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诡画

作者:我家的哈士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浑天武圣最新章节!

    粗鄙你大爷,你全家都粗鄙!

    江秋心中暗自腹诽,同时目光再次落在不远处的刘家千金身上。

    此女身上生命波动极为微弱,这也是江秋实力未踏足八品入劲,要是八品一眼便能看出此女气血极为微弱。

    “如此微弱的气血竟然还能活着也是个奇迹!”

    江秋暗自嘀咕着,按理说这般状态下不是卧病在床奄奄一息,就是身受重伤垂死挣扎的模样。

    反观这位刘家千金,除了需要人搀扶以及气色很差之外,倒也并无异常。

    此女一落座自是引得一众才子纷纷想要赋诗一首,言语多有阿谀奉承之言,亦或者说几句颇具风雅的话语想要一博美人瞩目。

    不得不说刘家千金这皮囊还是很不错的,江秋默默的打量了片刻便继续埋头对付手中吃食起来。

    此女虽说怪异,但只要不惹到他身上,他也不愿去理会。

    只是还没享用美食多久,肩头却是被人轻拍了拍。

    “江师弟,好巧啊!”

    江秋侧头一看,不是别人赫然是张文远张师兄。

    只是今日张师兄与他一样都是穿着一身儒衫,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江秋身侧。

    “张师兄,你怎么....”

    “嘿嘿!江师弟莫要声张,我是花了银子进来的。而且你不觉得这里的女子很不错吗?”张文远稍稍靠近了些,压低声一脸贱笑道。

    “张师兄还真是好雅致。”江秋哑然。

    “对了,江师弟听说你还未娶妻吧。如何,看上哪家女子了?”张文远兴致颇高,看得出他对这种环境并不排斥,反而一副极为热衷的模样。

    “不过要说这里那位女子最为出众,也就刘家千金刘茜茜了!”

    说着张文远看向刘茜茜的目光十分灼热。

    闻言江秋摇摇头神色颇为古怪。

    “听闻刘姑娘在丹青造诣上颇为不凡,就是不知道今日能否有幸瞻仰刘姑娘的大作!”

    这时有一名书生笑着谈论着,他的声音不小,顿时引得众人纷纷附和。

    刘茜茜白皙的面容微微泛起一丝病态的嫣红,见推脱不得,笑了笑点点头。

    见此旁边的侍女连忙寻来了一个画篓,里面早就有几幅之前画好的画作。

    “小女子今日未带丹青颜彩,只好拿以前的拙作供各位鉴赏。”刘茜茜先是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旋即伸出玉手将画作摊开至桌面之上。

    一共两幅画作,当画作缓缓摊开,顿时吸引众人纷纷侧目。

    “哎哎!江师弟莫吃了,刘家小姐的丹青之作这可是美人所作!”张文远十分激动的用手肘碰了碰江秋。

    见此江秋也没法继续享用美食,只好伸长脖子向那边看去。

    两幅画作皆是人物与景物结合的画作,一副画的是一身披红色长裙的女子,女子黑发如墨红裙似血,其动作像是一位舞姬。

    只是江秋看着这幅画作却总感觉有些渗人,可能是颜色用的颇为大胆,红与黑颇为显眼,且那女子舞动之时回眸一眼犹如活物注视众人。

    而另一幅则是画着一位书生正乘舟游湖的画面,同样有一点比较奇怪,书生同样回眸在看着什么。而江秋这么一看就像是画中之人在注视他,说不上的诡异。

    “刘姑娘这两幅虽比不得名家,但也算得上大家之作。笔墨线条皆是圆润无暇,其功底已具一丝意境!”有人不时点头赞许。

    “是极是极!没想到刘姑娘以女子之身竟有如此造诣。”

    一时间纷纷称颂。

    “江师弟,你看到没,啧啧!”张师兄满脸兴奋的点点头。

    “张师兄你能看懂?”

    “不能!”张文远回答的很是干脆。

    “那你...”

    “我赞赏的是茜茜姑娘,这身段啧啧!”

    江秋无语,而面色则逐渐凝重起来。

    “生命气息整体在减弱!”

    心中暗自嘀咕着,此时在江秋感知中,在场诸位几乎所有人的生命气息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下降的不多,顶多也就回去小病一场,但这种情况却甚是诡异。

    “看过画的人生命气息才会下降?!”

    江秋发现附近候着的一些公子小姐所带来的仆人生命气息并无影响。

    “有点意思!”

    目光重新落在刘茜茜身上,刘茜茜依旧是一副弱不禁风人畜无害的模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就算只是浅笑看着众人也仿佛是在撩拨着众人一般。

    “我自己的生命气息也下降了一些,那两幅画到底是什么?法具?”

    江秋最先想到的便是法具,然后就有些不大确信的摇摇头。

    能够汲取他人生命气息的法具,那得是几品方士炼制之物?况且想要催发这等层面的法具其代价可不小。

    “之前在神宫询问过玄枵,法具想要具备攻击性,最低也得是八品方士炼制的才行。而且品阶越高使用的代价也就越大。”

    然而不管江秋如何感知,眼前的刘茜茜身上气血连普通人都不如,想要催发这等法具,显然有些不大可能。

    这场诗会大概也就两三个时辰,直至回城,江秋也尽量避免和那位刘茜茜接触。

    “对了!”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江秋猛地一拍大腿想起了什么。

    “生命气息近乎死人,这....这莫非是.....阴司?!”

    很快江秋便想到曾经听闻过的六大体系之一号称最为诡谲的阴司体系!

    “阴司九品阴阳师!半人半鬼,御灵杀人!”

    江秋深吸一口气,“这和阴阳师很像啊!”

    越想江秋越是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毕竟那等阴邪鬼怪之类还是挺渗人的。

    但在气血运转之下,那种不适感很快便褪去。

    “管他什么阴司不阴司!最好别惹我!”

    江秋咧了咧嘴,同是九品,他并不觉得自己就惧怕对方。顶多就是对方能力诡谲罢了。

    “而且以今日生命气息减少的情况来看,对我而言连感冒都算不上。”

    江秋发现自己减少的生命气息等于没减少,因为就这么一场诗会的功夫,它自个又自行恢复了。

    毕竟武夫的体质远胜常人,恢复能力亦是如此!

    哒哒哒!

    就在这时马车在缓缓降速,最后却是稳稳的停住了。

    “怎么回事?”

    江秋掀起帘子向外看去,身形不由一顿。

    却见不远处停靠着一辆马车,而此时对方马车有一名婢女捧着什么东西拦路而来。

    马车远比江家马车来的豪奢,外表装饰明显透着女子风格。

    让江秋有些诧异的是那婢女,赫然是先前一直侍奉刘家千金之人!

    这样一来马车的主人便呼之欲出了。

    “她要干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