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狗血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沈昌,不用那么紧张,看你的样子,我都不敢离开连升楼了。”

    “太、黄公子,护卫您的安全是属下的职责。”

    沈昌中规中矩的回答让朱慈烺颇为无奈,想想也是,虽然刘泽清已经离开德州府城,不过其麾下的部分军官军士依旧逗留,这些人飞扬跋扈,肯定不会将地方官府放在眼里,更加关键的是,驻扎在城外的部分军士,不久之前还在河间府一带烧杀劫掠,身上杀气太重,如果惹得这些军士发狂,冲进城内什么都做得出来。

    为了不引发刘泽清的警觉,朱慈烺需要低调行事,毕竟刘泽清得知的消息是他这个前往南京监国的皇太子,已经被逼迫原路返回京城去了。

    漫步在大街上,朱慈烺的前后左右有五名锦衣卫军士,沈昌距离他不足一米的距离,贴身护卫,其余的也在两米的范围以为,五米到十米的范围内还有三十名锦衣卫军士,这些人盯着周遭的一切,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

    朱慈烺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应该说德州府城已经不是刘泽清的重点,虽然看上去府城内还有少量的军士巡逻,城外也驻扎有部分军士,不过精锐军士肯定跟随刘泽清离开,剩下的军士不长时间也要撤离。

    这些军士尚未撤离的最大可能性,就是想着从德州府衙得到一些钱财,这已经是大明的惯例,大军行军作战,其粮草供给基本都是沿途地方官府负责,刘泽清既然无耻的杀良冒功,赖着德州府衙敲诈一些钱粮就不算什么事情了。

    一名锦衣卫军士来到沈昌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沈昌点点头,马上靠过来。

    “黄公子,广平驿站那边有动静,从驿站出来的军官军士都朝着南门的方向而去了,城内巡逻的军士也全部朝着南门集中,估计他们应该是撤离德州府城了。”

    朱慈烺微微点头。

    “嗯,早就应该撤离了,府衙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府衙那边很安静,没有任何动静,广平驿站那边也没有看见府衙的官吏。”

    朱慈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隐隐明白了什么。

    “知道了,原定的计划略微调整,在太平驿站探查的五名军士,继续跟随,看看刘泽清麾下这些军士离开德州府城之后,究竟到什么地方去,抽调的五名军士,带着信函马上离开德州府城,今日之内务必将信函送给曹化淳大人。”

    。。。

    前方传来叫好与喝彩的声音,街道右侧围着一群人,左侧也围着一群人,刀枪相撞的声音与略微高昂的唱腔同时传来。

    “黄公子,这都是江湖卖艺之人。。。”

    朱慈烺对着沈昌挥挥手,按照道理来说,他这个皇宫之中长大的皇太子,的确不知道什么江湖卖艺的,所以沈昌才会开口提醒。

    走过去的时候,沈昌有意无意的挡在前面,不断的给周边靠过来的锦衣卫军士使眼色。

    朱慈烺有些恼火了,盯着沈昌开口了。

    “怎么了,几个江湖卖艺之人,也吓着你们了,我也就是过去看看,难道他们还会对我动手吗。。。”

    沈昌的脸微微有些红。

    “不、不是,黄公子,这里围着的人太多了,若是有什么意外,恐怕会引发慌乱。”

    朱慈烺楞了一下,微微点头,再次看着沈昌开口了。

    “说的也是,这里人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引发冲突,倒是容易暴露,算了,不看了,找一家茶楼,喝一杯清茶解解乏。”

    沈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连连点头。

    “是,属下马上就去找一家茶楼,黄公子进去做一做,喝杯茶解解乏。”

    其实不用沈昌劳心费力寻找,距离卖艺的地方不足十米,就有一家茶楼,二楼的人一边喝茶一边探头看着下面卖艺之人杂耍和唱戏。

    茶楼里面的人不是很多,早有两个锦衣卫军士上楼去,替朱慈烺订下楼边一张桌子。

    朱慈烺上楼之后,径直走过去坐下,小二过来招呼的时候,沈昌上前去安排好一切。

    四盘颇为精致的点心端上来了,一壶沏好的茶也端上来了。

    沈昌站立在旁边,时不时的看看四周,前后两张桌子都坐着锦衣卫,他们的桌上就是一壶清茶,这些军士没有心思喝茶,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整个二楼。

    让沈昌坐下来喝茶吃点心是不可能的,朱慈烺端起茶壶,倒出来一杯清茶。

    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传来,茶的颜色是淡黄色。

    朱慈烺点点头,清明还有一段时间,新茶还没有出来,能够喝到这样的清茶,很不错了。

    茶楼的二楼上来了足足十名锦衣卫军士,一楼十名锦衣卫军士,还有十来人散布在茶楼的外面,安全护卫足够严密了。

    朱慈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探头看下去。

    从二楼能够很清楚的看见不远处杂耍卖艺之人和唱戏之人。

    右侧的围观之人明显多一些,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端坐在场子边沿,身穿粗布衣服,手里拿着烟袋,神定气闲,他的左右两边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岁左右,女的则是黑纱蒙面,身材很好,年纪应该也不大,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人,一脸胡子,略显沧桑。

    场子里面正在表演的是一男一女两人,一个使枪一个用刀,男子用枪进攻黑纱蒙面的女子,刀枪相撞发出了砰砰的声音,看上去的确不错。

    朱慈烺很清楚,这些表演都是花架子,做给人看的,真正的厮杀以命搏命,哪里来的那么多回合,往往一枪或者一刀过去,厮杀就结束了。

    这就好比是几百年之后的电影,描述的事情都是经过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电影给人艺术享受,血淋淋的事实给人喘不过气来的感受。

    左侧围观之人也不少,场子中间坐着一个白发老人,老人手中一把二胡,站在老人旁边的是一个模样清秀的姑娘,捏着手绢正在用心的唱曲。

    “沈昌,这些江湖卖艺之人,一般都是什么人啊。”

    沈昌看了看下面不远处正在你来我往比划热闹的一男一女,瘪了瘪嘴。

    “黄公子,这些江湖卖艺之人,一般都不是本地人,他们四处漂泊,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表演,他们也就是依靠这个维持生计,据属下知道,不管是杂耍还是唱戏,陕西的人最多。”

    朱慈烺皱了皱眉头。

    “故土难离,我想没有谁愿意离开家乡四处漂泊吧,这些卖艺之人,有一把子力气,会唱戏也是本事,如果能够在家乡耕种土地,安安稳稳的,何必四海为家,你记着,待会我们离开的时候,给他们一些钱财。”

    沈昌点点头。

    “属下记住了,陕西曾经数次遭遇灾荒,加上闯贼作乱,好多人被迫离开家乡,且陕西一带民风彪悍,习武之人颇多,所以出来行走江湖卖艺之人也最多。”

    朱慈烺轻哼了一声,不再开口说话。

    崇祯年间,不要说陕西,整个的北方都遭受了无数的灾害,这里面有天灾,也有人祸,真正的比较起来,官府带给百姓的灾害,甚至超过了李自成带给百姓的灾害。

    官逼民反是明朝末年很多地方的写照。

    能够有一身武艺出来卖艺算是不错了,会唱一首好曲子更是难得,寻常的百姓没有这等的出路,只能够成为流民,或者是加入到李自成的大军之中去。

    沈昌肯定知晓其中的缘由,但不会说出来,朱慈烺也不会刨根问底。

    喝下一杯茶,朱慈烺闭上了眼睛,对于他来说,这等休闲的时间太少。

    沈昌依旧警惕的看着四周,还好整个二楼喝茶的人不是很多,其中半数以上是锦衣卫军士,这样的环境相对是安全的。

    “好大的胆子,敢到这里来杂耍和唱戏。。。”

    “走开走开,有什么好看的,快滚。。。”

    。。。

    嘈杂的声音传来,正在闭目养神的朱慈烺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楼下。

    十来个地痞无赖气势汹汹的扑过来,他们一边驱赶正在散开的人,一边气势汹汹的指着道路左右两边杂耍和唱戏之人。

    眼见朱慈烺的神色不是很好,一边的沈昌低头小声开口了。

    “黄公子,这样的情形很常见,杂耍和唱戏之人,大都不是本地人,无依无靠,地痞无赖就爱找他们的麻烦,这些地痞无赖也是为了几个钱,只要杂耍和唱戏之人拿出来一些钱,就相安无事了。。。”

    朱慈烺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想到的是德州知府韩垍。

    在明末这个乱世,想要将地方治理的路不拾遗,那是天方夜谭,不过维持好一个地方的治安,这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难道说韩垍没有将精力放在治理城池方面,而是想着投机钻营吗。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一声怒吼传来的时候,朱慈烺再次看向下面。

    一个地痞无赖的手停在半空之中,他的前面正是那个唱曲的姑娘,原来这个地痞无赖起了色心,想要调戏姑娘,发出怒吼声音的是道路右侧的老人,老人怒目圆瞪,一只手捏成拳头,一只手举起了烟杆。

    地痞缩回手,扭头看向老人。

    “老不死的,敢乱说话,不要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