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发现

作者:我家的哈士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浑天武圣最新章节!

    “就是这能量.....咦!”

    江秋一怔,按理说升级过开山掌第二层后,能量值应当只剩13点才对,结果......

    能量值:67.

    “这是怎么回事?”

    江秋一脸困惑,开始回想着自己这几日的所作所为。

    “除了杀了那两人之外,似乎我并没有做其他特殊的事情.......难道获取能量值更快捷的方法是杀戮?”

    微微思索,江秋觉得这是不是这太草率了。一点不符合能量定律,难不成这世界就像是游戏世界杀怪还能涨经验?

    一时间也没法再去尝试,只能等往后再去验证。

    “对了!”

    猛地,江秋又想起那块玉佩,之前那大刀门的家伙对那人狠辣的态度,根据江秋对大刀门的了解,他们门主都是一个以利益至上的家伙。

    莫非那块玉佩有什么特殊之处?

    想到这里,江秋回屋取出了那块玉佩,玉佩刚入手。

    就见能量值槽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原本翡翠遇滴的玉佩此刻能清晰看见上面的光泽在一点点暗淡下去。

    ‘能量值吸收:55%.......65%.............95%’

    达到95%时江秋连忙放下手中玉佩,果不其然系统对玉佩能量的吸收也戛然而止,能量值稳定在121的位置上。

    看样子对能量的吸收需要以触摸形式才能触发。

    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将其包裹住收入怀中。

    “此物乃是发现的第一件蕴含能量之物,或许可先留着当做参照。”

    江秋觉得这么一股脑的将其中的能量汲取光有欠妥当,他需要搞明白这玩意和其他玉佩有什么不同之处。

    玉这玩意,他在这世界上有好几块。毕竟江家以前也是大户人家,以如今江家的积蓄还没轮到变卖家产的地步。

    之前在府中他是随身佩戴玉佩的只是外出时就取下防止有人见财起意,平日里没少把玩并没有任何变化。

    故而江秋觉得这玉佩许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到底哪里不同寻常呢?”

    江秋将玉佩放在阳光照耀下观看起来,可左看右看并没有看出什么出奇之处,要说不同,便是这玩意看起来有些年份了,包浆格外明显。

    可仔细想想自家也有几块有些年份的玉,首先这点就不成立。

    摇摇头,以江秋的眼界很难看出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他决定这种事情还是得找专业的人来问问。

    他准备明日就去县里找叔父去问问,叔父何中鹤是已去的江老爷子的至交好友,同样是是伏阳县的商贾,说是商贾倒也不准确。做的是书法字画行当,卖的是墨宝这比之寻常商贾名声上要好不少。

    平日里和县里衙门一些书吏文员颇有往来,与县里读书人也有些交情,自己也养成了读书的习惯。

    江秋去过叔父的铺子,不仅卖一些当地读书人的字画也买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古玩,有古画有古玉之类。

    打定主意江秋尝试着将能量值投入开山掌第三层之上,结果很让人失望,121点的能量值竟然还不够。

    “看样子第三层所需的能量值应当还要在第二层的基础上翻上好几倍。”

    江秋无奈,只得尝试着修炼。可得到的反馈更是令人沮丧。

    演练十遍开山掌所提升的修炼进度连1%都没有,这进度实在感人。

    “看样子想要尽快突破至第三层单靠苦修绝对是水磨工夫了。”

    得......快速突破第三层的希望还得放在能量值之上!

    好在突破第二层后,开山掌每日修炼最大可提升的气血体质的额度达到了惊人了0.1。

    当然这种提升不会无限制的,江秋已经摸索出规律,一般达到5.0从二境标准后,每日最大提升额度就会直线下降。

    这也意味着开山掌第二层在从二境的潜力即将耗尽,想要再次每日持续不断的大幅度提升气血体质就得突破开山掌第三层才行。

    而引导养身功如今的效果则越来越差了,养身功一共六层,眼下已是五层,之前还好,可随着体质气血达到3.0以后,每日最大提升额度直线下跌,仅有0.01。

    这说明低层次的武学已经跟不上节奏了,这就好比游戏高等级角色去刷低级怪一样,经验获取几乎为零。

    不过就算是0.01那也是一点增幅,江秋还是每日雷打不动的将其赚到手,同时他也想看看将养生功推到满级会不会有什么特殊之处。

    也算是一个尝试吧。

    ......

    与此同时,城东一处占地面积颇大的宅院之内,能够看见院内形式与寻常人家有着迥然不同的风格,院门前有两个满脸凶相带着痞气的持刀汉子拱卫着。

    院门牌匾之上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字体‘大刀门。’

    而前院则是一片十分开阔空荡的演武场,两侧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类兵器,不时有汉子上台手持武器厮杀比斗不断,旁边站满了围观之人,不时叫好着。

    然而这种喧嚣和热闹的氛围却是被里边一声犹如怒视狂吼的声音给打断,一时间谁也没有人胆敢发声。

    “是谁!!!”

    里边上边牌匾写着‘忠义堂’的厅堂内此时一张虎皮大椅上一位身穿短卦虎背熊腰满身腱子肉身形足有一米八的高大汉子骤然站起,望着摆放在眼前整整齐齐的两具尸首,虎目之中满是怒火。

    此人便是大刀门门主,大刀刘老虎!

    刘老虎是一个光看皮囊便可看出不是善于之辈之人,脸型轮廓如豹子,双目如虎目,体魄则如蛮牛。

    空气中传来一阵阵夜香的恶臭,就算弟兄们用了好几桶水冲洗也散不去这难闻的味道,眼前的尸体只能依稀辨别出生前的面貌。

    就算如此依旧有人强忍着恶臭一脸欲哭无泪的上前验尸,验尸之人乃是县衙仵作,因为迫于刘老虎的威势不得已只能过来。

    随着官府对地方的掌控的逐渐失控,衙门里的差役捕快更多时候都成了帮派的编外人员。当然这事都只能放在私底下,明面上还是给官府留了块遮羞布。

    仵作检验了小半个时辰算是将两具尸首彻底给看了个遍。

    “如何?”刘老虎目光盯着仵作,看的仵作背脊发寒。

    一双虎目宛如直面一头即刻便要噬人而食的大虫。

    “禀门主,两位大刀门壮士乃是被人以钝击硬生生打死的,其中一人致命伤一处乃是一击毙。另一人则受了两击,一击击碎肩骨一击从后背落下震碎肺腑脊骨同样是一击毙命。”

    “就这些?”

    冷冽不夹杂丝毫情绪的声音让仵作一激灵,连忙道:“此外两位壮士应当死于三日前,从身上致命伤位置来看,此人或许实力高强,但实战经验不太丰富,两次致命伤击打的位置都并非要害位置,当然也可能是凶手对自身实力颇为自信,自认为一击即可击碎骨骼震碎脏腑!”

    仵作恭敬作揖,一颗脑袋都埋到胸前。

    “大哥!此事定然是黑虎帮所为!”一直站在右侧一旁沉默浑身干瘦如猿猴,长着一对狭长细眸,眼神透着精芒的中年汉子站了出来。

    “黑虎帮的李老三一直看我们大刀门不爽,此事肯定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闻言刘老虎闭口不言,一双虎目微微闭合似是在闭目养神又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大哥!老四说得对,定是黑虎帮所为,不如由我叫上百来个弟兄杀过去!”一侧又有一位身形挺拔,身上穿着一身儒衫的中年儒雅男子站了出来。

    大刀门实际掌权人是刘老虎以及他六个弟兄,此时厅堂内除了刘老虎和那仵作还站着四人,皆是刘老虎的结义兄弟。还有地上躺着的两位同样如此。

    “不太像李老三做的,和那老家伙打交道好些年了。他做事很有规矩,那快地方是咱们的地盘,李老三不会这么遮遮掩掩的进来杀我的人,要来也是叫上一大堆人杀上门。”刘老虎摇摇头,城里就这么几个厉害角色,一个个都知根知底。

    “可大哥,那会是谁?现在咱们好不容易打听到那东西的下落,现在又没了......”

    “是啊....”刘老虎坐回虎皮大椅,脸色十分难看,想了想他沉声道:“传令下去,告诉所有弟兄们盘查最近出入城的外地人,另外让人盯着旁边几个老邻居,看看家伙在他们那里没有。”

    “诺!”

    齐刷刷的声音声震瓦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