淳冷冷的看向宋兵。

    “宋兵,你记住了,如果好好配合,立下功劳,罪责全免,还能够享受荣华富贵,如果害怕退缩,惹出麻烦,那就是灭九族的罪过,你和你的家人、族人都不要想着活命,他们就算是逃到天边,也要被追杀。”

    宋兵用力的点头。

    “大、大人,我、我知道,我听话,您怎么说我怎么做。”

    一边的沈昌用力拍了拍宋兵的肩膀。

    “宋兄,不要太紧张,免得露陷,该要怎么做,曹大人已经告诉你,你只要按照曹大人说的做,就能够立下功劳,到时候我们兄弟一起做事,一起吃酒喝肉。”

    宋兵看着沈昌点头,眼睛里面露出感激的神情。

    几个锦衣卫军士身体开始颤抖,曹化淳冷冷扫过去。

    “你们都记住了,不可慌张,若是有谁惊慌失措,让叛军发现,暴露了行踪,咱家绝不会客气,只要有一口气,不仅灭掉你,还要灭掉你的家人,咱家若是将命留在这里,太子殿下也会要了你家人的命。”

    曹化淳的地位,锦衣卫军士当然知道,几个略显慌张的军士,开始强自镇定。

    曹化淳冷冷一笑。

    “这就对了嘛,咱家说过,横竖就是一条命,你们要是将命留在这里了,太子殿下都知晓,一定会照顾你们的家人,好了,都跟着咱家过去,咱家不怕,你们也不用怕。”

    。。。

    宋兵带着曹化淳、沈昌等五人进入临时军营,军营外面留下五名锦衣卫军士,若是军营里面出现意外,他们负责回去报信。

    没有任何人关注曹化淳等人。

    一行人直接来到某间营房前面。

    所谓的军营,其实就是七亘村南面最为集中的数幢房屋,房屋的周遭搭建有一些帐篷。

    临时军营的周遭,几乎看不见什么军士,应该都是在房屋或者帐篷里面歇息,这个时候出来闲逛,除开消耗体力,没有任何的意义。

    营房前面守卫的军士,看了看宋兵,点点头。

    “宋兄,回来了啊,这些是什么人啊。”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有重要的事情禀报将军大人。”

    守卫的军士点点头,不再开口说话,斥候带回来一些人很正常,以往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军士可不愿意得罪军中的斥候,人家斥候身份特殊,随时都可以见到将军,要是得罪他们,不要想着有好日子过,弄得不好还可能丢掉小命。

    屋子里面有三个人,居中之人身穿棉夹,外面套着一层软甲,正是游击将军、宋兵的直接上级陈玉海。

    关门的时候,沈昌身边的两名锦衣卫军士,已经守在了大门的左右。

    宋兵、沈昌、曹化淳三人直接上前去了。

    “禀报陈将军,属下有重大发现,需要直接禀报参将大人。。。”

    陈玉海抬头看向宋兵,他身边的两人也抬头了。

    沈昌和宋兵两人快速靠上前去。

    电石火光之间,沈昌手中的钢刀已经架在陈玉海的脖子上。

    曹化淳也摘下了兜里和黑色的面纱。

    “咱家是司礼监的曹化淳。。。”

    陈玉海身边准备动手的两人,瞬间木化,他们当然知晓曹化淳的身份,前些年曹化淳曾经担任监军前往山东,不要说他们,总兵刘泽清大人都知晓和畏惧曹化淳。

    “咱家到这里来了,你们也知道为什么,咱家就不多话了,你是游击将军陈玉海,将令牌拿出来,交给宋兵,让宋兵将你们的参将带到房间里面来。”

    “造反乃是谋逆大罪,可以灭九族,咱家可不想你们的家人和族人全部没有了。”

    曹化淳的寥寥数语,如同利剑射向三人,首先低头的是陈玉海。

    “曹、曹大人,末、末将不敢乱来,末将一切听从曹大人的命令。”

    曹化淳脸上露出有些渗人的笑容。

    “那就好,咱家放心了,好了,将你的令牌拿出来吧。”

    陈玉海抖抖索索的从怀里掏出令牌,递给宋兵。

    曹化淳看了看宋兵。

    这个时候的宋兵,神情肃穆,眼神坚毅。

    曹化淳满意点点头。

    “宋兵,将参将带到这里来,参将身边的亲卫就不必进入房间了,该要怎么做,你都知道,咱家就不多说了。”

    。。。

    手持令牌进入参将的营房,宋兵脸色微红,按照军中规矩,除非是有重大的事宜,否则斥候不能够随意进入最高指挥官的营房,也就是临时军营的中军帐。

    “禀报参将大人,属下前军斥候宋兵,前去侦查,有重大发现,属下带回来五人,都在陈将军的营房里面,这是陈将军的令牌,陈将军说了,事关重大,为避免消息泄露,有请参将大人移步过去,听取禀报之后做出决定。”

    或许是兴奋,或许是害怕,宋兵的声音有些大,情绪显得亢奋。

    参将抬头看了看宋兵,沉默了半分钟后开口了。

    “宋兵,看样子你带回来的人很不一般啊,此番作战任务重大,你若是立下功劳,我会在总兵大人面前替你说话报攻,好了,前面带路吧。”

    军营里面依旧很安静,跟随在参将身边的五名亲卫,依旧警惕看着四周。

    宋兵看了看五名亲卫,欲言又止。

    参将倒是明白其中意思,哈哈一笑。

    “好了,不必那么兴师动众,两人跟着我过去,其余三人留在中军帐,若是有人前来禀报军情,让他在中军帐外面等候。。。”

    。。。

    守卫在营房门口的军士,看见走过来的参将大人,连忙昂首挺胸。

    参将看了看营房门口守卫的军士,满意的点点头。

    走进营房的时候,参将对着身边两名亲卫开口了。

    “你们守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屋,违令者斩。”

    两名亲卫看了看宋兵,点点头,一左一右站立在营房的外面。

    宋兵推开门,闪到旁边,请参将先行进入。

    参将进入营房,宋兵对着守在左右的两名亲卫点头笑了笑,进入营房关上门。

    关门的刹那,宋兵拔出腰间的钢刀,抵在了参将脖子后面。

    一股冰凉的感觉传来,身经百战的参将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

    曹化淳转身的时候,参将脸色发白,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

    “X参将,咱家认识你,有几年没有见面了,当年咱家来山东的时候,你还是游击将军,这才几年时间,成为参将了,不错啊。”

    参将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滴。

    “曹、曹大人,末、末将不知道是您来了。”

    “现在知道了,给你两条路,第一,咱家现在就杀了你,而后击鼓聚将,告诉众人咱家奉旨取你性命,若是军中有人胆敢造反,灭九族,当然,咱家也会请旨灭掉你的九族,第二条路,听从咱家的命令,随着咱家一道,去对付刘泽清。”

    一分钟沉默的时间过去,参将扑通跪下了。

    “末将听从曹大人的命令。”

    曹化淳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递给参将。

    “将药丸喝下去,半个时辰之后,咱家给你解药,咱家告诉你,如果没有解药,你只有半个时辰的命了。”

    参将接过药丸,毫不犹豫的吞下去了。

    “很好,让你的亲卫通知令军中校尉以上的军官,全部到中军帐集合,你和咱家一道前往中军帐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