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校长的女儿(一)

作者:水也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梦回豆蔻时最新章节!

    张强作为教师的第一个寒假,就这么来到了。

    这天吃过饭,张强就回到学校自己的单间宿舍去。

    其实一开始他是在家里住的,还是与张威同一间房间,工资本来就不高,省得还再去买各种电器,加上学校分给他的单间宿舍是不带卫生间的那种,对于已经住惯了套间的人,会感觉到非常不方便。

    可是,爸爸的脾气实在是难以忍受,而妈妈经过爸爸这样闹过后,也有了不少顾虑,比原来唠叨得多,所以张强就干脆住到了宿舍。

    他正躺在沙发上听音响,没听多久,校长的刚考上师范的小女儿陈丽带了把吉他找上门来了,不由分说地说,“张强,我想要跟你学吉他。”

    以往陈丽一直对张强不冷不热,从不曾正眼瞧过张强,好像张强欠了她什么东西似的,所以张强怀疑听错了,嗫嚅着尚未回答,陈丽快言快语说:“怎么了,我知道了,都说你只收漂亮的女生,是不是我长得不够漂亮,不愿意收?”

    看来她是动真格的了,张强只能说:“不不,你长得挺漂亮,但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弹吉他的?”他回来当了老师后,除了开学之初还弹过一段时间吉他,之后一直就没摸过,刘利敏送给他的吉他,现在还委屈地搁在家里,甚至没有取得随他一起搬来这个单身宿舍的资格。

    陈丽一笑:“明知故问,去了师范,还有谁会不知道你?你就说教不教我?”

    张强咧嘴笑了,在师范的时候,三年几乎都是在轻飘飘中过去的,哪知出来仅仅一个学期,师范两个字,听起来就那么遥远了。

    感觉就在离开师范的那一天开始,不知是谁已经毫不迟疑地在他们身后拉上一块透明幕,把他们这帮毕业生跟学生时代隔开,虽然相距甚近,却已经各有天地。学生时代的辉煌、活跃、疯狂和青涩也同时封存,因为那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陈丽这话勾起了他心中的酸甜苦辣,渐渐变得遥远的学生时代承载过他过多的光荣与梦想,与现在的暗淡和艰难对比,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还有人在议论我,都说了些什么?”张强这段时间过得太郁闷,特别想听人重提他过去的辉煌。

    “说你毕业晚会唱的花为谁妍,你真了不起,自己都能写歌,写得还挺好听,现在很多人都会唱了。”陈丽由衷地说。

    “不是吧,我就公开唱过一次而已。”

    “大家觉得好听,去找邱素萍,让她写出来教唱的。”

    “你也认识邱素萍呀。”很久都没人跟他提邱素萍的名字了,所以有人一提起,就勾起了张强心里最柔情的角落,当然了,极力装作很平淡。

    “这话说得,她现在是学校校花,大明星,谁能不认识?”

    “哦。”这个应该是早有所料的,她本来就已经是大明星。在他毕业晚会上的那次高水平的伴奏,还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光环。

    “喂,你知道吗,她也谈恋爱了,学校都准备要开除她了,幸亏他们后台硬,要不然真的就开除了。”

    这个消息如此突然,张强脑袋如挨当头一棒,顿时嗡的一声,瞬间丧失了思维能力。

    “你知道是谁吗?是图音班的一个男生,长得象个姑娘一般的,原来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什么眼光啊,什么人不找,找个泰国人妖……”

    张强脱口而出:“齐青?”

    “原来你也认识齐青,就是他了。”

    “那不可能。”张强根本不相信,或者也是下意识地抗拒这个消息。

    “怎么不可能了,是真的,知道为什么吗,原来齐青是副市长的儿子,人家将来一出去就是当官的,听说,他跟邱素萍说,一出去,就送她一辆汽车,然后让她当文化局的负责人。你别看邱素萍长得那么纯,其实人家聪明得很,当然就答应了。”

    “不可能的事。”张强固执地说。

    “怎么就不可能,都同居了。有人亲眼看见的。”

    陈丽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张强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恍惚之中,不知怎么就答应了陈丽,教她弹吉他,教了一会说累了,陈丽很知趣地离开,张强就坐着发呆。

    冷静下来,他觉得陈丽说的不太可能,恋爱对邱素萍来说神圣无比,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更不要说对方还是齐青了,就算齐青是副市长的儿子,也不可能,而且齐青会是副市长的儿子吗,当时还有人传说邱素萍是市委某大官的女儿呢,结果还不是谣言?

    可是他又害怕无风不起浪,毕竟朱朝吾和阿冕的分手,对她打击太大了。张强每次想起毕业前她拿留言册来到他的教室,坐在余剑的位置上说的那些话,心里仍然感到酸楚。她当时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说话象是机器在吐字一般,苍白得不带一丝情绪,什么避嫌,什么矜持,什么优雅,什么风度,全都抛到一边,她当时还问他:“你说会不会,如果给我们十年时间,再来相见,你成了谁,我又成了谁?”这句话一直在扎着张强。

    更扎心的是,上一次去她家洗菜时,她就说过,希望嫁一个有钱也帅的商人,当时以为她只是开玩笑,原来真可能是心里话。

    也许,生活已经教会了她从众,入俗,因为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就算是他的挣扎,不管还能挣多久,最后的结果,恐怕都只能是妥协,磨灭。聪明的她,于是选择了干脆更早地适应妥协,会不会是这样,会不会呢?她有更高的起点,她就算从众,就算入俗,也一定可以生活得幸福、快乐,就象张秋,就象李源,哪一个不比不甘从俗的文毕恭、朱朝吾活得轻松?

    张强满心苦涩,这看不透的生活让他迷茫,在将信将疑中,邱素萍对他的感情磁场,在慢慢消退,邱素萍的影子,越来越是恍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