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几瞬之间

作者:春风醉人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穿越后我有了影后系统最新章节!

    因为这些日子发生的事,陛下对江南读书人有些偏见,夏郎君的低态度大大讨好了陛下。

    因对立体画的痴迷,陛下做主让徐郎君、夏郎君搬到距离他更近的船上去。

    这跟徐郎君和夏郎君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最想的还是住在陛下所在船上。

    万家主得知徐郎君和夏郎君得到了陛下的赏识,知道这两人就快行动了。未免被牵连,万家主匆忙找到毓都,提出要尽快出发挖水晶。

    “还有两天就达到裕和西岸了。”就算在这里下船,万家主等人也得经过裕和西岸。

    “我们想先下去准备一些东西,裕和西岸那边卖的东西虽多,但万某要用的东西,那里不一定能买到。”

    毓都打量万家主一眼:“你什么时候不归我管。”

    谢新语带人负责给徐郎君和夏郎君搬家,这两人行礼很少,但徐郎君是从朔州而来,带有十几个随从,再加上这是在船上行动就更不方便。

    谢新语倚在栏杆上,和身旁人低声道:“我堂堂三品女官,还得负责给个商户挪窝,陛下可……”

    “小姐,您小声点,传到陛下耳朵里他又会说您们对他不满了。”

    “陛下既然是明君,那就真得找个时间说说。”

    将东西都收到船上后,王和令出来相送。

    王和令一直跟夏郎君很亲近,之后跟徐郎君关系好,也只是看在夏郎君和秦王的面子上。

    但经过宴会一事,王和令认为夏郎君如此清贵的人,被徐郎君的铜臭味给污染了。

    王和令拉着夏郎君在一旁告诫:“虽然我不了解立体画的情况,但我知道立体画肯定是出自你之手。我知道你对名利不在意,但徐郎君毕竟是个商户,你将陛下给的赏赐分他一半,他心中肯定会有谋划。”

    “郡主多虑了,这副立体画的创意就是徐郎君想出来的。”现在夏郎君自个跟陛下都有了联系,不再像之前那样讨好王和令。

    “他一个长在文化贫瘠的之地商人之子,怎可能有这样的能力,你实在不必替他说话。”

    “我说的都是真话。他们已经等久了,我先上船了。”夏郎君不耐烦到,王和令这女人还真是麻烦,他们都准备以死完成任务了,实在没有敷衍王和令的必要。

    “终于肯走了。”谢新语翻个白眼,就让侍卫划船。

    徐郎君走到谢新语跟前,恭敬的问道:“请问谢女史,我们现在所住的大船,距离陛下有多远?”

    “间隔八个船,除了大臣们,你们就是距离陛下最近的人。”八个船对他们来说还是太远了,依然只能去到陛下身边,然后下手。

    “我和徐郎君对立体画又有了一些研究,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陛下?”

    “我会将此话转交陛下,陛下对立体画兴趣正浓,也许你们今晚就能见着他。”

    “多谢谢女史。”

    *

    陛下已经许久未被其他东西激起过兴趣,好不容易有了一样感兴趣的东西,肯定想时时与人探讨。

    就在这种情况下徐郎君两人跟陛下越来越熟悉,从一开始相距两米,终于到了陛下身边。

    因为徐郎君和万家主这个穿越者关系好,谢新语对徐郎君两人也充满了戒心,藏在袖中的手戴上了指虎钩。

    也许徐郎君和夏郎君只是想得到陛下的注意,但谢新语惧怕来自穿越前的东西。

    穿越者的优势在于,知道的比土著更多,从而比旁人更容易建功立业。若是还出现其他的穿越者,一定会将对方当做威胁。

    徐郎君今日拿过来的立体画,是很基础的几何图形,都是为了给陛下讲解,所以特意制作的。

    陛下看得极其认真,甚至还用手指描了起来。

    徐郎君趁着陛下不备,画轴中抽出一把刀。

    几瞬之间,陛下经历了从震惊到逃跑,然后被夏郎君拉回,谢新语陈寺人拼命护主,最后还是被一刀插进了脾脏。

    几瞬之间也不过是一秒钟,就算几步之外就有武艺高强的侍卫把守。但之前就连一直盯着徐郎君的谢新语都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只看见他手中有了刀,用了不到一秒就从下方斜插进陛下身体。这个速度太快,侍卫因为有桌案遮挡视线,也不能贸然出手。

    谢新语和陈寺人、刘寺人虽在慌忙之中阻拦了徐郎君、夏郎君。刘寺人还伸手夺刀,手心被割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谢新语用指虎钩勾了夏郎君的动脉……

    但陛下受了重伤,谢新语几人就算拼了命救陛下,也怕被怪罪,就在这几瞬里,谢新语三人都让自个身负重伤,最后闭了眼。

    谢新语顺着夏郎君的手肘的力道,将头砸在了桌角,头上有了鼓包,一只眼睛充了血。

    虽可能有后遗症,但看见自己再次睁开眼,还是在华美的船舱,伤口被精心包扎起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梅梅,梅梅。”见船舱内没有人,谢新语起身呼喊到。

    谢新语走出船舱外面是两个侍卫守着,见谢新语醒了,就派人去报告上将军。

    上将军派了毓都来询问谢新语,谢新语心下轻松了许多。

    “陛下怎么样了?”

    毓都轻声说道:“还活着,但也就这一两天了。殿下被软禁、陛下说不出话,所以别担心,没有人会迁怒你。”

    毓都说了谢新语现在最关心的事,谢新语也能安心躺下:“现在队伍是什么情况?”

    “上将军下令靠岸,然后将徐郎君和所有读书人都关押在一块,他们是活不了了。还有跟徐郎君夏郎君关系好的益阳郡主和秦王都被看守在自己的船舱里。”

    “益阳郡主和秦王没闹起来?”谢新语问到。

    “他们和徐夏两人关系极好,两人又是他们带上船的,他们只想快些摆脱嫌疑。”

    “刘寺人和陈寺人怎么样了?”

    “刘寺人的右手废了,陈寺人死了。”

    “死了?!这不可能。”陈寺人明明怕陛下死了,他却毫发无损会被怪罪,所以自己往后倒的。

    “但他确实是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