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因果报应

作者:雨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的太师大人最新章节!

    这几天,柳志平一家过的极为凄惨。

    凝霜也没闲着,一直在寻找一个人,她母亲的救命恩人。

    听说当时火势很大,村里离得近的人家纷纷出来帮忙灭火,但每一个人敢冲进火场救人。

    火一直灭不下来,村里人只得一边一桶一桶洒水,一边心里干着急。结果最后还是个会些功夫的陌生人冲进火场救了人。

    而且听说那人功夫奇高,冲进火场救了人只是坏了衣服,并未受伤,救了人后竟连名字也没留下就匆匆离开了。

    “做好事儿不留名儿?”

    凝霜纳了闷儿了,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陌生人,淮山这样偏僻的地方,一个外乡人来干嘛?

    难不成是单纯的为了救个人?咋可能啊!

    陆唯欣摇摇头,她也不清楚啊。

    黎川这些天天天背着笔墨纸砚跟在凝霜身边,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问道:“那人会不会是来找谁的?”

    陆唯欣依旧摇头说道:“不知,那人见衣服坏了好些地方,便匆匆离去了。”

    “那人长什么样子?”凝霜问道。

    “是个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看衣着打扮,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陆唯欣道。

    “有钱人家的公子来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做什么?”

    “兴许真是来找谁的吧……”

    ……

    柳志平家的门破了个脑袋大的窟窿,白云村的村民因为他被收了不少的过路费,大家心里都是满满的怒火。

    一个身形健壮的汉子一脚就将那门踹开了。

    柳志平三人逃无可逃,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那汉子将柳志平一把揪了出来,柳陈氏想要阻拦,被那汉子一脚踢开。

    “柳志平,大伙儿都被你连累,你居然跟老鼠一样躲在家里,呸!真不是个东西!”

    那汉子是个猎户,时常都要去镇上卖猎物,这些天他被收了三十余文钱,现在看着柳志平就生气。

    “就是,这钱你必须得还给我们,这可都是咱们大伙儿的血汗钱,凭啥咱们大伙儿要给你收拾烂摊子!”

    “还钱!”

    “快点还钱!”

    叫骂声此起彼伏,柳志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看着那些村民大吼道:“老子没钱!你们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没钱赔给你们!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

    “哎唷!”

    他刚刚话落,不知从哪儿飞来了一块儿石头,精准无误的砸在了柳志平脑袋上。

    柳志平的脑袋瞬间被砸了个包,惨叫一声。

    凝霜从人群中走到了柳志平面前,手中还把玩着两颗漂亮的鹅卵石。

    她一脚踹在了柳志平的胸口上,柳志平的身体一下子向后摔了去。

    “小贱蹄子!”柳志平恶狠狠的骂了一声,身体却很诚实的往墙角靠了靠。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当然得满足你了。”凝霜看着他冷冷道。

    一转眼,自家屋子被烧毁已经过了十天了。

    每天杨大华都会给自己一百余文钱,十天过去了,早已经给够了她损失的材料钱。

    可她远远不止损失了材料!

    十多天啊,她得少挣七八两银子!

    徐掌柜那边也快急死了,凝霜她们每天做出来的茶包大部分都被他们大掌柜送到了清水镇的其他茶叶铺子。

    原本每天两三千个本来就只能勉强够卖,现在好了,店里两三个伙计都来装茶包,从天不亮装到天黑也不够卖的!

    凝霜自己心里很着急,自己家的房子着了火后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所以火灾的第二天她就请了三个工人来重新修建。

    这一次她直接将以前的里屋和院子一同修成了平房。

    因为她打算将那房子改造成现代厂房的样子,这样也能多容纳两个人,也不怕风吹日晒刮风下雨的。

    房子修了一半,自然是不能住人的。

    她们母女二人一直寄宿在陆唯欣家,短期都还好,长此以往根本不是办法。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接不了茶包的活儿,因为陆唯欣家没有院子,也没有多余可以摆放材料的地方。

    黎川那个穷酸书生的家就更不用说了,就一个栅栏圈起来的小屋。

    她还有五个工人要养活呢!

    她思考了两天,见柳志平一家除了天天被人找麻烦外,没什么别的消息传来。

    柳志平那样的无赖一天不解决,肯定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种人无赖就算了,管家是。关键是心眼儿已经坏透了。对付这种人,得暂草除根!

    纠结了两天,她最终决定亲自过来看看。

    结果一过来就看见这一家人这样狼狈的样子。

    凝霜摸出五两银子丢在了柳志平面前。

    众人傻眼了!凝家丫头这是咋的了?

    只见凝霜淡淡开口道:“你烧了我的屋子还有我的材料,害得我十天都不能做茶包。我修房子花了十两银子,十来天,我少挣七八两银子。各种损失折合抵消下来,你这房子也就五两银子了。”

    “呸!五两银子你想买我的房子?休想!”柳陈氏一听凝霜的话,急眼了。

    没了房子他们住哪儿?现在他们的名声在淮山这一带已经臭的不能再臭了,再没了房子,他们就只能离开这里!

    她这是要把他们一家撵出去,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呢!

    这小贱蹄子的心眼儿也忒坏!

    柳志平看着那五两银子,很想伸手去拿,但忍住了。

    他心知肚明,没了房子,凭着他们现在的名声根本在这一带呆不下去。

    凝霜冷冷一笑,她知道,柳志平犹豫了。

    “如果你们不拿着这个钱把大家伙儿的钱还上,只怕你们就是想离开这里都不行了。别指望王富贵会管你们,如果他要管,早就在这里了。”凝霜把玩着手里的鹅卵石,看着柳志平淡淡的说道。

    “爹,你就把地契拿出来吧,再这样下去,咱们会被打死的。”

    柳强哭哭啼啼,这种天天只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的日子太可怕了,他不想再过了,他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当家的……”

    柳陈氏心疼儿子,虽然百般不愿,但也不再反对这个主意。

    这种如同过街老鼠般的生活,她也不想继续了。她活了几十岁,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好!我答应你!”柳志平收了银子,凝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