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儿媳

作者:碎叶凝人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荷心露最新章节!

    “醒了?”

    “嗯。”程涵汐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当反应过来这声音是,当街把自己掳上马车的君澈发出的,立即下床一拳就往君澈身上砸去,并且不断叫骂:“禽兽!畜生..”

    君澈本就修有内力,那些拳头打在他身上还真没什么感觉。比起被揍,让更他惊愕的是这程涵汐的性格,怎么如此...

    这是一个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样子?虽然以前阳陵侯是个一品军侯,但姜朝将军的女儿也不少,他记忆里可没一个这样的啊。

    君澈再次回想了当时的情景,原身把程涵汐掳进马车后就把她打晕了,全程他们只有一句交流,那就是原身说的一句“小美人,和爷一起回府。”好吧,这的确看不出性格竟如此与众不同。

    程涵汐打的手都有点酸了,不禁纳闷,为什么这无赖还没有发怒杀了自己?既然自杀不了,这种方法应该行了吧。

    又不禁在心中自嘲,想不到她程涵汐连死都要自己去争取,多么可笑,只可惜她程家的仇报不了了,想到父亲他们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回京城时,阳陵侯府的树倒猢狲散,泪水不禁涌入眼眶。

    君澈正等她打完消一口气,结果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双臂顿时无处安放,怎么哭起来了?他没安慰过女生啊!怎么安慰?在线等,急!

    “丑小子,你怎么把我儿媳妇弄哭了!”一个面容姣好,身穿天蓝色华服的妇人跑了过来,夺过抽噎的程涵汐,顺便一手推开君澈,“你给我滚远点。”

    这一顿操作直叫君澈恍惚,他这是失宠了?他可是家中独子啊!而且,他刚才算漏了一个,他母妃楚婉莹的性格不就是与众不同,出类拔萃吗?压的燕王硬是到现在二十多年了还抬不起头来,依君澈估计,这个趋势应该会持续到他俩最后吧。

    燕王妃扶着程涵汐坐到床上,安慰道:“好孩子,别哭了,有什么委屈都和我说说,我给你出气!”

    程涵汐以为这辈子的眼泪已经在几年前流尽了,结果听到这久违的的慈爱声,这十年来挤压的各种心酸立即涌上心头,伏在燕王妃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楚婉莹瞪了一眼那个还在懵逼中的傻儿子,示意他出去。

    君澈看到自己母妃的眼神,秒懂她的意思,递了一个感激的点头后,转身出去。同时,心中纳闷,这就是母子感应吗?

    半个时辰后,燕王妃轻声推开门,走到院中正坐在石凳上张望着的君澈面前,一把揪住君澈的耳朵,“你跟我过来!”

    君澈再次傻眼了,他在这王府的地位真是一日降千里啊!这不是在记忆中只有燕王才有的福利吗?怎么今天用到他身上了,搞得他很想皮几句“你是不是知道,我不是你儿子了?”不过,他不敢。因为楚婉莹眼中的怒火和心疼不是装的。

    君澈就这样一直被燕王妃拉到了书房,府中的婢女小斯看见这一幕,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这不是王妃对王爷才会做的事吗?怎么今天轮到世子爷了?

    不过都是在心中纳闷,没有交头接耳。至于原因,因为他们都是燕王府训练出来的,其中第一条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至于晚上,那才是他们的八卦时间!

    燕王妃看向君澈:“这事儿,你做的太鲁莽了。我刚刚和涵汐谈了一下,你说你怎么可以给她留下这么差的印象!”

    “是,是,母妃教训的是,我一定尽力挽回。”

    “不是尽力,是一定。昨天,我给你算了一下你的姻缘,方丈大师告诉我近日便有儿媳,我还高兴了好一会儿,忙准备第二天就回府。结果,你给我的信里说的是什么!当街强抢女子!”

    楚婉莹说的有些口干了,不顾还愣着的父子两人,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去,赶快把我儿媳妇哄到手。婚事我和你父王给你操办,你这个不用上心。现在,你的任务只有一个,我要在明天看到我的儿媳妇。”

    君澈忙应道:“是,母亲放心,我一定,我这就给你哄儿媳妇去。”好吧,现在他可以肯定,他的地位在这王府中只能排倒数第二了。

    燕王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傻”儿子,以及乐开花的妻子,不确定道:“婉莹,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燕婉妃瞪了他一眼,“当然是真的,你不知道当时我听到不久后就有儿媳是多么高兴。都怪你们,把儿子的名声搞得这么臭,害得我给他观看了三年的闺阁小姐,结果无一例外,全是各种拒绝推脱。我看这程家小姐就很不错。”

    燕王犹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可她是阳陵侯之女,当年的事可不小。”

    “阳陵侯之女又怎么不好了?当年的事不就那几个人搞得鬼,以我燕王府的的力量难道还护不住她一个孤女,我还不信了,他会来到我燕王府斩草除根!”燕王妃转着杯中的茶,反问到。

    “是,是,王妃说的对。我燕王府十万燕家军还护不住一个儿媳吗?那王妃,宣平伯府还需要你去一趟,宣平伯已经派了几波人来要说法了。还请你去给这个逆子擦擦皮古。”

    “你不说,我还忘了,儿媳的东西是该拿回来。”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燕王看着自家王妃离去的背影,他怎么觉得她好像把自己的意思理解错了。

    操心的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的逆子正徘徊在碧落院门前,抓耳挠腮呢。

    “爷,我觉得你还是直接进去为好。”秦游抱剑说到。

    “你说的容易,你有恋爱经验吗?走一边去,让我好好想想。”啊,为什么老燕王两人不传授给君澈情史啊!现在老燕王知道他孙子有多难吗!

    “是,属下告退。”秦游在转身离去之际,一脚踢向君澈。啰嗦!他得赶紧向王爷领赏去。他可是从他师傅那儿听说,当年王爷洞房花烛时也是这般在门口徘徊,结果最后还不是他师傅一脚踢进去的!

    那事之后,师傅可是在王府侍卫中的一号人物,如今,这一号是不是可以让给他坐坐了?这千年老二真有点憋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