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原物奉还

作者:我家的哈士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浑天武圣最新章节!

    “邓老爷小的给您泡茶!”

    “邓老爷您这大早上的来衙门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吩咐小的们吗?”

    见邓师爷一反常态的来衙门坐堂,一种衙役吏员们都是有些紧张起来,连忙上前各种阿谀奉承起来。

    一般按照以往的管理每当邓师爷来这么早肯定是有什么麻烦事要吩咐大家了。这小日子过得舒服着呢,他们可不想大热天的还出去办案。

    “好了,都出去吧,老夫只是闲来无事坐坐。”

    邓师爷摆摆手一脸的不耐烦。

    见邓师爷不像是说反话,衙役吏员们又试探了一番,见的确没什么事都是松了口气纷纷散去各自窝在邓师爷看不到的角落里喝酒聊天起来。

    这几日邓师爷过得很不舒坦,自从那日被马车侧翻后,他就感觉运气不怎么好。

    在家喝茶呛着,去浮春楼玩女人也不知道隔壁是哪个牲口竟然弄了一整宿,炮火连天的。关键是那动静老大了,吓得他硬是一晚没起来。

    回家又发现家里失窃,丢了近百两银子。

    早上用饭,更是差点没噎死,这让他有些神经紧绷起来,也不敢在府邸里久留,干脆来衙门,这么多衙役好歹能让他心安一些。

    “老夫最近这是犯冲吗?”

    邓师爷揉了揉眉心,神态萎靡。昨晚一宿没睡,那该死的牲口,别让本师爷知道你是谁。

    “不应该啊。”

    只是越想,邓师爷越是觉得不对劲。一个人倒霉也不能倒霉成这样,一件接着一件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邓师爷开始回想运气变差的那日,想着想着,他眼睛忽的一亮。

    有些疲惫的从怀里抹了抹,一块包浆不错的玉佩出现在手中,赫然是前日得来的那枚法具玉佩。

    第二日

    书宝斋雅间——

    “邓师爷您这是.....”

    望着被对方推到面前的玉佩,江秋有些发懵。

    今日拖了何中鹤约了江秋在此一会,邓师爷神态更加萎靡不少。

    他强行挤出一抹笑容,捋了捋胡须,“江公子,得了此宝后老夫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君子不夺人所爱,此物还是原物奉还吧!”

    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玉佩,江秋一时间心情无比复杂。

    江秋知道这是为什么,单看邓师爷的气色就仿佛看见他老人家头顶上顶着一个大大的‘厄’字。

    “这怎么好意思,此物既然已送出那如何能收回。”

    江秋连忙将玉佩又推了回去。

    不过老头却瞪着江秋,额头冒着青筋,强笑着连忙推了回来。

    “呵呵,江公子就莫要和老夫客气了,此物还是还给你吧!”说着他加重了几分气力。

    其实江秋也不是真心想拒绝,在得知舍身教十分渴求此物,他也很好奇这玩意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毕竟法具这东西虽说十分稀有,但要说舍身教没有法具江秋绝不相信。连邓师爷身上估计都有不止一件法具,舍身教要说没有很难让人信服。

    半推半就间江秋还是收下了玉佩,既然舍身教已经怀疑到他头上,就算推到邓师爷身上其实他也很难完全置身事外。

    “学生这玉佩的之实在惭愧,不如改日学生做东请师爷浮春楼喝酒?”

    “浮春楼?!”

    听到这几个字,邓师爷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不....不了!老夫还有公务在身就不久留了。”说着邓师爷双手握着暖炉逃也似的离开了书宝斋。

    这看的外头的叔父何中鹤一阵困惑,今日邓师爷这心情怎么不大好的样子。

    江秋挠了挠头,听说邓师爷是浮春楼常客啊,怎么今日这反应这么过激?

    摇摇头,江秋望着失而复得的玉佩心情有些复杂。

    “这东西到底有何出奇之处?”

    咦!

    “颜色变了?!”

    江秋发现玉佩的颜色与那日有些不同了,变得更加深了一些,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很难有透光出来。

    想了想还是将其贴身放好,决定观察几日,如果没有别的异常他就悄悄给舍身教送去,尽量消弭这个麻烦。

    “不过仔细想想我也不必顾忌太多,在没有摸清楚我底细之前他们不会派高手来针对我。”

    江秋审视着自己如今的底牌,从二境层次,全力出手相当资深从二境水准甚至更高。这些谁也不知道,这很容易让人低估他的实力。

    只是如果舍身教不依不饶这依旧是个大问题。

    “麻烦,如果有靠山就好了。”

    眼下实力低微,江秋觉得自己小胳膊小腿的还真没有和舍身教这等势力较劲的实力。

    “对了!靠山,我身边不就有吗?”忽的江秋双眼一亮,“开山武馆,杨师!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入劲武者,我怎么把他老人家给忘了!”

    自己开山武馆弟子的身份,平日里自己不觉得什么,可落在其他势力眼中可是足够令人忌惮的招牌了。

    而且自从踏入从一境在杨师那里算是真正的弟子了,不再是流水的学徒。

    这些天江秋仔细观察过杨师的态度,对待那些从一境连武者都算不上的学徒,杨师的态度十分明确,就是收钱办事也不会亲自提点,顶多让大师兄或者其余几位得力弟子教导。

    而踏入从一境的武者才算是杨师真正的弟子,能说的上话,偶尔也能得杨师亲自指点。

    “看样子得把他老人家舔....多多亲近亲近...”

    一路思索着回到家,虽说自思索,但江秋一直在观察有无人跟踪,但好在并无异常。

    但江秋也知道不能放松,回到自己小院。

    不断在院子内来回踱着步思索着。

    “得让杨师觉得我很重要,看样子得展现些许价值了。”

    江秋很清楚单靠送银子拉进的关系并不牢靠,而且他也没多少银子送。

    像杨师这等武者其实对黄白之物的渴望没有那么重视,这样一来更多的展现一些自身价值相对而言更有用。

    “还得再等段时间,最近我都最好不要在杨师面前晃悠了。”

    虽说展现一定的价值有利于引起杨师的重视,但与二师兄聊过之后,江秋知道从二境不是那么好踏入的。他这般快的踏入从二境实在过于惊世骇俗。

    而且武馆最近也不要去了,入劲武者可以轻松看穿下位武者的气血层次。

    至于舍身教那边,如若还像昨日那般试探,他不介意再杀几人。而且考虑到他武馆弟子的身份,对方多少也有犹豫一段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