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临阵

作者:巫妖王13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巫师:我能提取万物最新章节!

    暮色要塞,城墙下,莱克军阵。

    莱克军统领,甘纳伯爵穿梭在大军之间,正在做着战斗前最后的部署。

    “披上你们的衣甲、抓紧你们的长剑,跟在巫师大人的死灵军团后面往前冲,不许后退,谁后退我砍掉他的脑袋...”

    “...克罗亚已经死在了巫师大人的魔法之下,剩下的都是一些一无是处的废物、是等着你们去宰杀的家畜、是你们扬名立万的功勋!”

    “杀光希兰人,他们的田地是你们的,他们的财产是你们的,他们的女人、女儿都是你们的!”

    “杀光希兰人!”

    “杀光希兰人!”

    如雷的杀喊声响彻天际,莱克军的士气达到了顶峰。

    与此同时,暮色要塞城垛上。

    走上城垛,希斯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这是一套哥特式的连身甲,虽然是由皮革与金属缝制的轻甲,但穿在身上也是非常不舒服。

    不过没办法,这样的装束能让他看起来像一位合格的军事统帅——

    ‘在战场上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位合格的统领。’

    这是从克罗亚伯爵身上提取到的《战场指挥学》开篇的第一句话。

    穿梭在城垛之间,希斯做着最后的部署。

    “...你们两个站这里,看到有人挂梯子就把这瓶魔药倒在梯子上...”

    “...所有的箭矢箭头全部泡进桶里,箭头必须沾上魔药...”

    “...魔法卷轴放在地上,听到我的命令立刻撕开封蜡,剩下的交给魔法...”

    同样的食材不同的厨师能做出不同口味的佳肴,战场指挥也是如此。

    虽然希斯脑海里的指挥知识均是来自于克罗亚伯爵,但是他却并不准备按照克罗亚伯爵的方式来进行部署,而是结合魔法的优势把魔法最大化的运用到战场上。

    之前在迷雾集市购买的魔药、法术卷轴在此刻派上了用途。

    这些器具在之前的战役中希斯就曾想拿出来,不过却不知道怎么安排才妥当,他曾征询过克罗亚伯爵的意见,但是伯爵对于这些高端物品也是一时给不出个恰当的部署方式。

    战场不是儿戏,现在的十字剑、箭矢、投石机这些都是经过无数次战争的考验,指挥官已经十分熟悉它们的用法,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部署。

    而希斯给出的这些东西从前很少有巫师会把它们拿到战场来,都缺乏实战的考验。

    就好比方一个地球人拿着火焰喷射器与无人机去到古代战场,虽然大家都能看出这些东西很厉害,但是怎么能把它们恰当运用到战场上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想明白、弄清楚的。

    毕竟谁知道这火焰喷射器烧死敌人前会不会先烧死自己人?

    所以保守起见,伯爵谢绝了希斯的器具,它们也就一直摆在希斯的空间口袋当中蒙尘。

    但是现在希斯有了伯爵的军事技巧、战场理论,自身又对这些器具的用法用途相当了解,自然很轻易的就能将它们结合起来运用到战场中。

    “呜呜呜呜!~”冲锋的号角已然吹响,敌军已经开始向前推进。

    希斯回到阵前,视线一扫城垛上的士兵们。

    虽然他到现在的部署与安排都表现得十分专业,但士兵们惶恐的眼神与苍白的脸色还是充分说明了大家对这位新任指挥官的不信任。

    每个人都瑟瑟发抖,士气低落的不像话。

    希斯想了想,拿出一把十字剑交给就近的一名骑士:“华莱士,带上十字剑守住通道,谁敢后退一步就砍掉他的脑袋。”

    “等我回去之后,再把他全家变成老鼠喂给野猫!”

    一番危言耸听后,希斯接着取出一瓶魔药道:“如果你们英勇作战的话,这是巫师的魔药,效果等同于黄金之血,它的作用我想大家已经都清楚。”

    士兵们的恐惧稍稍消退了一些。

    希斯再拿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抓出来一把金币:“这袋子里装着的是金币,数之不尽!”

    士兵们的眼中闪过一份贪婪。

    希斯继续拿出一个小瓶子,拔出匕首在手掌心中割开一道口子而后倒上魔药。

    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希斯掌中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眨眼之间竟是已恢复如初。

    希斯大喊道:“不要害怕,我是一位巫师,哪怕你们被砍掉手脚,哪怕你们浑身是伤,我也能让你们完好如初,甚至还能变得更强壮!”

    “金币、权利、力量、女人,英勇作战,我许你们想要的一切!我是一位巫师!是神!”

    士兵们红起了眼睛。

    希斯声音如雷:“回答我,你们现在该干什么!”

    “杀!杀!杀!”

    冷冽的肃杀声响起,城墙上的士气有所回升。

    希斯见状心里稍稍一松。

    战场指挥学上说:临战指挥的核心要义就是要让士兵们相信自己能带领他们取得胜利,只有他们相信,才有可能赢。

    随即,他拔剑振臂高呼:“以巫师之名,杀光他们!”

    “以巫师之名,杀光他们!”

    “以巫师之名,杀光他们!”

    另外一边,阴影之塔,食堂。

    餐桌前,安德一边吃着土豆泥,一边用夸张的语气说道:“希斯那个疯子!他真的是疯了,竟然接受了征召,报名前往了战场,疯子!”

    杰西卡鄙夷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对参战很感兴趣的吗?”

    安德大声的道:“谁脑子有毛病才会对战争感兴趣,活着不好吗?”

    “我就算是再穷、再缺修炼资源也不可能跑去战场这种地方,拿自己的命去赌魔石,这也只有希斯这种疯子才做得出来。”

    桌边的几个学徒也是赞同道:

    “是啊,希斯实在太不理智了,为了魔石把命给搭上,这样做实在太不值了!”

    “他素来如此,为了魔石什么险不敢冒?连高级魔化兽都敢去招惹,魔法疯子这个名头不是白叫的。”

    “所以人家修炼的快不是没道理的。”

    “他不可能永远走运下去,只要一次失误他就死定了。”

    “一个低等学徒在战场上就是个炮灰,我们很有可能再也无法看到魔法疯子了。”

    正在这时,一个学徒从那边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那是他们同期的珍妮。

    珍妮快步跑到桌子前,局促的喘息着。

    杰西卡见状不由得道:“出什么事了吗?珍妮?”

    珍妮表情严肃的道:“韦...斯莱,韦斯莱死了!刚刚接到消息韦斯莱战死了!”

    众人大吃一惊:“什么?!”

    虽然大家都知道战争是个危险的地方,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同胞牺牲的消息传递回来。

    安德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口吻道:“看吧,我就说这是卖命钱吧?”

    韦斯莱与许多女巫‘关系’都非常不错,其中有一些还是安德十分喜欢的。

    这时,杰西卡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连忙道:“哎?韦斯莱不是跟希斯去的同一片战场吗?”

    众人一怔,神色各异。

    安德轻叹一声,同情的道:“估计那家伙现在已经躲在某个角落瑟瑟发抖,为自己做的这个愚蠢决定而感到后悔吧...”

    “真为他而难过...”

    出乎学徒们意料之外的是,此刻被他们谈论的希斯非但没有为自己参战的决定而后悔,反而十分庆幸自己做下的这个决策。

    硬要找一个形容词来描述他此刻的心情,那就是——

    刺激,实在太刺激了!

    站在城垛上,希斯高举着十字剑,意气风发的扯着嗓子大吼:“放箭!!”

    ...

    许多年后,当希斯已成为历史时,故地重游的他还特意买瓶酒溜到这处城垛上,一边喝酒一边听着城下吟游诗人谈论以他为主角的战争史诗...

    回忆这段有意思的峥嵘往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