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出手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白胡子老者气的脸色发白,挥舞着手中的烟杆就要上去教训那个地痞无赖,他身后的中年人动了,拉住了白胡子老者,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则是站在了老者的左右,其中一男一女手中依旧握着长枪和钢刀。

    那个伸手的地痞无赖,看见这等的架势,也不敢上前去,远远隔着开口说话。

    “老不死的,小爷今天心情好,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这里。”

    其余的地痞无赖,站在这个无赖的身后,看样子伸手的无赖是他们的头儿。

    白胡子老者眼睛再次瞪大,准备开口的时候,中年人开口了。

    “知道了,我们马上走,马上就走。”

    中年人一边说话,一边指挥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收拾行李。

    中年人的话语,让为首的地痞无赖松了一口气,他对着身边和身后的人挥挥手,道路左侧唱戏的老人和姑娘马上被好几个地痞无赖包围,不可能离开了。

    围观的人早就散开了,这年月寻常百姓可不愿意惹麻烦。

    被拉住的老人扭头看了看中年人,怒不可遏的开口了。

    “振武,你这是干什么,人家一路都跟着我们,我们杂耍他们唱戏,相互照顾,遇见麻烦就不管人家了啊。”

    被称作振武的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左侧,低声开口了。

    “大伯,您带着小军他们先走,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白胡子老者看向中年人,身体颤抖了一下。

    “不行。。。”

    白胡子老者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后面的话语,中年人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铜钱。

    “各位兄弟,我们路过宝地,卖艺唱戏,也就是混一口饭吃,山不转水转,还请各位兄弟不要为难我们,今日我们才开张,赚到的也就是这些钱,兄弟们拿去喝茶。。。”

    为首的那个无赖脸色沉下来了,看向中年人冷冷的开口了。

    “谁是你的兄弟,这点钱就想糊弄我们,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再说一遍,你们马上离开,这两个唱曲的留下,你们要是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动手。。。”

    中年人慢慢将铜钱放进怀里,看向诸多地痞无赖的时候,眼神变得冷漠,脸上神色已经变化了。

    “振武,可不要闹出人命了。。。”

    “给我上,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为首的地痞无赖就吼开了,他明白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十来个地痞无赖同时冲上去,其中几个人拔出了腰间的钢刀。

    “哎哟。。。”

    “啊。。。”

    惨叫声瞬间出现,冲上去的好几个地痞无赖都倒在了地上翻滚。

    中年人以及身边的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全部动手了,唯有老者原地站立。

    为首的地痞无赖脸色煞白,身体微微发抖。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动手,你、你们等着。。。”

    不远处传来了军士整齐跑步的声音,地痞无赖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十名巡逻的军士很快跑步过来,领队的是一名小旗。

    茶楼二楼,朱慈烺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沈昌的脸上带着尴尬的神情,这样的情况他见多了,要说那些地痞无赖背后没有人支持,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在京城的时候,偶尔也会遇见这样的事情,如果地痞无赖背后支持之人是自己的兄弟,那也会睁一眼闭一眼。

    领头的小旗走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你们是哪里人,光天化日之下敢动手打人,没有王法了吗。。。”

    中年人显然习惯这一幕了,对着小旗面无表情开口了。

    “军爷,我是陕西米脂县人,刚刚是我动手,与其他人没有关系,这些人不准我们在这里杂耍唱戏,还要调戏女孩子,他们首先动手,我没有办法才还手。。。”

    小旗挥挥手制止了中年人继续开口。

    为首的地痞无赖瞪大眼睛开口了。

    “军爷,他、他是米脂县人,闯贼李自成也是米脂县人,他们一定是流寇。。。”

    中年人的脸色瞬间红了,看向地痞无赖。

    “我们不是流寇,我们只是杂耍和唱戏,你不要胡说。。。”

    小旗对着身后一名军士挥挥手,这名军士转身离开。

    “米脂县人,怎么到德州来了,闯贼在陕西作乱,你敢说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吧,你们都跟着我到巡捕房去,到了巡捕房什么都清楚了。。。”

    小旗还没有说完,白胡子老者开口了。

    “军爷,我们是卖艺之人,与流寇没有关系,明明是他们调戏人家姑娘,他们先动手,军爷却说我们有问题,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小旗的脸色瞬间变化了,看向老者的神情变得阴毒。

    “敢这样和我说话,我看你们就是反贼,来人,将所有人都捆起来,押解到巡捕房。。。”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小旗,怒目圆瞪,轻轻冷笑。

    “军爷,我刚刚说了,动手的是我,与他们发生争执的也是我,与其他人没有关系,军爷要抓就抓我吧。。。”

    中年人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让小旗身体颤抖了一下。

    “你、你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造反吗。。。”

    身后整齐脚步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小旗的气势一下子起来了。

    近二十名军士整齐的跑过来,为首的是一名总旗。

    “老三,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啊,怎么,有人敢对你动手吗,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人。。。”

    看见围过来的三十多名军士,中年人的脸色变得灰白,白胡子老人的脸色也白了。

    面对三十多名军士,动手就是找死,可如果被押解到巡捕房去了,可能生不如死。

    总旗走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老三,是不是这个人啊,妈的,吃了豹子胆,敢在这里撒野。。。”

    总旗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拳头就打在了中年人的肚子上面。

    中年人捂着肚子,痛苦的蹲下了。

    酒楼二楼,面无表情的朱慈烺看着沈昌开口了。

    “光天化日之下,官逼民反,这帮王八蛋,迟早葬送我大明江山。”

    沈昌低着头,不敢开口说话。

    “沈昌,你们锦衣卫也会这样做吗,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做过。”

    沈昌低着头,低声开口了。

    “没、没有做的这样过分。。。”

    沈昌还没有说完,朱慈烺已经站起身来了,大踏步朝着楼下而去。

    沈昌连忙跟上,同时对着不远处的锦衣卫军士做了一个动作,他知道,今天是不要想着善终了,太子殿下肯定会动手,也该那些军士和地痞无赖倒霉,偏偏遇见太子殿下了。

    刚刚沈昌得到消息,广平驿站与城内巡逻的军士全部都从南门离开,回到军营,这说明刘泽清麾下的军士全部撤离了,如此情况之下,太子殿下就算是在府城内闹出一些动静,问题也不是太大,或许太子殿下也是得知这个情报之后,才决定管一管发生在眼前的事情。

    “你、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官府办案,所有人回避。。。”

    总旗看见了走过来的朱慈烺,大声开口了,不过他的底气不是很足,这也难怪,朱慈烺的气质本来就不一般。

    朱慈烺冷冷的看了看小旗和诸多地痞无赖,一字一顿开口了。

    “刚刚我在茶楼喝茶,看见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几个地痞无赖寻衅滋事,你们不去处理地痞无赖,怎么为难卖艺之人。”

    总旗没有开口回答,小旗开口回答了。

    “胡说,他们是反贼,这些人都是陕西米脂县人,都是闯贼的同乡。。。”

    朱慈烺看向小旗的时候,神色变得阴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米脂县人就是反贼,对了,流寇的首领遍布陕西,那是不是说陕西人都是反贼,都该杀啊。”

    总旗对着小旗挥挥手。

    “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是陕西米脂县人,光天化日之下闹事,我要将他们带到衙门去问话,还请你不要插手官府办案。”

    朱慈烺轻轻哼了一声。

    “我刚才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是这几个地痞无赖寻衅滋事,你们不去惩戒闹事的地痞无赖,却为难卖艺之人,莫非你们是一伙的吗。”

    总旗看着朱慈烺,脸上出现怒气。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警告你马上离开,要不然我将你也带到官府询问。。。”

    “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总旗捂住脸蹲下了。

    沈昌站在了朱慈烺的前面,看着总旗冷冷开口。

    “敢在我家公子面前胡言乱语,你找死,我家公子的话你都敢反驳,你是不要命了。”

    小旗领着近三十名军士围过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杀气。

    在诸多军士的前后左右,有近五十人靠过来。

    朱慈烺不再理睬蹲在地上脸色煞白的总旗,以及面无血色的小旗,他走到了老者和中年人的面前。

    “今日的事情我全部都看见了,蛇鼠一窝,你们遭受委屈了,若不是我出现在这里,你们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麻烦,你们的杂耍很不错,他们的曲子也唱的很好。。。”

    朱慈烺还没有说完,沈昌就上前去了,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老者的手里。

    “这是我家公子赏给你们的。”

    朱慈烺点点头,对着老者和中年人开口了。

    “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置,你们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