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反目

作者:春风醉人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穿越后我有了影后系统最新章节!

    “毓统领啊,其实陛下驾崩后就宣布死讯,对你们家族才是最有利的。你的父亲可是陛下留在京师坐镇的几位大臣之一,在陛下驾崩新皇继位这期间对你们毓家来说,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啊……”

    毓都面无表情,想说着什么,最后还是瞥了这人一眼什么都没说。

    “毓统领,请上船。”

    毓都上了左骁卫的大船,就见谢新语在桅杆处等候。

    “谢女史什么时候来的?”

    侍卫回道:“来了有一阵子,刚才有几个兄弟得罪了谢女史,谢女史发怒还挺吓人的,伍长及时过来圆场,但看谢女史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消气。”

    “为何会得罪谢女史?”毓都说到。

    “就是说了几句谢女史不爱听的话,谢女史挥手就是一巴掌,打的人是言镌,言镌就跟谢女史吵了起来,若不是伍长及时赶到,言镌就对谢女史动手了。”

    “言镌就是那个豫章县主之子吧!来混个日子还要挑事,不堪重用。”毓都和侍耳语几句。

    侍卫顿时幸灾乐祸:“我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的确有皇族血脉,但论起家世谁又输给他了。”

    “别废话,赶紧去。”

    “是。”

    毓都和侍卫说话的期间,谢新语发现毓都回来,她又不是矫情的人,自个都走到他跟前去了。

    “你和他说什么了?他那般开心。”

    “他说言镌想对你动手,我让他去教教言镌规矩。”

    “是该教了,我可是三品女官,他一个九品的侍卫还敢对我指手画脚。看他那没用的样,若他娘不是县主,他连左骁卫第一轮选拔都进不了!”

    毓都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言镌不受规矩的地方多,平日都给他攒着呢!河中的鱼都饿坏了,今日就给他全算了。”

    谢新语直视着毓都眼睛:“你想知道他说我什么吗?”

    “说你什么?”

    “他说是你将我从陛下遇刺的现场抱回船舱的,他说他知道你我的关系。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和我说过此话,他们说你对我的态度比对他们更好一些。以后有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对我冷漠些吧!”谢新语一直都知道毓都是个非常不错的靠山,但两人实际上没关系,就传出这种传闻对她是种伤害。

    毓都点点头,他知道他对谢新语是特别的,但他觉得没必要掩饰:“闲得。”

    “这话的确是闲的。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你知道杜公会选择什么时候公布陛下圣旨吗?”

    “公布圣旨应该会在陛下死讯确定那一刻,但只会有小部分人知道。因为杜公不想让陛下的死讯提前传回去。”

    “那会让我们内侍省的人知道吗?”谢新语问到。

    “他没资格将消息隐瞒下来。”

    虽然在表决中赞同隐瞒陛下死讯的人多,但毓都还是会想办法将消息以前传回去。

    “可他若是一定让人瞒着,我们也奈何不了他。”

    “倒时我会将消息告诉你。”

    “多谢毓郎君。”

    现在的南巡队伍,比陛下死之前的防备更森严,一般人也不敢在外走动,生怕和陛下的遇刺扯上关系。

    在各个船上行走的人,来去也都会遭到盘问,就算是有正当理由在船队间穿梭,也会被施以白眼。

    谢新语为了知晓第一手消息,也不管脑袋的伤情,以照顾陛下为由,守在陛下的船舱外。

    原本陛下受伤是众人的表现机会,可陛下活不了的消息在船队中流传,众人都不会冒着被怀疑的风险做无用功。

    是以陛下的船舱第一次这般庄严,除了侍卫和太医就只有的的少少三十人在旁伺候。

    郑大监、刘寺人负责照顾陛下,虽然两人心思在其他地方,但对陛下的照顾挑不出一点刺来。

    “郑大监,你去休息,让我来吧!”

    郑大监是牟足了劲,想用陛下的伤情在新帝处得个嘉奖,绝不可能把表现得机会给谢新语。

    刘寺人拍拍谢新语,两人去到一旁,低声说着小话。

    “郑大监是连给陛下擦洗身体都不会假手于人,你就别跟她抢工了,小心她得不到封赏你。”

    “是啊!每个新帝继位都会封赏一大帮人,郑大监这就盘算上了。就算是封赏也该封赏我们才对,我们为了保护陛下可还死了一个人。”

    刘寺人在宫内多年是个人精了,他一直怀疑陈寺人之所以会死,是谢新语做了。

    毕竟他们三人若只是受到一点皮肉伤,却让陛下不治身亡,等回到京师定会有人向他们发难,到时候指责他们未将陛下保护好都是最轻的。如今有一人死了,情况可就不同。

    “刘寺人,你看我作甚?难道我说的不对?”谢新语凑到刘寺人耳边:“陛下的伤情的确很严重,但如果没有我们,陛下现在就已经断气了。这一切只能怪姓徐的动作太快,不然我们拼死都会救陛下的,我们难道不应该得到封赏。”

    “该!该!”刚才是我走神了,还请谢女史见谅。刘寺人从谢新语脸上看不出什么痕迹,但依旧不相信陈寺人就这样没了。

    当时陈寺人是随着夏郎君推搡的动作倒下的,但夏郎君推搡陈寺人时,脖子已经被谢新语所割,夏郎君那一推根本没有丝毫力道,陈寺人绝不可能因自己一个假倒,就命丧黄泉。

    “刘寺人你有些奇怪,大家坐同一条船的,同生共死。”

    “第一次听见谢女史如此冰冷的声音,我会像谢女史一样重视这件事。”

    谢新语面露狡黠的神情:“刘寺人不用逼着自己重视,反正我是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的。”

    这话停在刘寺人耳中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谢新语说的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也许是在暗示他不要多事,否则谢新语会将除掉陈寺人一样,除掉他。

    昨日的朋友,在外部的危机下,今日就成为了相互防备的敌人们,甚至是甩锅的替死鬼。

    “我才刚娶美娇娘舍不得死,谢女史你放心,我不会去做找死的事,但若有人将注意打到我头上,别怪我不念旧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