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 你又瘦了,沉鱼【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打死不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剑圣的星际万事屋最新章节!

    维多利亚对银月教授再次归顺帝国一事,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但还是想认识这个对帝国立下功勋的科学家。

    她想了解,为什么帝国会放走一个顶级科学家,为什么一个没有修为的女人身上会有上古禁制?

    起码要确定,这个女人不像八伬夫人那样危险,也不会与帝国为敌。

    以及,她想了解一下六皇子的最新实验动向。

    百年前,帝国收割者计划因冥毒扩散而被尘封,军部为了推责,销毁了收割者项目的核心实验室和相关数据,只将古神残骸一类的烫手的山芋丢给了宫廷,一路兜兜转转,最后到了六皇子菲利克手中。

    这是维多利亚出生前的事了。

    古神残骸也好,半神之躯也罢,早已经被军部认为是无用的东西了。

    但在数日之前,沉鱼突然申请访问位于几所科技大学的帝国实验室,似乎并未找到想看的东西。

    似乎是在翼海星发现了什么蹊跷。

    这件事引起了维多利亚的好奇。

    关于生物实验的事,她需要一名顶尖的专家。

    她并没有听从罗云少将的建议,派一名高手去湖畔星。

    因为没有意义,除非她能派一个比剑圣还厉害的高手。

    在剑圣面前,一名中将级别的高手和一名凡人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实际上,维多利亚并没有罗云少将想象中的那般高傲、不在意细节,而是认真的查阅了李遥的资料和情报。

    星际万事屋,嗯……

    军部曾捕捉到一头小幽冥,这头幽冥吞噬了某个行星上的一个小村庄,七八十人进了冥腹,男女老少都有。

    但很快,幽冥就被帝国抓了,军部立即用阵法将其冷冻、凝结起来。

    军部试图拯救这七八十个村民,但始终毫无办法,离奇的是,这些处于冷冻状态的村民,至今大多还活着,可一旦强行从冥腹分离,就迅速死亡。

    为此,维多利亚以私人名义出一亿星币,请李遥夫妇前来帝国帮忙。

    这种事情只能是私人名义,军部不可能花钱向平民求援。

    一来,显出军部无能。

    二来,如果花了钱还不成功,军部拍板求援的人肯定要担责。

    之所以只出一个亿……其实维多利亚公主的钱都拿去打扮了。

    不是打扮自己,而是打扮机甲。

    有些装扮,确实是为了升级机甲的气动力学结构。

    有些就离谱了,比如她给自己的机甲定制磁悬浮白羽翼,还要求出场有羽毛纷飞的特效。

    ……

    另一边,白夜航线。

    李遥用物流船的船载电话给银月通了电话,准备一天之后才回湖畔星。

    毕竟,大船小船快成舰队了,想跟开跃马船一样直接破碎虚空,太难。

    只能走白夜航线,以最快速度一节一节的曲速飞行,一天后就能回去。

    刚挂电话,李遥手机微微震起。

    打开一看。

    有一封新的委托邮件。

    署名是【维多利亚-希尔华思】。

    李遥反复看了好几眼,才确定这是维多利亚公主,而且还是私人委托。

    但委托内容,却和军部有关。

    去一头被冻结了的冥腹救人!

    李遥还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

    而且,维多利亚公主邀请的是李遥夫妇二人,且不要求一定救成功,去看看就好了,同时还要对委托的事保密。

    这就耐人寻味了……

    你说拉拢吧,这个价格好像有点太低了,完全不符合公主的身份。

    可她又指名要李遥夫妇一起去,而且成不成功都没问题。

    更离谱的是,这是一条秘密委托!

    假如银月教授成功解救村民,维多利亚公主连个邀功的机会都没有。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宫廷内斗复杂到了这种地步吗?

    李遥实在不想掺和,可涉及到几十条人命,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和银月商量一下,便再次打通了银月的电话。

    简要说了下事情的经过,李遥没带任何倾向的问:

    “这事你怎么看?”

    银月有些揪心。

    种种迹象表明,当年她参与的帝国收割者计划,直接或间接导致了幽冥的泛滥,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

    当年发誓不再为帝国效力的她,如今又不得不再次回到帝星。

    实际上,临行前一年的很多事情她都记不太清了,显然是被她某个好徒弟给屏蔽了记忆。

    “好久没回帝国了,回去看一看也好。”

    李遥早就预料到银月的选择。

    他本不想去招惹这个未来女帝,但没办法,老婆事大,去帝国旅游一趟就当度蜜月好了。

    “那等我回来一起去。”

    银月却有些急迫的说:

    “你不用回来了,我直接坐船去星际之门,我们在星门汇合。”

    李遥点头。

    “也好。”

    ……

    李遥接受委托后,维多利亚第一时间支付了一亿星币,并亲自启程去赫拉星域运回冷冻幽冥。

    罗云少将的阴谋有些过于明显,她不好意思拆穿,只好先避开李遥,由驻防兵工星的海斯曼大将代为接待。

    她托盘古军区的加涅上校帮忙,邀请银月和李遥二人前来帝星参观。

    再派一艘第八十九军的军舰去星际之门迎接,将银月二人转接帝星。

    虽然跨区调遣并不合理,但加涅上校出身贵族,与宫廷颇有些渊源,这点小事也很难推辞,只得应允下来。

    加涅上校本人并没有去请银月,而是派副官德莱中尉去了趟湖畔星。

    一艘白色特务舰停在酒馆竹林后的花园广场上。

    德莱中尉领着两名护卫下船。

    他身材瘦削,一头飘逸的金发看上去比艾尔德斯精神不少,但来这里也是战战兢兢的。

    盘古军区暗中调查过银月,确实身有禁制,寻常人不宜近身。

    因此,他头上还戴了一副热灵成像仪,生怕被银月伤了。

    发现李遥不在,德莱中尉更慌了。

    时间是上午,银月正要收拾行囊启程,没想到军部来人了,便和飞飞在别墅客厅接待了这位陌生的军人。

    “维多利亚公主邀请我和李遥去帝星做客?”

    她故作惊讶,并未提及维多利亚公主的秘密委托。

    “李遥先生还要多久回来?”

    “大概一天多。”

    银月并没有提及李遥的行踪细节。

    德莱中尉拿出一些关于幽冥吞噬村民的情报,并反复暗示这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

    银月不动声色,感觉事情可能没李遥想的那么简单。

    维多利亚公主明明已经发出了秘密委托,为什么还要派人提前来接,而且暗示立即启程呢?

    虽然潜意识觉得这个德莱中尉不太靠谱,但假如他说的是真的呢?

    “好吧,我先跟你走。”

    银月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上了德莱中尉的特务军船。

    在收拾随身物品的同时,暗中给李遥发了一封邮件。

    李遥看到邮件,隐约感觉已经一脚踏进了政治斗争的漩涡里……

    自从招惹了三百獸娘后,他就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没办法,就算是在科技时代,单兵强者依旧很吃香。

    他这一路其实也是浪过来的,爽过来的。

    后悔,是有点,但要是让他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做一名拯救三百獸娘的正义使者!

    李遥并不担心银月的安危,就算没有自己埋入银月体内的剑气种子,也有红衣女人的魂术禁制,宇宙中大概没几个人有本事害她。

    何况有李遥的剑种在,只要他肯花力气,三秒就能抵达银月身边。

    李遥按计划行事,开着物流船和宫廷护卫船,浩浩荡荡的飞向星际之门。

    这时!

    他突然接到了来自春蛙秋蝉的视频电话。

    视频转接到大屏幕上。

    俩女娃哭的稀里哗啦,难得把眼睛都哭肿了。

    “李遥你到底在干嘛!”

    “奶妈被坏人带走了!”

    李遥故作惊讶。

    “到底谁干的?”

    “是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派军舰带走了奶妈,街上好多人都看见了!”

    很快,李遥又收到了飞飞的紧急电话、艾尔德斯的紧急电话……

    他想了想,为了安抚众人情绪,同时卸掉物流船和护庭船队,他还是开船回了趟湖畔星。

    一天后。

    李遥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湖畔星。

    不明真相的游客和湖畔星群众,以为是皇帝驾到。

    物流船员和护庭队员就地放生了,就跟放蛇一样。

    船和货留下。

    物流船交给了艾尔德斯,让他请白夜的人过来验收。

    奢华的护廷船白夜不敢要,李遥先放在自己的小湖边,将来留着改装。

    李遥先将三百鱼人安排进了鱼人小镇,也来不及和鱼人岳父岳母相认,便让水心去鱼人小镇找父母,解释一切来龙去脉,等他回来再请二老吃酒席。

    澹台广和斗篷侍卫咬牙留下来。

    按照之前的承诺,他打电话给远在帝星的老婆孩子,说是准备搬家到湖畔星,以后要跟着外甥女婿发大财了。

    李遥看到澹台广的决心,勉强给他洗白了,说他委托自己去解救鱼人,计划马上重金投资湖畔星的开发事业。

    艾尔德斯兴奋的合不拢嘴,自己一个小小的白夜星主,管辖了帝国公主,还管辖了皇舅……

    春蛙秋蝉在星主府门前找到李遥,紧拽着他的两条大腿,哭天抢地道:

    “你老婆都没了,怎么还在这里管七管八的!”

    李遥故意道:

    “我有好多老婆,你们指哪个?”

    俩女娃气的咬住李遥的大腿,像啃玉米一样照死咬。

    力气还不小,难得渗透衣服,给李遥咬疼了。

    “安心吧,是维多利亚公主邀请银月教授去救人的,我们马上跟上,去帝国度蜜月。”

    俩女娃忽然松口,小脑袋一歪。

    “真的假的?”

    “真的……就算是假的,我也能让它成真的。”

    ……

    星际之门。

    银月一身黑服,戴着眼镜,拉着红色手提箱,前脚刚下了德莱中尉的特务船,转首上了前来迎接的第八十九军的一条虎式军船。

    虽然没等到李遥同行,但她暗中收到了李遥的邮件,让她安心先行。

    巨大的球形星门不断旋绕着。

    德莱中尉挥手送别,直至虎式军船完全消失在星门中。

    一位带着魔气的微胖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侧。

    德莱中尉也隐约发现了这件事的蹊跷之处。

    “宫中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罗云少将。”

    罗云目光深邃,皮笑肉不笑的说:

    “皇权之争,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们这种小人物想要飞黄腾达,最好提前押注。”

    德莱中尉口气一下就变了。

    “将军押的是谁?”

    罗云笑道:

    “当然是赢的人。”

    德莱中尉在盘古星云出道,对本部军区和宫廷的事知之甚少。

    在他这个外行人看来,维多利亚登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但从今天的事来看,事情似乎另有变局。

    在去接银月教授的路上,他突然收到了来自罗云少将的密信,建议让他想办法暗示银月不等李遥,先行一步。

    至于为什么,罗云没细说,只说这会影响到他的军途或仕途。

    反正只是暗示,德莱中尉觉得自己也没损失什么,便照做了。

    “还请将军指点一二。”

    罗云平静的笑着。

    “我听说,盘古军区的特务舰一直和星贼有暗中合作的传统,有没有星贼有能力干扰军船的航向,或者让这艘军船短暂消失个几天呢?”

    德莱中尉吓的一哆嗦,四下看了看,忙道:

    “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还请将军上船详谈。”

    ……

    帝星。

    一片樱红的海棠林里,沉鱼公主的寝宫只是几栋双层的木屋。

    沉鱼正在阳台上画画,画的是一冰草捆的剑。

    忽然,她接到舅母的电话,说舅澹台广被李遥挟持到了湖畔星,要掏空他们家家产。

    沉鱼孤身来到了皇宫。

    父皇大部分时间都在寝宫休息。

    在母后的劝阻下,她坚持来到了父皇的寝宫。

    “父皇,是您给舅舅签的搜查令吗?”

    皇帝波莱森-希尔华思身材和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似乎是个只有五六十岁的老头。

    可惜,那只是他真实年纪的零头。

    因为年事已高,脏器衰竭,最近半年他大多躺在床上,听一听云妃读她自己年轻写的小说或散文,或是看看窗外的鸟儿落在银树枝头,精神倒还可以。

    就是记性不大好……

    要不是沉鱼过来问搜查令的事,他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不过看到女儿,他的心情像是明媚的秋光照在湖面上。

    “你又瘦了,沉鱼,女孩子别那么辛苦了,去实验室的许可证我已经帮你签好了,云妃放在哪里了?”

    云妃俯身,轻声的说:

    “陛下,公主问的是您给奴婢哥哥签的搜查令,他做错事了。”

    皇帝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又隐约感觉自己要背锅了,本能的脱口道:

    “哦,我以为是沉鱼的意思,就随手签了。”

    ————

    一觉睡醒,颈椎还在疼咋回事,是我老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