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平息

作者:中二的菌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黑夜眷者最新章节!

    钢典城。

    运输区的最东侧,素有‘大动脉’之称的格兰大街。

    一名名穿着制式服装,以红黑色为基底,宛如军队服役者的成员们,正在维护着街道上的秩序,他们是古老贵族的效忠者。

    在动乱被来自战争教会的红祭圣者,以碾压般的态势平息后,整个城邦重新安稳下来,原本陷入混乱的街道市区,开始被古老贵族的效忠者们接手。

    他们安排人手,组织着‘灾后重建’的工作。

    一支支效忠者宛如现代的消防队员,抢险救灾,散布在坍塌的城市废墟中,搜寻着幸运活下来的人,又或者是翻救出冰冷的尸体,一具具送往城外的焚烧场,集中处理火化。

    除非有认领的亲属,将尸体带走埋葬,否则,当灾变结束后的首要目标,就是防止瘟疫诞生,给幸存下来的人造成二次伤害。

    一名容貌平凡,但有着红酒眼眸的中年男子,正行走在废墟城区中。

    他的目光扫视四周,却没有找到一名狩猎信徒,顿时,他隐隐猜到原因。

    身为造成一切灾乱的狩猎教会,也是这场纷争的输家,自然要接受惩罚。

    所有参与行动的狩猎信徒,以及巡礼者的全体成员,恐怕已被祭雪教会和古老贵族看管于监狱中。当然,对外宣称是接受调查,而且为了保持稳定局势,不过分刺激狩猎教会,他们中的半数以上会被轻罪释放,只有负责带头的高层成员,会被判以重罚。

    不过,为了照顾狩猎教会的颜面,他们大概会被送回‘磐结树域’的源树城,狩猎教会的圣堂位置,在那里进行内部审判.........其它教会或者古老贵族的人,没有资格审判他们。

    这就是北方寒土的现状,摇摇欲坠又努力维持着的和平局面...........苏尔曼心中叹息,然后,他蓦然停下了脚步,静静望向前方。

    视线前方,一座坍塌的孤儿院,呈现于他的视野中。

    原本有上下两层的楼屋,但上层彻底坍塌,被覆盖有墨绿色的枝蔓。

    下层也塌毁了一半,只剩下半个大厅撑着建筑残骸,荒芜破败,宛如古代遗迹。

    在铁栅栏前,原本职守的中年保安已经不见,但铁门前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具具蒙着白布的身体事物,他们比成年人要小得多,最矮的个头,只有苏尔曼的腰部位置。

    于白色蒙布前,有一名拥有圆润脸蛋的可爱少女,她穿着工装服,脸上沾染有尘埃,不复原来的干净整洁,似乎经历了一场惊险奔波,身上透着疲倦与哀伤。

    安妮........苏尔曼心中一动,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一具个头上明显比其他身体,更高了一大截的尸体,从轮廓上来看,似乎是一名青年,让苏尔曼觉得隐隐熟悉。

    这.......这是蒸汽小队的成员?苏尔曼猜到了受害者的身份,下一秒,他看到安妮察觉动静,转身望向了自己,有些泛红的眼眸透着疑惑:“先.......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苏尔曼微微一怔,下一刻,他已经想到了理由:“我......我是受了朋友的委托,前来领养一位小男孩,呵呵,他说那位小男孩很聪明,作为我的继子,肯定能处理好庞大财富。”

    “朋友?他,他是不是一个容貌特别好看的人?”安妮脸色微喜,脸上的哀愁都淡去几分。

    安妮小姐,在严肃场合上你应该保持穆然,不要露出开心的样子.........苏尔曼内心吐槽着,努力紧绷着脸皮,装作客观又平静的口吻道:“是的。”

    说完这一句话,苏尔曼只觉得脸上发烧,心中的羞耻感,隐隐有爆炸增长的趋势。

    “很抱歉,你的期望无法实现了........”安妮望向旁边摆满白布的地上,苏尔曼顺着她的目光,理解了对方意思,一时间,他的心头有些沉重,但不等细想,就听到安妮的询问:

    “先生,您作为苏尔曼的朋友,知晓他的情况吗?”

    “苏尔曼很安全,不过,有鉴于钢典城的混乱局势,他已经离开城邦,前往另一个文明地区。”

    “确实,他作为赏金猎人........不会总留在一个地方,就是突然了一点,明明还没跟我打过招呼........啊!我的意思是作为朋友,他应该来见见我的。”安妮微微失落,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什么似的,求助式望着对面的中年绅士:“他,他委托你来领养的时候,有,有没有提到........”

    “他让我顺路看望一下,那位富有爱心,又长相可爱的安妮小姐,嗯,请问你是安妮吗?我,我觉得你跟他的描述挺相似........”苏尔曼毫无破绽的,撒着谎言,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怀中的某个书籍,隐隐颤抖了一下,仿佛提醒着它的存在。

    这......这是被我的表演逗笑了?苏尔曼表情变得僵硬,同时,他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贴身观众’,正目睹着他的精彩表演。

    “啊!他......他说得太夸张了。”安妮脸色微醺,有些羞涩的低头,紧接着,略带迷茫的声音从脑袋下,轻轻传入苏尔曼的耳畔:“对了,既然你和苏尔曼是朋友,那,那我能冒昧问一下,你的看法吗?对于这场灾难的看法,我,我是说如果——”

    “这场灾难是人为引起的,但作为凶手的那个势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戒。”

    “相反,他们将过错推到了另一个对象身上,宣传是可恶的隐秘组织所为,而.......而我知晓真相,却无法对此作出改变,我,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

    苏尔曼听着她的话,心中把握到了真相——

    安妮作为蒸汽小队的调查员,拥有蒸汽教会的消息渠道,嗯,他们在消息方面向来灵通。

    看来是她得到新消息,在狩猎教会放弃计划后,祭雪教会和古老贵族平息了事态,但为了不引来更大纷争,让钢典城沦为两大教会的导火索,于是,他们将这场灾难的原因推到了........祈生会的头上?嘶,这......这祈生会又又又背锅了?苏尔曼只觉得牙酸,有些想笑出来,但又不宜场合。

    与此同时,他也体会到了安妮的感受,明白对方的迷茫情绪。

    毕竟,蒸汽教会掌管下的移动城堡,一位位蒸汽信徒接受教育,基本上与世隔绝,他们的人生观在外界遇上这种事情,会有难以想象的冲击力。

    “如果你无法改变,那就是能力上的不足。”苏尔曼回忆着上辈子,自己成绩考不好的时候,中学老师是如何忽悠他的说法,照本宣科,一样颁给了工装少女:

    “你仔细想想,如果自身不是中下层的调查员,而是执事级成员,甚至是圣者。”

    “你拥有巨大到其它人无法忽视的能量,那个时候,你的想法就能改变他们,让结果按照着你的意愿来实现.........说到底,只要你足够强大,自然能改变一切。”

    只要你考得够好,连老师都会照顾你.........苏尔曼默默腹诽着,教育迷茫少女嘛?这题他会的!只要灌输一大堆励志鸡汤,让对方有个长远目标,一直努力下去........等到她真的强大了,眼下的这点人生迷茫,早就被她抛在脑后,哪里还会想的起来?

    这都是套路!

    作为应试教育的受害者,苏尔曼面对着迷茫少女,脸上露出了人生导师般的笑容。

    “我.......我明白了!谢谢你,先生!”

    安妮像是打了鸡血,深深朝他鞠了一躬,然后,她正准备离开孤儿院,又想起了重要事情,语气微微发颤道:“对.......对了,如果你与苏尔曼还有联系的话,下......下次记得帮我问......问好!”

    回应着她的,则是苏尔曼转身离去的同时,微微摆手的背影。

    ................

    南希大街第73号,联排住宅。

    苏尔曼站在相对完整的,并未受到太大波及的住宅前,表情微微恍惚,似乎眼前的熟悉场景,勾勒起了他关于金发少女的诸多回忆。

    不过,苏尔曼作为二阶巅峰的神秘侧职业,高额的神秘属性加成下,所带来的不俗感知,让他能察觉得到附近的草丛中,有一双双眼睛正监视着他。

    这是古老贵族安排的人手?也对,斯嘉茜非常重视朋友,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她肯定安排了人手来寻找自己的下落,前方作为‘阿瑟道尔’住宅,必然是他们的监控重点。

    苏尔曼没有上前开门,也没有与古老贵族的人接触。

    他不打算暴露身份,就这样离开挺好的........至于留在家中的事物,反正伊碧丝都不在了,去带着它们也没什么意义,人才是最重要的——尽快提升实力去找她,比睹物思情更有意义。

    “该离开了.......”

    苏尔曼整理礼帽,转身离开了南希大街。

    ....................

    泰尔河的运输船前,一名黑纱女子静静望着眼前的,全副武装的众人。

    “赛琳娜大人,请你不要尝试逃脱,跟我返回‘磐结树域’吧。”身上做着狩猎信徒打扮的,皮甲配有长筒靴,表情严肃的年轻女子,对着眼前曾经的‘上司’,语气严肃说道。

    “我明白的,你不用这么警惕。”赛琳娜望着他们,脸上不见愤怒,相反,曾经是巡礼者中的首席,也是‘黑蝶女士’的她,轻轻自嘲道:“第一道保险措施是詹金斯,斯图亚特家的潜逃后裔,可惜,他遭遇了意外而提前死亡,不够作为背负过错的对象.........”

    “第二道保险措施,就是钢典城的教区主祭,巡礼者中的首席........我,对么?”

    赛琳娜仿佛说着与自身无关的事情,下一刻,她在众人的警惕注视下,轻轻一笑,主动接过了禁锢力量的自然绳索,拷在手上,然后,她充满优雅的走向运输船,宛如去参加一场宴会。

    “走吧......希望审判席上的熟人们,能给我几分面子。”

    赛琳娜轻轻自语着,突然,她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视线一样,转头望去,扫视了岸上一圈,却没有看到印象中的熟悉人物,有些自嘲的收回目光,下一刻,她转身走入了运输船。

    与此同时,岸上,一名有着沧桑容貌,如红酒般眼瞳的中年绅士,静静望着她的背影消失于船上,下一刻,他整了整礼帽,转身走入了茫茫人群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