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城外凶险

作者:我家的哈士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浑天武圣最新章节!

    “还请师兄直言!”

    “师弟可知我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张文远没有直言却是反问道。

    “方远商行,具体做什么买卖。师兄这倒并未告知。”

    “私盐可听过!”

    “私盐?”闻言江秋顿时耸然一惊。

    私盐就算是这个世界也是不合法的行当,官府严禁私人买卖盐铁这是朝廷明令禁止的。

    “我家在这方面有些渠道,不管什么时候卖这玩意一直都是暴利,但相对而言也是最不好做,最有风险的一个行当!”

    江秋默然,这位张师兄似乎有些有恃无恐,这种机密之事竟然都对自己明言。

    要知道买卖私盐本就是暴利,更何况如今这糟糕的世道,山贼土匪横生。许多官府运输官盐的差役时常被劫掠,这导致盐的价格与粮食一直都居高不下。盐和粮食皆是日常刚需之物,其中的暴利可想而知。

    “师弟可是害怕了?”见江秋不说话,张文远轻笑道。

    “这倒没有,只是有些忐忑,师兄与我说此等机要之事,之后师兄不会灭口吧?”

    闻言张文远一愣,但看见江秋一脸打趣的模样顿时笑骂道:“好你小子!这时候还开起玩笑来了。”

    “灭口倒是不至于,就算有人找到确凿的证据,你信不信我张家也能无碍!”

    “嗯?”江秋不解。

    “嘿嘿,你以为我张家做私盐买卖官府不知道?”

    张文远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的江秋愈发困惑起来。

    “私盐这行当放在往常自然是杀头的大罪!但眼下不同了,你以为朝廷最近十来年对外战争打了四五场,对内平叛剿匪零零散散近百次,这些银子军费如何而来?”

    这时江秋大致已经猜到是什么原因了。

    “朝廷要钱,而我们能给他们钱。每年利润的三成,看似不多,然而咱们大楚多少私盐贩子?以往不多,近些年每年剧增,加起来所缴纳的银两抵得上朝廷这些年对内对外战争军费开销的两成左右!”

    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要知道打战就是在烧银子,甲胄兵器粮草,军费等等....

    “当然就算如此,咱们做这行当也没多少好赚的。除却上缴的三成利润,仅能小赚罢了。”说着张文远摇摇头有些无奈。

    “唉,这不是还有近七成的利润吗?”

    七成利润按理说也能赚个盆满钵满嘛。

    “呵呵,江师弟有所不知,如今这世道咱们伏阳县还算好的,外头更加混乱。像咱们伏阳县至府城这段路也就四五日的路程,可山贼土匪层出不穷,。

    如若能打点一次往后多少能行个方便也就罢了,偏偏这山贼土匪势力厮杀不断,可能明日拦路劫财的是这伙人,后日再来就换成了别的势力。烦不胜烦,故而我张家无奈只能招募一些习武好手。

    我家的银子大多都花在这上头了。”

    张文远苦笑道。

    江秋也是一阵哑然,没想到外头乱成这幅鬼样子,简直就是风云突变。

    “不过山贼土匪这还是其次,一次跑商有一两位从一境从二境武者坐镇倒也能吓退那群乌合之众。真正麻烦的是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

    “是什么?”

    再次看向张师兄,发现他一副神秘兮兮不肯多言的样子。

    “莫要多问,我也只是听家中长辈偶尔提过几嘴。最近才冒出来的一些麻烦,此事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如今的城外就算是从二境从三境武者也莫要轻易涉险!”

    张文远十分郑重其事的警告着。

    这反而让江秋更加好奇起来,能够让从二境从三境武者都觉得忌惮。难不成还是什么极为凶恶的吊睛大虫?

    可猛虎虽凶,从二境或许对上有些风险,但从三境武者想来是不惧才对。

    还想询问,可对于此事张师兄一直是闭口不谈,江秋也只好作罢。

    之后再武馆照常将今日最大额度给赚到手后已是临近傍晚。

    张文远和江秋相视一笑,两人相约朝武馆外而去......

    第二日江秋起的比较晚,直到日上三竿这才堪堪起床。

    “张师兄说浮春楼的媚儿深不可测,果不其然的确是一位很有深度的佳人。”

    江秋起身伸展了一下腰肢,看了看床榻旁边的有些黑眼圈睡梦中的美人,很是满足的点点头。

    虽然媚儿深不可测,但在他昨日的测量之下,倒也不尽然至少让媚儿有了钻心般的疼。

    江秋有些怀疑张师兄是不是有些鞭长莫及?

    不过武者还真是厉害,江秋昨日折腾到了后半宿,睡了才四个小时不到依旧感觉精神满满。

    就是苦了媚儿姑娘了,但媚儿姑娘的专业素养还是很好的,昨晚都折腾媚儿姑娘好几个时辰了,最后依旧涌泉相报实在让江秋有些感动。

    离开浮春楼时江秋发现张文远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好在是付了银子再走的。

    走出浮春楼,却见浮春楼旁停着一辆马车,远处有一人见江秋出来连忙上前迎了过来。

    “可是江秋江公子?”

    这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者,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身上穿着不像是寻常人的,但又不像是富家老爷。

    “你是......”

    “老朽是张家管事,今早大少爷特意让老朽来接江公子呢!”

    闻言江秋这才想起,昨晚张师兄让他今日来他府上,能够帮他介绍一点危险性不大的活计。

    只是没想到张师兄这么给面子还特意弄了辆马车接送?

    张家的马车并不是什么北方的高大俊马,但看起来很是精神抖擞一看就知道耐力不错,属于江南十分常见的山地马特点是耐力足。

    但这年头有马的都是有车一族,放在前世绝对跑车级。

    一般可以这么理解,骡子和牛车是轿车和公交的区别,劣马则又要高一级。而像张家这种马便是越野车,至于战马和北方战马就是拉力赛车和超跑的区别。

    属于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

    当来到张府江秋才知道张师兄平日里是有多低调。

    坐在马车上掀起帘子率先看到的是一扇硕大的四进四出的大院子,,白墙黑瓦,院门前摆着两尊石狮很是威武不凡。

    “哈哈!江师弟你可算是来了!”

    刚一下车就见张师兄站在院门口迎了上来,拍了拍江秋的肩膀便带人往里领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