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内忧外患

作者:豆腐炖鳕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当神捕这件事最新章节!

    顾小树初入江湖的时候,听说过一句话:老师、老大、老爹,这三个人要一样对待。

    顾小树加入青龙帮后,听过另外一句话:老大就是你爹,帮派就是你娘。

    虽然两句话说的内容不尽相同,但意思是一样的,对待老大要足够尊敬。

    所以宋甲等顾小树,无论等多久,都是天经地义。

    顾小树没有多做客气,示意宋甲去开门,而自己则等门开之后,大踏步进入其中。

    甘氏商行是个二层楼,一楼是大厅,二楼则是一个个的房间,单从布局上讲,有些“同福客栈”的即视感。

    一楼大厅正中间是个长条桌,桌两边坐着两女六男,这八个人背后都站着小弟,气氛很是凝重。

    “老大你可来了!”

    角落里有人说话,他声音带点哭腔,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顾小树循着声音去看,见到了早到的文铁袖。

    不过…

    他似乎是被欺负了,头发都有些散乱,衣服也明显被扯过。

    “文铁袖是帮主心腹,为什么黑蟒堂的人敢这么对付他?”

    顾小树心中思忖,是不是林伏虎抢先一步买通了黑蟒堂的各位老大,所以才导致文铁袖受辱。

    “文师爷你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叫黑蟒堂的兄弟们如此作践你?”

    顾小树知道此刻不能退缩,因而笑着上前将文铁袖扯起来。

    她比文铁袖要矮半头,但却有一股气场,似乎整个罩住了后者一样。

    随后,顾小树带着文铁袖来到桌子前,模样有些像家长带着被欺负的小朋友讨公道一样。

    “文师爷是我的挚爱心腹,你们刚才是谁欺负了他?”

    顾小树用“挚爱”、“心腹”两个词形容文铁袖,多少有些奇怪,但此时此刻没有人关注这件事。

    “他不讲规矩,来了这里竟然让咱交账本,我只不过是教训教训他,这位顾老大是想怎样?”

    为首的汉子说话带着刺,不好听,但也说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好一个文铁袖,在司徒乐那里呆的久了,以为所有人都会给他面子,居然想要早一步抢在顾小树之前拿到账本。

    就这种行为,不被打死算万幸。

    “第一,你要叫我堂主;第二,文师爷是我的人,他要账本,你就要给。”

    顾小树连对方是谁都没问,直接开怼。

    “顾老大好威风,您可能还不知道我黑蟒堂的来历,否则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汉子干脆站了起来,与顾小树针锋相对。

    “什么来历?你不妨给我介绍介绍。”

    顾小树托过一把椅子,毫无形象的坐下,好整以暇的准备听故事。

    “我黑蟒堂曾经是黑蟒帮,十年前在前代青龙帮帮主寇兴官的招揽下入的青龙帮,当时有过约定,我黑蟒堂不交账、不交人,一切跟以前保持一样。

    今日这货进来就耀武扬威的说自己是帮主心腹,让我们交出账本,你说他该打不该打?”

    汉子将黑蟒堂的状态一说,顾小树这才想起来这段被尘封的历史。

    黑蟒堂以前的确是个小帮派,还有自己的传承,名叫《黑蟒真气》,威力不凡。

    十年前的青龙帮帮主绰号“卯日神君”,据说他跟黑蟒堂的老堂主是好朋友,两人相交数十年。

    当时黑蟒堂惹到了一个恐怖的敌人,为了寻求庇护,老堂主才将帮派并入青龙帮里躲过了这一场杀劫。

    不过加入青龙帮后,黑蟒堂也一直比较独立,如今的几个老大,都是在黑蟒堂中选拔出来的,很少有其他人的势力混入其中。

    今日文铁袖上来就要账本,的确是找死。

    不过顾小树不能怂。

    “你说的很好,也的确是文师爷做的不对。但是……

    江湖不是讲理的地方,我今日要你给文铁袖赔礼道歉,你干不干?”

    “臭娘们,你敢让我赔礼道歉?我**你**!”

    汉子一听就怒了,他嘴里也不干净,怒骂顾小树,都是不可描述的话语。

    顾小树不怒反笑:“声音大解决不了问题,拳头大才行。”

    说完,顾小树猛的出手。

    她的拳法可以说毫无套路,就是纯粹的直拳。

    但太快了。

    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中拳,倒飞了出去。

    顾小树似乎被这一拳打开了疯狂的念头,只见她环顾四周:“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黑蟒堂堂主,哪个不服,站出来?”

    顾小树的声音很大,配合上真气的原因,竟然显出猛虎雄狮一般的气势。

    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动。

    “文铁袖、宋甲,你们两个人出去,我有话对几位老大说。”

    顾小树站立当场,如神似魔,被击倒的人还躺在地上起不来,这无形间也加大了她的威势。

    文铁袖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立刻就出门去了。

    宋甲明显想说什么,但最终一言不发的跟了出去。

    ……

    文铁袖可是被惊呆了,他从没想到顾小树居然是如此疯狂的人,一时间心里竟然生出惧怕的情绪,准备拿捏顾小树的心思熄灭了一半。

    “老宋,你怎么看这顾小树?”

    “高手,疯狂中带着冷静,不像是女人,像是山林中的野兽,专挑喉咙咬,一击毙命。”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我见过,在北莽的战场上,他们有个姓木的女将军,杀了咱们不知多少人,她就这个样子。”

    宋甲身体抖了抖,显然,往日的战争画面仍然令他恐惧。

    文铁袖听了宋甲的话,心里面对顾小树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那北莽的女将军很有名,据说是替父从军,最开始女扮男装,后来则恢复了女身。

    她的武功很高,算计也阴毒,据说当年她差点阴死现在的乾国三皇子,实在是难缠的对手。

    顾小树能够跟她类比,就很说明问题了。

    这时候,门内突然传来呼喊之声,听起来好像是动武了,不过奇怪的是,没有打砸单声音,有些奇怪。

    “打起来了?”

    “嗯。”

    “顾小树以一敌八,能赢吗?”

    “是七个,地上还躺着一个呢。”

    “我问能赢吗?”

    “必然能赢,只是…”

    “只是什么,别卖关子!”

    文铁袖十分不满宋甲的断句,推了他一把,奈何这一把没有撼动宋甲的身子分毫。

    “只是我不知道,顾小树要怎么降服这些人,毕竟她是空降的堂主,很难服众。”

    “我也担心,不过咱司徒帮主说了,顾小树绝对没问题。”

    文铁袖倒是从司徒乐那里得到了一些指点。

    “真的吗?”

    宋甲有些差异,他没有人给指点。

    就在两个人闲聊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不是被打开的,而是被“打”开的。

    一个瘦小的男子先是将门撞开,而后在地上轱辘出去老远。

    文铁袖被吓了一跳,心道打成这个样子,真是不死不休了。

    果然,那瘦小男子停住后,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要再往屋子里冲。

    文铁袖和宋甲对视一眼,立刻一个闪开,一个去阻拦。

    “让开!”

    瘦小男子冲着宋甲吼,宋甲则凛然不惧。

    这倒不是宋甲多么忠心维护顾小树,实在是打到了外面,若是不拦就是面子问题,将来会有人借题发挥的。

    “赶快让开!”

    瘦小男子眼睛都红了,好像要杀人。

    宋甲还是不让,反倒是躲开的文铁袖,跑的更远。

    “我**你**,赶快给我让开!”

    瘦小男子嘶吼着,愤怒着,张牙舞爪着,最终,他憋出一句:

    “你踏马耽误我给堂主磕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