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喝酒误事!(求订阅)

作者:喜欢红烧带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最新章节!

    大当家气走了。

    沐长卿也挑选好了其他几名女弟子。

    嗯。

    用两个词概括,很白,很大。

    毕竟都当了大总管,总要给自己谋福祉吧?

    一旦飘雪宗成立,自己少不了要经常在那里面呆着,随行一群很白很大的女弟子,也养眼不是?

    说什么武力高低,飘雪宫就在头顶,沐长卿还真不认为敢有人闹事,再者来说,这些女弟子武力同样不俗,若是有不长眼的新入门的弟子,收拾他们足够了,而且自己不是还在么?

    有自己在,还能让这群娇滴滴的女弟子被人欺负了?

    人员搞定,接下来就是选址了。

    既然成立飘雪宗,而且也不是小打小闹,那么这个宗门的成立面积必然是不低的。

    好在天山脚下的落霞城面积足够,有飘雪宫这一面大旗在,再加上自己长安县候的身份,想来那落霞城的城主也是个懂事之人。

    就这样,第二天,飘雪宫在天山脚下落霞城内创立了世俗宗门飘雪宗,面向整个大燕招收弟子的消息不胫而走。

    东归之内。

    刘业平看着手中的宣传单页心中有些发麻,随即又被浓浓的惊喜所溢满。

    飘雪宫招收弟子了?

    岂不是说自己也有机会加入飘雪宫了?

    那也就是说可以见到她了?

    十年~

    自己的苦苦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虽然刘业平也知道这飘雪宗和飘雪宫仅差一字,但是还是有着根本的差别,哪怕飘雪宗占着飘雪宫附属宗门的名头,但是能否进入天山想来也知道不可能。

    不过哪怕是进了飘雪宗也算是与她同出一门了,也与她靠近了许多。

    随即刘业平又看着那单页上署名的飘雪宫大总管沐长卿三个字,心中泛起了嘀咕。

    这沐长卿莫非是不久之前把酒言欢的沐兄?

    不过沐兄不是男人么?怎么会成了飘雪宫的大总管?还是说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此事刘业平心中也没有多加深思,只是紧紧等待着飘雪宗正式大开宗门收徒的那一天。

    宣传单页自然是沐长卿的手段,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如今再用之也是顺手了许多。

    有了铺天盖地的单页宣传,再加上飘雪宫本就在大燕民众心中那根深蒂固的印象,一旦飘雪宗正式收徒,那动静必然是不小的。

    如今只需要等待落霞城中的飘雪宗宗门地址建立起来即可。

    画面回到飘雪宫。

    断情崖之上。

    大当家抱着胸一脸不善的看着正在倒腾着粮食的沐长卿。

    “这就是你说那制作高纯度美酒的材料?”

    “是啊,既然要制作高浓度的烈酒,自然少不了发酵,蒸馏之内的~”

    “这些上好的粮食自然是最佳的材料,而且此地本就温度极低,是天然的冰窖,对于储藏美酒可是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酵?蒸馏?

    听着这些陌生的词语,大当家表情有些疑惑,不过看他也不像是随口杜撰,心中已经信了大半。

    “那大概多久才能品尝到你说的那种纯度极高的美酒?”

    不知怎么的,自从沐长卿说出自己能酿造高浓度的烈酒之后,柳青感觉往常那不错的问仙醉都没了滋味。

    “如果不考究年份的话,只是想要喝到高浓度的烈酒,只需要等这第一批粮食发酵之后再蒸馏完毕就行了,大约五天时间足够了。”

    五天?

    听了这话,大当家点了点头,五天,她还等得起。

    ——————

    落霞城中的飘雪宗如火如荼的建设当中。

    沐长卿也没有闲着,整日泡在断情崖之上摆弄着自己的烈酒。

    既然已经答应了大当家,拉她入伙,自然需要满足她的条件。

    而且酿酒一事也不全是为了大当家考虑。

    既然飘雪宗成立,必然也得有宗门自己的产业。

    毕竟整个日常宗门的开销可不是一笔小的数目,若不能自给自足,这飘雪宗也坚持不了多久。

    而这烈酒便是沐长卿准备交于飘雪宗的第一个产业。

    大燕北方天气极寒,而这种高纯度的烈酒自然有不错的市场。

    尤其北方人独爱美酒,这天寒地冷的,每日不喝上几两酒驱寒怎说得过去?

    只不过要苦了那些原本卖酒的商家了。

    不过酿酒归酿酒,沐长卿心中始终有一事不能释怀。

    也不知道小姨子那个火辣的小娘们去哪了?

    虽说取了宫门任务下山去了,说是几天便回,这已经三天过去了还没回来。

    雪姬不回来,沐长卿心里的那根刺始终有些不能取下。

    毕竟这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这几天一边酿酒沐长卿也是想了很多。

    既然事已酿成,此时再做那懊悔也没有意义,只等她回来好好商量一下。

    毕竟一直瞒着花姬沐长卿心里也过意不去。

    除非他准备一辈子不愿意承认与雪姬的关系,不然花姬总有一天也会知道。

    可沐长卿是这样的人么?当然不是。

    或许他在面对感情时有时候会优柔寡断,举棋不定。

    悠水便是其中很好的例子。

    可是如今已经都拿了小姨子最宝贵的东西,沐长卿还做不到视若无睹。

    与其长痛不如直接和花姬坦白此事,也好过以后被她自己发现蛛丝马迹,心中难过。

    不过这事自己目前一个人还搞定不了,只能等雪姬回来两人再谋划一下才是。

    就这样,几日的时间转瞬即逝。

    有了钞能力的加持,落霞城中的工匠没日没夜的建设着飘雪宗的宗门,几天之后飘雪宗已经初具规模,占地巨大,各种堂口,靶场,武厅一样不拉,宗门深红大门之前两个威武的石狮子显得气派非凡。。

    而这一切的主事之人自然由大当家一手操办。

    那沐长卿呢?

    自然在酿酒呢?

    有了这个借口,哪怕心中不喜,柳青也只能应了下来。

    谁让她迫不及待想尝到那高浓度美酒的滋味呢。

    随着宣传力度的加大,附近几个城市的百姓也都知道了飘雪宫要招收世俗弟子的消息。

    几日以来,落霞城的人流陡然变的拥挤不堪。

    而距离飘雪宗开门收徒这一天也是终于姗姗来迟。

    ——————

    飘雪宗坐落在落霞城之北,临靠天下脚下,前面是繁华的落霞城,背后则是白茫茫的雪域。

    此时飘雪宗的广场之上已经是人头颤动,喧哗声不绝于耳。

    有穿金戴银的富家公子小姐,有披麻戴笠的乡野村夫,也有不少的名流仕子穿插其中,正应了那句话,三教九流,尽揽一堂。

    “大总管在上,小人一介农夫,也想着加入飘雪宗~”

    此时一个农夫装扮的男子正一脸憨笑的对着坐在太师椅上的沐长卿说道,那农夫脸色涨红,也顾不得一旁那不时传来的哄笑声。

    “行,下去候着吧。”

    那农夫走了下去,立马又有一个身姿曼妙的妇人走出。

    “大总管,奴家来自霜叶城,奴家虽然不识几个大字,不过奴家精通房中之术……”

    话音刚落,人群不由响起一阵嘘声。

    沐长卿还未有表示,一旁护卫在一旁脸带面纱的飘雪宫女弟子已经眼神有些不善起来。

    “咳咳,行,你先下去吧。”

    头疼的揉揉眉心,沐长卿看向一旁闭目养神的柳青小声道。

    “大当家,这样挑选弟子,何时是个头啊?怕是天都黑了,也未必能够每个人都打听好来历信息。”

    本以为这招收弟子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结果却与沐长卿所想的有些偏差。

    这么多人一个个询问过来便是一项费时巨大的工程了,而且这个过程中沐长卿也无法准确分辨谁有那不轨之心啊。

    再者来说,如今飘雪宗各个堂口已经建立好,不过这投奔而来的人数却没有沐长卿意料的那么多。

    整个广场约莫也就五六百人,这还是第一天,不用想也知道,后面的几天必然人数越发减少。

    若是这样下去,别说一个月五千人了,怕是一半都有些难度。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过于得意了,落霞城多了很多人流不错,可是持观望态度的也同样不少。

    毕竟加入宗门也不是一件小事,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不说,便是这个宗门值不值得他们加入也另当别论了。

    飘雪宫是声名在外,不过更多的人看的是实在的东西,这些虚无缥缈的名头他们可不在乎。

    除去一些小部分专门为了飘雪宫女弟子而来的富家子弟名流仕子以外,更多的还是穷苦百姓,这些人才是沐长卿在意的主力。

    可是如今飘雪宗的福利体系还没彻底落实,如今倒也不好直接对外宣扬。

    对着一旁那叫慕思的女弟子招了招手,沐长卿无奈道。

    “让他们每人都填一份入宗申请表格吧,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了。”

    “是,总管。”

    入宗申请表就是简单的一份自我介绍的书面表达,也省的一个个面试如此麻烦。

    先做一个筛选,没有问题再进行复试。

    初时飘雪宫一众随行而来的女弟子还对这种新颖的方式有些好奇,现在来看,倒是大总管未雨绸缪了啊。

    毕竟这乱糟糟的场面也是把她们吓得够呛。

    入夜。

    飘雪宗大殿之内,慕思汇报着今日的战况。

    “回总管,今日填写表格共六百一十五人,其中认字的二百三十七人,余下的皆是师姐妹们帮忙完成。”

    “这六百一十五人里,年纪超过六旬的有四十七人,年龄低于十四的有六十一人。”

    点点头沐长卿表示知道了。

    飘雪宗毕竟不是开善堂,哪怕和宫主有赌约在前,沐长卿也不可能什么人都收,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那些老弱病残沐长卿基本也不会招收。

    不过等到飘雪宗的附属产业在落霞城以及相邻的城池落地,这些人若是想要某一个生计,沐长卿也不介意帮衬一二。

    就这样,飘雪宗第一天招收弟子就这样落幕,虽说不上圆满,倒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毕竟实质性的产业还没有落地,福利体系也没有健全,很多人还在观望也情有可原,而且距离与宫主约定的一个月期限还有一段时间,也不用太过着急。

    “行了?”

    斜了眼沐长卿,柳青站起身来。

    “嗯,走吧,回宫。”

    不知何时,天际又飘落了小雪,接着慢慢变大,等到沐长卿二人回到天山之时,整个天宇已经变成了雪的世界。

    知道大当家心里惦记着什么,沐长卿也没有迟疑,走到断情崖之上搭建的冰窖之中取出两坛已经发酵蒸馏好的高浓度烈酒返回柳青疯屋子。

    窗外白雪纷飞。

    屋内暖气倒是十足。

    柳青迫不及待的拔开一个封坛,顿时一股强烈的酒味扑鼻而来。

    “好酒。”

    哪怕还没有品尝,柳青的修眉已经被浓浓的欣喜所替代。

    她爱酒之人,常年与酒相伴,仅凭这个味道便已经可以知道这酒的度数必然不低。

    “没有骗你吧?”

    笑着给大当家沏了一杯酒,柳青也无丝毫扭捏,扬起白腻的颈项便一饮而下。

    酒泽顺着白皙的脖颈滴入领口之中,看的沐长卿是一阵眼热。

    说起来沐长卿前世也是爱酒之人,毕竟常年在商海浮沉没有一身酒量也说不过去,只不过来到这个世界很少再饮酒罢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个时代的美酒过于清淡了一些,饮来不够痛快。

    见大当家豪爽的直接对着坛子开吹,又想起近些日子的烦恼,沐长卿也不客气的抱起另一个酒坛舍命陪君子了。

    喝着喝着两人逐渐有些上头。

    哪怕柳青本身酒量不低,不过这可是正宗的高纯度粮食白酒,酒精度数不低,可不是她寻常时候喝的酒水可以相比。

    不多时,两坛酒已经见了低。

    大当家仍不尽心,摇摇晃晃的又去冰窖中取来两坛。

    两人也不废话,继续埋头狂饮。

    迷迷糊糊中,两人的身影已经越靠越近。

    看着近在咫尺娇艳无比,红霞遍布的俏脸,沐长卿下意识说道。

    “大当家你真美。”

    “哦。”

    平淡的哦了一声,柳青也没有其他表示,揽着沐长卿的脖子继续豪迈道。

    “再来!”

    “你还行不行了?”

    咣当,又是酒坛子碰撞的声音。

    屋外雪树摇曳,天地之间寂静无声。

    昏黄的烛火之下,屋内的两个人影越发重叠在了一起。

    ——————

    一抹青色从天际浮现,白昼升起。

    大雪在昨夜便已经停止。

    揉了揉昏胀的脑袋,沐长卿艰难的睁开眼睛。

    下一秒,整个人却入坠冰窖一般。

    入眼是凌乱不堪的屋子,空坛子以及衣服东倒西歪的扔了一地。

    屋子里还到处弥漫着浓郁的酒味。

    怀里是一副成熟诱人的玉躯睡的正香。

    从那玉躯之上遍布的清晰的吻痕可知,昨夜发生了怎样激烈的战斗。

    嗯?

    我特么干了什么?

    沐长卿的大脑顿时进入了宕机。

    就在这时,大当家哼吟一声也睁开了眼睛,看清屋内的景象时也失神了片刻。

    不过倒没有到沐长卿呆滞的程度。

    怔了半晌,柳青看了一眼一旁的沐长卿,随即正常的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随后想了想又走到床边将那染着红梅的床单揉成一团塞进怀里,这才走出门去。

    临了还不忘对着坐在床上发呆的沐长卿道了一句。

    “今天宗门还要复试,别忘了。”

    (给大当家投张月票不过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