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加密

作者:巫妖王13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巫师:我能提取万物最新章节!

    林中庄园,希斯实验室。

    长长的木桌子上,摆着一具年纪轻轻的断头尸体,身子在一边,脑袋在一边,正是纳维王国刚刚登上王位不久的国王,二王子伊修。

    看着桌面上的尸体,希斯也是唏嘘不已,想不到几天前才抬完他老子,这相隔没几天就抬他来了。

    是该说世事无常呢,还是该说王权事多?

    心里胡思乱想着,希斯将脑袋与尸体拼在一块儿,而后一手按在尸体肩膀上:“提取。”

    “滴,提取成功,获得【处女的撩拨技巧】。”

    “滴,提取成功,灵魂能量+3。”

    “滴,提取成功,获得【王者之心】。”

    晕死,又来?

    这个王者之心又是干嘛用的?

    前面的【处女的撩拨技巧】虽然同样莫名其妙,但是好歹确确实实的是有知识涌入脑海的,一些御女的房中秘术。

    但是后面这个【王者之心】希斯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从字面意义上来看,王者之气、王者之心,这应该是属于一种无形的气质、野心,是与天赋、元素亲和力一样的特殊物质。

    但是不管是天赋还是元素亲和力,在提取后希斯都能感受到实质性的变化呀,是切实感觉到自己修炼变得更轻松了、调用元素变得更容易了。

    然而这个王者什么的一连提取了两次希斯却是感受不到丝毫的身体变化。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心中疑惑着,希斯闭上眼睛沉淀进精神识海之中仔细观察起来。

    而这一看之下,还真让他看出点东西来了...

    在他的精神识海之中,漂浮着两团陌生的讯息团,正是所谓的【王者之气】与【王者之心】。

    里面看起来都是一些没用的知识点,教育人如何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一类的。

    但是经过希斯仔细观察后却发现,这只是表象上的,实际上在这些文字下面隐隐似乎还藏着什么,象形点比喻就如同一份加了密的文件一样。

    那下面的到底是什么呢?

    资料似乎还缺失了一部分,希斯琢磨了半天都没有什么线索,只能暂时把这先放在一边。

    把一团加了密的资料分割开来交到凡人手中,是谁做的这一切?是血源之初吗?那他们做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

    另外...

    王者之气、王者之心有了,那剩下的那部分又在哪里呢?

    希斯疑惑的想着...

    ...

    与此同时,卡莱鲁城,王宫。

    纳维王国的新君,大王子马克正斜躺在王座之上,领口扯开了两颗扣子,王冠歪歪斜斜的戴在脑袋上,上面的血迹已经擦拭干净,在跳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随行的将士、骑士们分坐在大殿的两侧,跟前的矮桌子上摆着烧熟的烤肉、香甜的美酒等精美食物。

    大家一起吃着美食喝着美酒,一边看着大殿中央的歌舞。

    小提琴与大提琴演奏的优美音乐在殿上回荡着,莺莺燕燕的舞女们合着着优美音乐翩翩起舞。

    窈窕的身段与优美的舞姿引得殿上的众位骑士们口哨连连。

    几个色鬼干脆放下手上的烤肉直冲进舞池中央与舞女们跳在一起,跳至兴头时甚至用那油腻的大手撕扯掉舞女们的衣裳。

    很难相信这毫无礼仪的粗鲁一幕会发生在一国之君的宾客之宴上,便是连三流贵族的宴会怕都没那么荒诞。

    然而本该主持伦理纲常的国王陛下此刻却只是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斥责对方的意思。

    纳维王国的大王子马克生性放荡不教礼数,因此在成年之后便被老国王安排去了遍布野人的北部荒原值守。

    本想让他改过自新意识到文明的意义,但没想那蛮荒之地的野蛮非但没有让他醒悟,反倒还让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赖,周边甚至还接交起了一群味道相同的人。

    大家一起每日一起吃肉一起喝酒一起玩女人,老早已经习以为常。

    “哒哒哒!”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

    王国大学士图尔斯走进大殿。

    殿上这荒淫一幕明显让大学士有些不悦,他走到前面,向着王座上的马克行了一礼:“陛下,恕我直言,您不应该这样。”

    马克若无其事的晒笑道:“图尔斯,那你是准备代替我那死鬼父王对我说教吗?”

    大学士图尔斯语重心长的道:“我们只是希望您能成为一位明君,给您的子民带来礼数与教化,巫师们也是如此希望的。”

    兄弟已经投降了还当众砍掉对方的脑袋、不等祭祀加冕就擅自将王冠戴上脑袋,这些都已经很不符合规矩。

    “礼数?教化?”马克嗤笑一声。

    他指了指脑袋上的王冠道:“我坐在这里,戴着这个,凭的是我手中的剑,凭的是我兄弟们的英勇,而不是你所谓的礼数与教化。”

    “讲那些玩意儿的一个已经埋到土里,一个刚刚被我砍掉了脑袋。”

    “至于巫师?难道你认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那些老不死的怪物们已经自顾不暇了,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他言语之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图尔斯竖起眉头:“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

    马克大手一挥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好了,我让你过来不是来听你说教的,告诉我罗伯逊那杂碎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竟敢出兵帮助他的弱智弟弟跟他争夺王位,到现在马克还一肚子火。

    图尔斯道:“黑山伯爵的儿子们都已经控制起来了,我们打算让第四个儿子贝恩继任伯爵之位,这个孩子已经发誓承认您是唯一的君王,会效忠于您...”

    “让他第四个儿子继任伯爵之位?”

    未等图尔斯说完,马克便打断道:“我从不记得我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

    图尔斯一愣,解释道:“贝恩是几个儿子当中性格最为羸弱的,自身实力也仅仅只是见习骑士,当然,如果您不满意的话黑山伯爵的第二个儿子...”

    马克再度打断道:“不不不!”

    “你没搞明白,这不是第几个儿子的问题。”

    “叛国者刚刚还在城墙上对我射箭,为了砍掉他的脑袋我死了六百个兄弟,我凭什么还要让他的儿子继承大片的封地?”

    图尔斯竖起眉头:“陛下,罗伯逊伯爵为君王而战,这是合乎规矩的,您不能剥夺他儿子的继承权,否则贵族们都会针对您的。”

    不管伊修用了什么样的卑鄙手段,但总归是合法登上的王位。

    马克一脸的匪夷所思:“造反还合乎规矩。”

    他装着脑袋向着殿前的众位骑士到:“听听这老家伙在说的什么狗屎?他是昨晚被女人操糊涂了吗?”

    殿上传来一团哄笑与奚落。

    马克让旁边的侍女倒了一杯酒,他端着酒杯离开王座走到了图尔斯面前。

    他一手指着图尔斯的面门道:“我告诉你什么是规矩,规矩就是谁的剑更利,谁的兄弟更多。”

    “我坐上这王座从来不是靠的什么狗屁规矩,靠的是我的兄弟,靠的是我的剑。”

    他喝下酒,继续道:“让我告诉你该做什么,把罗伯逊的儿子全部砍了,女儿和老婆送来给我和我的兄弟这里,然后是我的的士兵们。”

    图尔斯着急的道:“贵族们...”

    马克打断道:“去他妈的狗屎的贵族!去他妈狗屎的规矩!”

    “在这片土地上只有一个规矩,就是我马克的规矩,我马克就是这里最大的规矩!”

    他目中无人的道:“如果那些贵族乖乖听话,那就让他们安稳度日,谁要是不爽,要跟我说那些所谓的规矩,那我就砍掉他的脑袋,煮了他的全家!”

    “让他知道什么才是规...”

    刚刚说到这里,马克像是噎住了一下,喉咙传来一阵不舒服。

    他咳嗽了一声:“咳...让他知道什么才是规...”

    话音未落他的脸色却是突然一变。

    就像是喘不过气来,脸色一下子被憋成了深红色,面目之间密密麻麻的布上了一层紫红色的斑点。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陛下!”

    “啊!”

    “来人,快来人!陛下中毒了!”

    顷刻之间,大殿乱作一团。

    马克跌跌撞撞的倒在了地上,口鼻之中喷出大片的血水,他大睁着眼睛,喷着血沫的嘴巴仍然还在颤动着,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说得似乎是...

    “规...矩...”

    ...

    几天之后,林中庄园。

    希斯一脸诡异的看着躺在桌子上的年轻国王。

    他这边最近还在猜测这剩下的那部分资料会不会在这个大王子身上,哪知道还没等他考虑出个所以然来,这货就主动躺到了自己的实验桌上。

    难道真的是自己运气太好了?

    希斯不由得感叹的道:“难怪古人都讲究个运势,顺水行舟,这站在风口上哪怕是头猪真的都能起飞啊!”

    如此走运,既是他的运,同时也是他的势。

    生在这样的时代,战乱兵荒在所难免,今天死父亲明天死儿子在正常不过。

    心中感慨着,希斯一手按在了马克的左肩。

    “滴,提取成功,获得【重斩十字剑术】。”

    “滴,提取成功,灵魂能量+2。”

    “滴,提取成功,获得【王者之魂】。”

    就像是为了验证希斯之前的猜测,几道清脆的提示音在耳畔响起之后,原本缺失的资料也在这一刻得到了补完。

    而与此同时,希斯也顺利揭开了这资料下隐藏的面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