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预料之中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刚刚洗漱完毕,轻轻的敲门声就响起。

    进入房间的是沈昌和邱致中,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名乔装的锦衣卫军士。

    朱慈烺见过这名锦衣卫军士,提前进入德州城的十名锦衣卫之一。

    “启禀太子殿下,属下和兄弟们在城内探查得知,刘泽清很有可能就在德州府城。”

    朱慈烺的眉毛跳了一下,看向锦衣卫军士。

    “说说你们为什么得出这样的判断。”

    “第一,德州府城的防御突然加强了,大街小巷很多地方都有军士巡逻,这些军士的穿着不同于城内守卫的军士,这种情形已经持续近半个月时间,第二,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广平驿站,驿站周遭有大量的军士守卫,第三,有军官来往于府衙和广平驿站之间。。。”

    朱慈烺听得很仔细,军士说完之后,他点点头。

    “好,你们探查的很好,继续去探查,特别注意广平驿站走出来的军官,如果有副将以上的军官出入,马上前来禀报。”

    锦衣卫军士离开之后,沈昌和邱致中看向朱慈烺,刚刚的话语他们没有听懂。

    朱慈烺微微一笑。

    “从侦查到的情况来看,孤可以肯定刘泽清来过德州府城,不过是不是还留在这里,那就不一定了,换位思考,孤要是得到了战斗胜利的消息,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中军帐,大可以打道回府了,所以孤觉得,刘泽清有可能刚刚离开德州府城,前往平山卫。”

    “这是孤的判断,也说不定,这就要看出入广平驿站的军官了,如果是副将以上的军官前往府衙,那么刘泽清很有可能还留在德州府城,没有来得及出发,如果是校尉或者游击将军一类的军官出入广平驿站,可以肯定刘泽清已经离开德州府城。”

    沈昌连连点头,抱拳开口了。

    “太子殿下神断,属下心服口服。”

    朱慈烺挥挥手。

    “好了,都去歇息一会,等候消息,孤需要好好思索一下。”

    沈昌和邱致中离开了房间,朱慈烺从包裹里面拿出来山东地图,仔细看起来。

    朱慈烺从京城出发的时候,从皇宫里面搜罗了南方各行省的地图,包括南京等主要城池的地图,当下这些城池的构建与数百年之后完全不一样,朱慈烺熟悉路径和城池的最好办法,就是认真仔细查看地图。

    其实朱慈烺已经做出判断,刘泽清肯定离开德州府城前往平山卫了,刘泽清得到行动成功的消息之后,绝对要避嫌,马上抽身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可惜的是,刘泽清麾下的军官蠢笨如猪,他们在刘泽清离开之后,依旧逗留,狐假虎威,还在讲排场,还想着耍一耍官威。

    离开京城之前,朱慈烺做足了功课,对刘泽清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了解,在前往山东的路上,他从李邦华和范景文处也侧面询问刘泽清其人。

    刘泽清此人,阴险狠毒,睚眦必报,性格懦弱,怀私观望,更要命的是反复无常。

    朱由检下旨要求刘泽清驰援京城,刘泽清借口从马背上摔下来受伤,拒不奉旨,不过刘泽清可没有闲着,借口驰援京城,纵容军士前往河间府一带劫掠,所过之处都是烧光杀光抢光,且刘泽清还杀良冒功,给朝廷写去奏折,言麾下的大军围剿了多少的闯贼军队。

    这是滑天下之大稽,李自成的大军在京城的西面,怎么可能来到河间府。

    这一次,刘泽清居然敢派遣军队,堵截皇太子,逼迫皇太子返回京城。

    这样的人,都不能够以小人来形容了,简直就不是人。

    所以朱慈烺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斩杀刘泽清。

    斩杀刘泽清有两个好处,其一是朱慈烺能够彻底整合刘泽清麾下的军士,真正拥有第一支可以调遣的军队,其二是通过处置刘泽清,震慑南方其他的总兵,让那些拥兵自重观望的总兵心生胆怯,至少不敢明面上乱来。

    当然,斩杀刘泽清也可能令南方某些总兵铤而走险。

    凡事有利有弊,利大于弊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施行。

    至于说刘泽清麾下军士战斗力孱弱,军纪军规败坏,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只能慢慢进行整顿,逐步的提升战斗力。

    “正月快要结束了,马上就是二月了,李自成率领的大军,应该要开始进攻北京城了,吴三桂恐怕不会驰援京城,也不知道历史会不会按照原来的轨迹行进。”

    朱慈烺看着桌案上面的地图,心思早就飞开了。

    按照历史的发展,李自成麾下的大军兵分两路,二月初进入北直隶,在横扫京畿各地之后,于三月中旬包围京城,当然在进入北直隶的时候,李自成还是不自信,所以他专门给崇祯皇帝朱由检写去了信函,提出了三个要求,其一是朝廷敕封他为西北王,割据西北一带由他统领,其二是朝廷赏赐他麾下大军百万钱财,其三是他这个西北王无需听从诏书,无需觐见,若是朱由检答应这三个条件,他李自成转头就去打后金鞑子。

    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曾经有誓言,要求子孙后代遵循,那就是:大明从今往后,上至帝王,下至黎庶,皆必遵之,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

    李自成提出的三个要求,违背了大明王朝不赔款、不割地两个要求。

    试想朱由检怎么可能答应。

    按照现代人的分析,朱由检不妨答应下来,首先保住大明的将士和朝廷,尔后慢慢积聚力量,坐山观虎斗,一步步恢复大明之天下,可穿越才一个多月的朱慈烺,已经知晓朱由检不可能答应。

    这里面有核心的一点,那就是民心,朱由检一旦答应李自成提出来的条件,或者是与后金议和,天下的士绅和读书人必定站出来反对,将朝廷骂的狗头喷血,骂完朝廷之后,士绅和读书人的目标肯定对准朱由检,到了那个时候,朱由检就不一定能够保住自己的皇位了。

    百姓尚未被唤醒,士绅和读书人完全能够代表民心。

    李自成包围京城之后,等不来援军的朱由检,已经知道走投无路。

    现在的情况略有不同,那就是皇太子朱慈烺已经前往南京监国,给大明王朝留下一丝希望,不知道李自成大军围困京城的时候,朱由检会怎么想。

    作为穿越之人,朱慈烺也有幻想,那就是在大乱来临之时,护住母亲和弟弟妹妹,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这个时代的通讯和交通条件极其落后,穿越的朱慈烺尚处于逃命和保命的过程之中,留给他的时间不多,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天下就要大乱,他来不及整合各方的力量,也来不及拥有心腹的大军,救出母亲和弟弟妹妹的想法无从谈起。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异常的宝贵,朱慈烺必须尽量多做一些事情,拥有一支能够保护自己的军队是首要目标,快速壮大力量、拥有绝对的权力是核心目标,朱慈烺可不相信什么皇帝登高振臂一呼、应者丛集之类的鬼话,如果自身没有实力,人家才不会真正听你的,最多也就是表面的敷衍,关键时刻还是会溜之大吉。

    拳头重重打在桌案上面的时候,敲门声再一次响起。

    这次进来的是沈昌。

    “禀报太子殿下,刚刚侦察到的消息,出入太平驿站前往府衙的军官基本都是游击将军的品阶,太平驿站显得忙碌,出入的军士很多。”

    略微思索,朱慈烺看向了沈昌。

    “知道了,命令在城内侦查的锦衣卫,抽调其中五人,一路前往平山卫的方向侦查,一定要彻底弄清楚刘泽清在什么地方,孤看刘泽清应该是放松下来了,不会急着赶赴平山卫。”

    “其余五名锦衣卫军士,盯住太平驿站,孤要是预料不错,驻扎在德州府城的军士要离开了,若是这些军士离开德州府城,第一时间前来禀报。”

    “再行抽调五名锦衣卫军士,明日一早离开府城,前去给曹大人报信,孤会给曹大人写去信函,告知曹大人接下来该要怎么做,孤看大队人马不必进入德州府城了。”

    沈昌离开之后,朱慈烺铺开纸笔墨砚,一气呵成写完信函。

    写完信函,朱慈烺在房间里面踱步。

    平山卫是刘泽清地盘,想着在平山卫动手不可能,只能将刘泽清调出来,最好的地方就是济南府城,至于说以什么名义调遣刘泽清,必须要认真琢磨。

    兵行险着,朝中不是有人与刘泽清勾结吗,朱慈烺就利用这一点,让刘泽清乖乖的到济南府城去,而且是高高兴兴的前往。

    走过去打开窗户,一股冷风吹进来,已经到了正月底,气候在逐渐变得暖和,寒风也不是那么刺骨了,这预示着春天即将来临。

    朱慈烺看向窗外的大街。

    大街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周遭有不少叫卖的声音。

    朱慈烺的心里动了一下,今日已经没有多少的大事情需要考虑了,何不在德州城内到处走走看看,一来是体察民情,二来也能够好好放松一下。

    打开门,朱慈烺一眼看到了站立在门外的邱致中。

    “致中,你在酒楼守候,也要好好准备,明日一早跟随孤前往德州府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