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作者:一语河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师傅才是幕后大佬最新章节!

    212

    公然挑唆他人斗殴,在大周朝应该定什么罪?而且被挑唆之人,本身就是公职人员。

    没想到老道士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随着他的声音落地,项剑南看到酒桌上的气氛竟然神奇般的出现好转。

    只是在呆愣片刻,李四和王大人等人似乎就冰释前嫌,两方人马同时坐下,脸色都跟着好转。

    也没有因为老道士的话再说什么,在李四端起酒杯之后,原本的剑拔弩张,瞬间成为昨日之事。

    “喝。”

    “诸位大人有请。”

    “李大人实在太客气了,来来来。”

    这是什么情况,师傅他应该也想不到会出现此事。

    画风急转忽然感觉自己不胜酒力,再次一饮而尽,项剑南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变得火热。

    扭头看向王一行见他已经快速融入,整个营帐之中,只有他像是局外人。

    人心难测,这王大人等人,倒是不中老道士的套。

    “大人,外面有一名书生求见。”

    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众人彼此和谐,场面温馨的犹如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再次聚首,项剑南这时候听到帐外有人高声报道,声音穿过人群进入自己耳中,书生两个字,令他跟着想要起身。

    青蛟?想来是自己想错了。

    “书生?朝廷派来的?”

    劝说声全部停止,手中的动作还没来得及收,项剑南看到李四疑惑回头。

    在听到帐外的人回答不知时,王大人已经先他一步想要出去看看。

    岂料有人比他还快上一步,身影动的迅速与王大人擦肩而过,在他刚走出两步之时,项剑南看到师傅他老人已经掀开帘布走了出去。

    急匆匆的背影令所有人都意识到什么,等到跟出去,就看到老道士正在和一名年轻人进行交谈。

    一袭青衣,书生打扮。

    真的是他!

    目光不似李四等人,对青蛟的书生模样永世不能忘,项剑南很快听到他和老道士的对话。

    二人并不顾及身后有人靠近,你一言我一语,听着没有插话的机会:

    “道士你还不回去?再晚一点,那伽蓝寺的和尚估计会拆光你的道观。”

    “老道我心中有数,若不是因为你,何至于走出这么远。”

    “那镇海珠扰的我心神不宁,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

    “此次伽蓝寺拿出了十二颗镇海珠,我这东海,短期内不会太平。”

    “他们也要有那个本事!”

    ......

    一直到白面书生将目光投向自己,在旁边只能挑熟悉的听,围观的所有人里,只有项剑南还撑的住。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平安观要出事,此次水患,和伽蓝寺的镇海珠有关,李四等一行人此时明显是要开口,无奈那青蛟只是看了他们几眼,随即就继续开口说道:

    “我可不是在怕,道士你自己多想想。”

    说罢,只等着高于安的反应。

    “徒儿,我们走。”

    因青蛟的最后一句话似乎终于下定决心,回头对两名弟子说道,项剑南看到高于安迟疑了。

    之后看向李四向他嘱咐,要将王一行暂时托付在大本营。

    “我这徒儿目前不能够回观,老道就先走一步,还请李大人用马车将他送回。”

    听的李四有些不适,老道长头一回那么客气,任谁都能想到是出现了什么事。

    “老道士若是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是因为伽蓝寺?”

    “我与那伽蓝寺的住持也算旧相识,一同回去的话,也能说得上话。”

    他们听到了事情与伽蓝寺有关,十二颗镇海珠,事情可不一般。

    当今的大周朝即使道门再示弱,也没有到能拆除他们道观的份,这白面书生,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此次事情不便牵扯到太多人,一行啊,这可是师傅第一次真正吩咐你。”

    说话间嘴边胡须纷飞,谢绝李四等人的建议,高于安出口对王一行说道。

    这个几名弟子对他的安排不满意,越是这样,眼下越不能让他回去。

    在看到王一行任命似的低下了头,当即笑吟吟的叫上项剑南,一句话都满意再多说,一眨眼二人便从营地内消失。

    看的李四等人一阵慌神,见来报信的白面书生没走,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

    “老道长,你可回来了!”

    被高于安拉着使用神行之法,转眼间回到平安镇,刚刚落地,项剑南就看到镇上的男女老少全都在平安观前围着。

    师徒二人忽然的出现虽然令他们吃了一惊,可是与观内的情况相比,这种事情眼下没时间议论。

    多日未回,平安观此时从里到外吵成一团,裴达发的声音响彻天地,听着就像是要杀人。

    “有一群和尚在里面乱翻乱找,陈老爷子被气的抬回了家去。”

    “这哪里是什么出家人!”

    与众人一起往平安观里走,一路上听着众人告状的声音,项剑南没料到伽蓝寺的和尚会如此大胆。

    大周朝到底是有政权存在的,这伽蓝寺,胆敢当着众人的面拆道观!

    心中复杂刚踏过门槛,便看到裴达发正带着一群人在院中怒斥着,看起来没有受什么伤,十几个和尚正在香堂里不断进进出出。

    没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两件东西,全是香堂里曾经存放的物件。

    高香,油灯,甚至还有幕布。

    看样子,是想将香堂里彻底清空。

    “老道长,这群和尚简直离谱至极。”

    直到高于安靠近后才转身,见平安观的主人回来,裴达发终于卸下心中的担子。

    刚才的他一直在愤怒的劲头上,在听到高于安回来时,忍不住开口骂了几句。

    这群和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等到他们发现,就看到平安观的大门大开着,还以为是老道长回来了,一进观,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不管怎么问都只是简单回答,真是将整个镇子搅得天翻地覆,他裴达发身为一镇镇长,在看到陈老爷子忽然晕倒,当场失了理智。

    一定是和尚们做得手脚,老爷子的身体可硬朗的很!

    “你们都先出去,道士我要与这群和尚好好谈谈,天黑之前,不要出门!”

    眼中笑着开口对众人说道,观内十几名和尚还在忙碌,高于安出声劝慰让众人先回去。

    在近乎强行清空观内以后,抬手示意项剑南关门。

    他们平安观里的东西可多,这伽蓝寺的和尚,肯定搬不完,此事需要从长计议,接下来要先从道门关上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