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微服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德州府城南门。

    城门口守卫的军士瞪大眼睛,看着每一个进进出出的人,城墙上面的军士,偶尔会侧身看向城墙下面,那些进出城门之人,早早将路引拿出来,免得被守卫城门的军士盯上。

    德州府城作为山东进入京畿的门户之地,历来位置都颇为重要,特别是漕运通过这里,更是凸显德州府城战略位置的重要性,云集在这里的商贾甚至超过了济南府城的商贾,不过去岁京畿之地遭遇瘟疫,十室九空,加之北方战乱频繁,德州也遭受很大的波折,甚至被后金鞑子攻陷一次,这导致德州的商贾少了很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相比较北方其他的城池,德州还是保留了以前的热闹。

    “太、黄公子,前面就是德州府城了,奴婢在前面引路。。。”

    “致中,我说过好多次了,你总是记不住,好了,待会进入德州府城,你不要开口说话,免得暴露了我们的身份。”

    一边的沈昌低下头,想笑又要忍住,样子有些尴尬。

    “沈昌,一会我们进入南门的时候,守卫城池的军士可能出言不逊,不要发脾气,更不要招惹他们,给他们一些钱财就无事了,不仅是你,还有你麾下的兄弟,也要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看德州府城守卫如此的森严,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沈昌连忙抬头,习惯性的准备行礼,看见朱慈烺瞪着眼睛,马上停止动作。

    一边往前走,朱慈烺一边眯着眼睛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德州府城。

    乔装进入德州府城,这是朱慈烺做出来的决定,说清楚其中道理之后,曹化淳和吴孟明都没有反对,只是两人想着跟随在左右被拒绝了,毕竟曹化淳和吴孟明都要负责训练军士,掌握一支强悍忠心的军队才是朱慈烺最为主要关键的任务,李继周也留下,继续负责后勤事宜,李继周是朱慈烺的贴身太监,留下来能够造成朱慈烺依旧在队伍之中的假象。

    朱慈烺乔装进入德州府城的事宜是绝密,包括李邦华等人都不知道。

    通过曹化淳的深挖,刘泽清布置在军中的十名密探全部被揪出来斩杀,当然斩杀他们之前,曹化淳按照朱慈烺的要求,逼迫其中两人写下了情报,这些情报由专人送到德州府城,想必刘泽清已经收到,七名刘泽清心腹军官同样被斩杀,他们也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要延迟一两天送出去,让刘泽清更加的安心。

    朱慈烺出发的时候,曹化淳提出建议,派遣六十名锦衣卫,分为三批次,第一批次三十人跟随朱慈烺同时进入德州府城,第二批次二十人当天稍晚一些进入德州府城,第三批次十名锦衣卫提前进入德州府城。

    第一批次和第二批次的锦衣卫负责保护朱慈烺,第三批次的锦衣卫负责侦查,探查刘泽清是不是在德州府城,在德州府城什么地方。

    剩下的三十七名锦衣卫,随同大队人马行动。

    曹化淳的意识是要绝对保证朱慈烺的安全,不能够出现丝毫意外。

    朱慈烺没有拒绝曹化淳的建议,他不是小孩子,保住性命是最为关键的,此刻刘泽清掌握的情报,他这个皇太子已经打道回府了,负责阻击的两千大军修整之后就要前往平山卫,为了不暴露目标,朱慈烺必须乔装打扮之后进入德州府城,可进入德州府城存在很多未知数,存在太多的危险,六十名锦衣卫军士足够应对,且曹化淳和吴孟明等人率领的大队人马,也会加快速度赶赴德州府城。

    此刻的朱慈烺,身份是从京城回到济南府城的举人黄公子,去年在京城参加会试落地,一直留在京城玩耍,因为京城局势紧张,所以回老家。

    至于说路引,朱慈烺早就准备好了。

    前方就是德州府城南门,马背上的朱慈烺,轻哼了一声,拉着缰绳往前而去,跟随在身边的沈昌和邱致中等人,也拉起缰绳跟上前去。

    守卫城门的军士早就看见了朱慈烺一行,人家一行有八个人,全部都骑着马,身份肯定不一般,这样的人军士可不敢得罪。

    眼看着朱慈烺骑马就要来到城门口,一名军士抬头硬着头皮开口了。

    “进、进入城内需要路引。。。”

    朱慈烺斜眼看了一下军士,挥挥手,身后的沈昌上前来了。

    “瞎了眼,这是我家的黄公子,从京城来的,路过德州回济南去。。。”

    军士的头迅速低下,缩着头不开口了,城墙上面的军士伸头往下看。

    “看什么看,惹恼了我家公子上来挖掉你的眼睛。。。”

    城墙上面的军士马上缩头。

    沈昌扬了扬手中的路引,下马走到军士的面前。

    “快点看,这是我家公子的路引,耽误了我家公子的时间,担心你的皮。。。”

    军士瞪大眼睛,看清楚了沈昌手中的路引,原来这位骑马的公子是举人,是举人老爷,难怪这么嚣张,举人老爷绝非军士能够招惹的。

    “公、公子,我们是奉命行事,您、您请进去。。。”

    “啪。。。”

    表现嚣张的沈昌,扬起手打了军士一个耳光,接着从怀里掏出几颗碎银子,伸过去。

    “眼睛瞎得罪我家公子,你该挨打,不过我家公子仁慈,这是赏你的,拿着。”

    军士连忙伸手接过碎银子,脸上挤出恭谦的笑容。

    “小的得罪了公子,该打该打,公子请进。。。”

    朱慈烺骑马进入甬道的时候,四名守卫城门的军士都站直了身体,等到朱慈烺等人全部都进入甬道之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挨打的军士摸了摸脸,看着手中的碎银子,情不自禁的开口了。

    “瞧瞧,这就是老爷,人家有银子,老子守卫城门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见银子,要是下一个老爷也这样就好了。。。”

    “老四,银子可不能一个人吞了啊。”

    “凭什么啊,人家老爷赏给我的,兄弟们不要看,都好好收着城门,待会换班之后,我请你们喝酒。”

    。。。

    朱慈烺早就熟悉德州府城的地形,他的目的地自然是府衙,不过他不会贸然到府衙去,需要得到提前进入德州府城十名锦衣卫的禀报之后,才会前往府衙。

    德州知府韩垍,在朝中颇有名气,倒不是因为韩垍有多大的能力和本事,关键是韩垍只有举人的功名,却做了山东德州的知府,成为正四品的官员,这在大明朝廷是非常罕见的,韩垍是山西蒲州人氏,崇祯十六年初出任山东德州知府,之前是刑部郎中。

    正是因为韩垍有这样的经历,才引起朱慈烺的注意,他不认识韩垍,当年韩垍在京城的时候,只是刑部郎中,没有资格进入文华殿面圣,也就见不到他这个皇太子。

    韩垍能够以举人的身份,成为刑部郎中,且外派成为山东德州知府,自然有本事,不说智商有多高,至少情商是不错的,而且韩垍没有多么强硬的关系和背景,也不是东林党人。

    朱慈烺迫切的需要人才,对于他来说,韩垍若是能够担当大任,自然是要重用的。

    当下朱慈烺需要知道的情况是,韩垍的品性如何。

    “公子,连升楼在城西。。。”

    沈昌的提醒让朱慈烺醒悟过来,骑着马的他,不自觉的往城南去了,要知道府衙和县衙都在城南。

    “知道了,我们先到连升楼住下,洗漱吃饭,吃饭之后在城西转一转,致中留在连升楼,想必很快就有消息了,你们都要做好准备,明日一早我们去德州府衙。”

    “进入德州府城之人,不要全部都住在连升楼,那样很有可能引发怀疑,连升楼附近有不少的客栈,大家住在客栈不会引人注目。”

    “沈昌,我们的目标若是在德州府城,今夜就要派遣人员出城去,连夜将消息告知曹大人,曹大人做好了准备,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邱致中,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朱慈烺看了看邱致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致中,非常时期,你不能出面,你若是开口说话,必定引发他人怀疑,所以还是留在酒楼,今夜你也做好准备,明日跟着我到府衙去。”

    得知自己能够跟随太子殿下前往府衙,邱致中脸上马上露出笑容,连连点头。

    连升楼不是城西最好的酒楼,不过条件也不错,主楼一共四层,甲等上房全部在三楼。

    三楼已经被提前进入德州府城的锦衣卫包下来,朱慈烺的房间居中,其余护卫之人分散在其他房间,朱慈烺住宿的客房是套间,外面是会客室,里面是卧房。

    居住在连升楼的人员一共十八人,除开朱慈烺和邱致中,还有十六名锦衣卫军士。

    朱慈烺房间外面有专人守候,实行三班倒,每班五人,其中两人在房间外面,一人在走廊间,两人在楼梯间,按照沈昌的要求,不能够有任何人进入到连升楼的三楼范围。

    沈昌是最为辛苦的,负责全面的调度,时刻警惕,还要处置所有的突发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