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突变

作者:罗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开局觉醒强者鉴定术最新章节!

    封火一脸舒坦的躺了一个葛优躺,轻松的说道:“因为林凡不需要我们帮啊!他自己就能处理,毕竟这小子也是个老阴逼,智商那么高,估计心里早就在想着如何折磨对面那个小家伙了,更何况即使他被人算计成功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我是真想迫不及待看一下这小子吃瘪的表情。”

    那是,最近半个月,林凡经历的事情,是一些学员都根本不敢想的。

    甚至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层次。

    而林凡每一关都让人出乎意料,而且都赢了。

    最后一句话,封火是真心的,他早就想看看林凡吃瘪的模样,一直没机会。

    当然,封火感觉不太可能,林凡的手段,对面的鲍正豪肯定玩不过他。

    封全点了点头,这确实也是其中一点,林凡确实不需要他们帮,不管输赢都不应该帮。

    这些都是林凡的经验。

    封火这些年收集情报,这一点还是看的很透的。

    但当封全看到封火坐没坐相的模样,这小子,给点好脸色就灿烂,眼神立刻变了:“你小子皮又痒了?好好说话。”

    封火一接触到封全的眼神,立刻直挺挺的坐了起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咳咳咳~~刚刚只是一点而已,最关键的是,交流赛本来就是爷爷给他准备的一次经历,许多事情都是他需要经历的,林凡虽然智商高,而且思维活跃,擅长利用规则,但他毕竟年轻,很多东西都是他没经历过的。

    现在这件事虽然在预料之外,但对于林凡来说,也是有很大的好处,也很清晰地提醒他,不仅仅有外敌,还有人类这边并不是一块铁板,你对他人善良,别人可不一定对你善良。”

    “嗯。”

    封全应了一声,同时感叹了一声,道:“我反而希望他能吃一些瘪,这对他反而有好处。”

    封火双眼闪了闪,“爷爷,您的意思是,过刚易折?”

    “嗯,太过顺利也不好,人总是会有些骄傲的,随着成功越来越多,经历的场面越来越大,就以为可以掌控一切。但等失败来临的时候,才知道一切只不过是浮光掠影。”封全感叹道。

    封全见过太多比他强,比他天赋好的天才、天骄、妖孽,可现在看去,还有几人?

    世事无常,有的时候吃过一些亏反而是好事。

    封火却突然开口道:“这我有些不认同。”

    封火很少反驳自己的爷爷,或者说,几乎没有。

    最近封全开始对他有些不同了,他也感觉到了。按照以前来说,现在这种场面,他只能站着,只有封全能坐着,但现在封全也给他准备了一个沙发。

    这就是改变!

    而与此同时,封全也发出一个信号,你要有自己的声音。

    而现在封火也正如封全所想,在慢慢露出自己的锋芒。

    藏剑数十年,也该出鞘了!

    “哦?”

    封全饶有兴趣的看向他,简短地吐槽两字,“说说!”

    以前封火敢这样,肯定会被封全揍。

    封火一脸认真的说道:“最近我和段川那小子联系上了,知道了不少关于林凡这小子的事情,这小子就是个怪物,我也是才知道,实际上林凡没受段川多少帮助,段川和林凡的关系实际上总的来说,就像朋友一样,甚至可以说:知己!

    好吧,用知己来形容有点过分了,段川这种妖孽,即使他陨落了,他也是有骄傲的,很少去接触人,但他偏偏就和林凡成为了朋友,而且是在林凡觉醒之前就是如此,那时候的林凡可还没有展露天赋,就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孤儿。

    段川和我说,实际上他也感觉不可思议,但当他面对林凡的时候,就是想和他说说往事,不自觉的,还好段川还是有些顾忌的,只是说了一下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但这已经很不正常,尤其现在段川回想了一下,他感觉林凡当时就是在有意地套他的话。

    而且多次段川醉酒了,实际上是假装的,这小子还贼兮兮的在问,虽然只是年轻人的好奇心,但这小子的圆滑程度可不是最近才养成的,而是从小就是如此。”

    封全满头问号,没好气的说道:“你说这些和我刚刚说的有毛线关系?不过你小子竟然和段川那小子联系上了,这几个月让那小子准备好回来,我给他重新塑脉。”

    “别急啊!我会通知段川的,而且这就说到了。”

    封火摆了摆手,也没在意,老爷子以前实际上一直看好段川,只是让段川沉淀一下,太跳了,所以封全这么一说倒是也不意外,继续说道:“这让我也无比惊讶,我们两聊了聊,最后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林凡想做的每件事,好像都成功了,嗯,只要他付出行动的。”

    封全也愣住了!

    甚至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每件事?”封全有些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啊!”

    封火说道:“所以我就让段川举了很多的例子,比如林凡和当地政府去年申请到了房子,爷爷,你知道的,林凡一个孤儿基本上没任何可能申请到的,我还专门查了这个政策,有这政策确实有,但实际上十多年前实行不到半年就被毙了,成为一个摆设的空头政策。

    林凡到现在还一直以为是段川帮他争取的,实际上段川就是去帮他递交了个申请,说了个话,当时他就是个普通的老师,说话有个屁的作用,可偏偏这时候不久申请就下来了,通过了!以前段川一直以为有人认出了他,偷偷帮忙的,最近他和当地城主偶尔聊起这个事,还专门查询了一下,当时有个屁的人认识当时的段川。

    当然,我也知道这很玄乎,但我总感觉林凡这个人,老天都可能在帮他。”

    封全想说些什么,可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看过林凡的资料,知道林凡有一间15平米的小房子,申请下来的。

    资料上是不会写出很多细节的,他也不关心这种徒有其表的政策,但封火去专门查询了,而且验证了,那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封火看着场中擂台上的林凡,低声说道:“而且我觉得,他能一直赢下去。”

    没有其他的,就是这种感觉。

    而且他有种感觉,那就是,不是能让林凡一直赢下去!而是要让林凡一直赢下去!一直赢下去!

    了解林凡越多,他这种感觉越强烈,他也不知为何。

    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封全看着这样的孙子,如此的封火,他从来没见过,宛若陷入了魔障当中,那简直就像一些人一直追求着某种东西、渴望着某种东西,而一直得不到的那种感觉。

    虽然只有一丝,却让封全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放心吧,爷爷,我没陷入魔障。”

    封火好像知道封全心中所想,突然抬起头,直视着封全,坦然的说道:“就如您一样,您自愿成为了林凡的护道人,您不正是看到了希望?他那可怕的成长速度,几乎一天一个样,毫无懈怠,对知识的渴求,对强大实力的渴望,而我现在也开始有点相信他能拯救人类了,或许这个时代就是在等着他的回归。”

    封全一时间无言,话到嗓子眼却又说不出来。

    他从自己的孙子眼中看到了一丝火苗在缓缓升起,那是他在封火身上从来没看见过的色彩,那抹色彩名为——希望!

    ......

    “喂!林凡,你承认不承认?!!!”

    “林凡,这是真的吗?”

    “人家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赶紧就承认了吧。”

    一群看热闹嫌事小的家伙,起哄着,反正他们不嫌事大,热闹越大,他们看的越过瘾。

    吃瓜群众的快乐!

    甚至很多人,就想着看林凡动怒,失态,因为林凡永远好像很平静,一副掌控全局的感觉,这让很多人在心中恶意揣测着,恶意地想着。

    桂诗兰也在人群中!

    她双目闪烁着,当林凡出现的时候,她就连忙闪进了人群,她现在并不想和林凡碰面,远远看着林凡,她心中杂念纵生:林凡这一次会度过难关吗?

    这个鲍正豪可不是简单的角色,更何况,这一次林凡是防守的一方,而不是进攻的一方,林凡也是舆论的反面,而不是正面,林凡这一次更不是弱者形象。

    所以,林凡会怎么处理这种事情?

    没有一个人去帮助林凡!

    或者说,没有一个人能帮助林凡!

    孟高飞也在人群中,看着林凡,他思索着如果这个局是针对自己,自己该怎么破?

    很难!

    因为鲍正豪这个人很阴,根本没正面和林凡交锋,这是最恶心的。

    那林凡该怎么办?

    郭振、房妍、韩妙彤他们都担心地看着林凡,他们这一刻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忙都帮不上。

    他们太弱了!

    弱的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林凡站在擂台上,对于众人诡异的目光,还有怀疑的眼光,还有人发出质疑的声音,完全没搭理,看到急躁的郭振他们,甚至对他们摆了摆手,表示不要担心。

    林凡的脸上笑容更加灿烂,整个人显得无比阳光帅气,毫不掩饰地大声说道:“鲍正豪学长,赶紧上来吧!你故意散播编造我的谣言,这种小伎俩瞒不住我的。”

    笑容也无比灿烂的鲍正豪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咯噔,瞳孔急缩,笑容从脸上立刻消失,一瞬间,背后都感觉隐隐发凉,这是典型背后耍阴招子被人当面曝光的生理反应,说白了,也就是林凡不讲武德,不按照常理出牌。

    不可能!不可能!

    林凡不可能知道的!

    他才来学府多久,怎么可能有这么灵通的消息?

    这是鲍正豪没想通的一点。

    所以这肯定是在炸他!

    他才不会承认的。

    鲍正豪猜到这一点,脸上笑容又浮现起来。

    但这时,林凡却一副完全都在掌控之中,继续悠哉悠哉地说道:“龅牙兔,建元出现的那天,我就开始注意到你了!不得不说,身为新闻社的社长,接触到的人太多了,需要查询消息可比想象的快的多得多,老生中,导师中,你猜猜我还查询到了你什么黑历史?”

    几乎刹那,鲍正豪脸上笑容才刚刚浮现,瞬间凝固,拳头不自觉地紧握在了一起。

    龅牙兔,这是他小时候的外号!

    小时候的鲍正豪是个龅牙,很突出,所以经常被欺负,也被起了龅牙兔这个外号,但他高中就整牙了。

    可林凡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了。

    怎么可能?

    九天学府没人知道这个外号的!

    这一瞬间,鲍正豪的额头上出现细密的汗水,他的坚固如铜墙铁壁的阵脚如同玻璃一般,被林凡几句话给戳出了道道裂纹。

    也就在这一刻,他才刚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啥。

    他一直认为他在暗处,林凡不可能那么早注意到他,可他现在才想起,为什么林凡一来就点名他,明明他没有任何暴露的,甚至今天,都是他和林凡第一次真正面对面见面。

    范建元不仅叛变了,而且当时就暴露了他。

    这也就让林凡有时间查询他!

    所以,林凡并不是虚张声势。

    而确实,他的黑历史,只有一些老生和导师知道。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竟然忽略了林凡新闻社社长的身份。

    因为林凡一直没去新闻社,他就那么认为林凡不想管理新闻社,实际上他想的也没错,但他没想到林凡会利用新闻社查询起了情报消息。

    这毕竟是九天学府十大社团之一!拥有的权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多!而新闻社最不缺的就是消息!

    看着脸色完全大变的鲍正豪,众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因为体育馆2号馆这边负责远程摄像的,不仅把林凡投屏到大屏幕上,还把鲍正豪也投屏到大屏幕上。

    有些微表情,可能人眼很难观察,但一旦你的脸被投放到大屏幕上,你的瞳孔骤缩,你的眼角和嘴角抽搐,你的眼神变化,鼻子微微耸起,眉头一皱眉,一切都毫无遁形。

    人掌控面部表情,这是可以练出来的,但一些细节表情,你想要完全控制,很难很难。

    所以!

    观众席一片惊呼,他们座位上还有一个个小屏幕,那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鲍正豪难道真的是林凡说的那种人?”

    “林凡的负面消息是他故意宣传的?艹!这种人好恶心啊!”

    “你们怎么确定的?”

    “你他么眼睛瞎啊!那么大屏幕,脸变色,眼神变化,明明就是被说中了,如果不是他,难道他不应该很坦然吗?回去多看点书,学点知识,行不行?”

    “噢噢噢,不好意思,我刚刚正看着现场,没想到体育馆这么贴心,还帮我们把两人表情都给放大屏幕上了。

    “妈的,我最讨厌鲍正豪这种人,这种人最令人他么恶心的,背后捅人的老阴逼,比任何人都令人反胃。”

    “淦!我刚刚还认为这家伙是好人啊!想吐!”

    现场一片哗然。

    鲍正豪也是脸色难看,因为他从这些声音中听到了很多关于自己的是名字。

    “你们看,大屏幕上面!”擂台附近的人,有人发出惊呼声。

    擂台周围众人,都抬起头看去。

    而当鲍正豪抬头的瞬间,他终于明白事情出在哪里了,体育馆竟然把他的脸也放到了大屏幕上。

    “艹!”

    这一瞬间,鲍正豪感觉自己蛋都碎了。

    这尼玛,这体育馆尽干的不是人事啊!

    他再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微表情啊!

    “鲍正豪学长,上来吧!”林凡的笑容依然那么灿烂,声音依然那么平缓,不急不慢。

    鲍正豪这一刻,牙都咬碎了!

    刚刚还是在他戏耍林凡,而现在两者已经反过来了,身边的人一脸戏谑和不屑地看着他,看向他的目光完全和刚刚不同,就连自己的捧哏都缩回去了,一声不吭,他们又不是傻子。

    所以他现在没得选择。

    一步步走上前,鲍正豪完全没想到这一步。

    为何会到这一步?

    他心中有些不甘心,一股愤怒从心中升腾而起,他很不爽。

    咚!

    拔地而起,直接跳上台。

    “林凡,你为何要招惹我?”鲍正豪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他的眼神却和往常完全不一样,往常温和的眼神,此时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怕,恍若噬人的野兽的眼神,声音冰冷至极,“我会让你知道,你这辈子最不该......”

    话音还未结束!

    擂台保护罩升腾起的一瞬间。

    林凡背后的剑已经拔出:“弱者臣服术!”

    在林凡眼中,鲍正豪这种角色真的不配当强者,那就当弱者吧!

    而且,他真的没时间和对方打嘴炮,这种时候打嘴炮死得快啊!

    鲍正豪的身形被一股无形却无法挣扎的力量直接拖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噗通一声,跪在了林凡的面前。

    收剑!

    起身!

    抬脚!

    然后呯的一声,一脚踹在鲍正豪的脸上。

    咔擦~

    眼镜直接崩碎,整个脸如遭重锤,直接变形,巨大的力量让鲍正豪整个人膝盖直接离地腾飞,鼻子和口中鲜血喷出,一颗白色的牙齿赫然在其中。

    而这时,林凡一手拿着剑,一手挖着耳屎,疑惑的叫道:“啥玩意?你想说啥?我没太听得见!”

    “啊~~~林凡,你个混账东西!”

    鲍正豪心中气炸了,他从来没受到过如此屈辱,这种屈辱让他整个人理智都失去了,熊熊火焰顿时间从手中冒出,组成一个长长的形状,“火龙......”

    但下一刻!

    他话叫的招式都没结束。

    “弱者臣服术!”

    林凡的剑又劈下来了。

    而还在空中倒飞的鲍正豪再次消失,噗通一声,再次跪在了林凡面前。

    收剑!

    起身!

    抬脚!

    踢出!

    还是同样的位置,甚至连刚刚在鲍正豪脸上留下的脚印都一模一样。

    手中的招式还没完成就散掉了!

    而且又一颗牙齿被踢掉了!

    “啥玩意?鲍正豪学长,你能不能大声点?”此时的林凡显得很欠揍,让人忍不住上去踹两脚。

    但擂台之上,观众席之上,这一刻,却显得尤为的安静。

    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台上的这一幕!

    鲍正豪可不是弱者,地榜第三,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妖孽,就是那些卡在四品关卡好多年的老生都不会挑战地榜前三!

    地榜前三,代表着这一代的天之骄子。

    那是货真价实的实力,实打实的,不是你靠着岁月磨炼经验就能弥补的。

    有些东西,注定不能弥补。

    而现在让大家不敢挑战的人,此时正被林凡一脚接着一脚踹在脸上。

    一面倒的碾压!

    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这一幕,着实的惊呆了所有人。

    尤其刚刚很多人还挑衅林凡,还以为自己能战胜林凡,认为林凡没什么好让人害怕的。

    不过是一个刚入府半个月的新生,也就赢得了人榜第一而已!

    怕什么?

    这可是比地榜还要厉害的交流赛选拔。

    然而现在现实,惊呆了他们!

    林凡还是那个林凡,碾压一切的林凡,让人绝望甚至都无法反抗的存在。

    门口,源源不断地进来新的观众,这些都是刚赶过来的,一看见擂台上,大屏幕上,正放着林凡狂踩鲍正豪的一幕,一个个都是瞪大双眼,眼睛眨都不眨。

    一来,就看到如此劲爆的一幕。

    猪八也刚赶过来,林凡昨天就没来,他今天也就懒得来了,他就是想和林凡交交手,而当他到来的时候,看见林凡一脚一脚地踹在鲍正豪的脸上,此时鲍正豪整张脸已经惨不忍睹,就是他妈来也认不出来了,而且一口牙,都已经快掉光了。

    也不知道林凡是不是故意的,每一脚,鲍正豪必然掉一颗牙!

    至于猪八为什么认出来这人是鲍正豪,因为大屏幕上写着,林凡VS鲍正豪。

    猪八看着这一幕,嘴角狂抽。

    毕竟他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林凡是真狠啊!

    他都感觉脸疼!

    鲍正豪可一点都不弱,但现在却一面倒被压,原本很有自信战胜林凡的猪八,沉默了,他现在感觉自己战胜林凡的几率几乎为零。

    不是他谦虚,而是事实说明了一切。

    “哼哼哼哼~~(八哥,我有些害怕。)”金猪有点不安地叫道。

    猪八:“......”

    猪八用手拍着金猪的脖子处,安抚着它,让金猪慢慢都安静下来了。

    连金猪都在害怕!

    而就在这时。

    擂台上,突变!

    再次被一脚踹飞的鲍正豪,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在林凡收剑的一瞬间,双手合十跪地的鲍正豪,双手猛地张开,一条有模糊龙的形状的火焰瞬间生成。

    “给我去死!!!”

    这一瞬间,几乎已经看不见双眼的鲍正豪在疯狂咧嘴在大笑,鲜血从口中疯狂流出,颗颗牙齿脱落,但他还是在笑,在狂笑。

    他早就等待着这一个机会,一击必杀的机会。

    这么近的距离,他的大招绝对不会落空。

    元素型天赋技,近战击中的伤害是最强的,尤其他还是火系元素型天赋技,连钢铁都能融化,更何况林凡。

    “哈哈哈哈哈~~~”

    鲍正豪肆意地大笑着,他依然跪在地上,双眼已经看的不太清楚,肿胀和血液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努力第正打着双眼,他要看着林凡死去。

    这一幕!

    也让擂台下的众人,还有观众席的观众给惊呆了。

    这时候,竟然还有反转?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窒息了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