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谁都别想走

作者:肥橘不说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本貔貅不走,陆总休想破产!最新章节!

    从刚才金乌破土而出,浑身的烈阳炙烤大地的时候。

    那戏子鬼就缩在戏园子门板后,根本不敢探出头。

    现下听到鹿萌萌这么说,整只鬼一愣。

    张生不叫张生,而叫刘云。

    之所以刚才同伴叫他张生,是因为死的时候,他正在上演?莺莺传》。

    中人死后,执念不散,这才互相叫着戏里的名字。

    多年的演艺经验,让他立刻收敛情绪,瞬间笑脸如花。

    眉眼弯弯,眼角留情的睨着鹿萌萌。

    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好”字。

    然而这世界上有句老话,叫做“魅眼都抛给了瞎子”。

    鹿萌萌只感觉这只戏子鬼到了发情期,准备吸引其他女鬼。

    都要去投胎了,还这么不安分。

    啧~

    几人一路小跑,快步下了山。

    好在,疗养院还没有人死亡。

    几人都长呼出一口气,放下了心。

    陆昊天莫光在大院上巡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提议道:“大家今晚先回去休息吧,之后明天找大师再说。”

    鹿萌萌手里被抓着翅膀的金乌,不解的看了陆昊天一眼。

    这人之前不还是着急忙慌下来的吗,现在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

    几只小鬼而已,还不够他们两只上古大妖一爪子的。

    还要等明天?

    随后看向他身后的王明玉和老陈,瞬间了然。

    这俩都是普通人,让他们跟着一起去找鬼,危险系数太大。

    王明玉和老陈倒没说什么,点点头就回了屋。

    受过训练的保安都被撂倒了,要是真碰上鬼,他们也就是送菜的。

    正如金乌所想,几人分开以后,陆昊天就让鹿萌萌还有金乌收起强大的妖力,顺着小道又绕回了院子里。

    金乌看着平平无奇的陆昊天砸了砸嘴。

    “人类,要不你也回去吧?

    大晚上的太危险了,别让鬼几口给咬死了。”

    陆昊天对于金乌的鄙视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没有鬼能几口咬死我。”

    他家小妖精教给他的功法,只要不一招毙命,就能把命拉回来。

    绝对不存在“几口”咬死的状况。

    即金乌撇撇嘴,没吱声。

    两妖一人在整个疗养院里闲逛。

    这个点儿是刚吃完晚饭的点,好多老头老太太都在遛弯儿。

    也有在一起下下棋,打打麻将的。

    看着倒是一片岁月静好。

    陆昊天抱着鹿萌萌一路走到后院。

    就见俩老头儿在那儿洗扑克,抬头看到陆昊天,顿时大喜。

    对陆昊天招手。

    “来来来!小伙子斗地主啊,二缺一!”

    那态度要多热情,有多热情。

    生怕少一个人搭不成局。

    现在疗养院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鬼怪是靠着赌博来杀人的。

    突如其来的邀请,让陆昊天皱了皱眉,低头看向鹿萌萌。

    眼神带着询问。

    鹿萌萌看了看两个老头儿,有些疑惑歪了歪脑袋。

    “是人……吧?”

    这俩老头儿身上阳气很足,但也有阴气。

    鹿萌萌以前不在意别人是人是鬼。

    所以分辨的不是那么清晰。

    可她知道,有些人快死了的时候,身上就会不光有阳气,还会有阴气。

    她觉得这俩老头儿,可能时日无多了。

    陆昊天听鹿萌萌这话,顿时就知道,她也不太确定。

    疗养院的人,他认识的并不多。

    并不能确认这两人到底是不是陌生人。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为此而纠结了。

    旁边走过来个老太太,怀里抱了条精八,看到两个老头儿又在找别人玩儿扑克,脸上一脸的嫌弃。

    “你们两个臭牌篓子,就别再坑人家小伙子了。

    牌打得臭的,在咱疗养院里找不着人,陪你们玩。

    就去祸害人家小年轻!

    那么大岁数了,丢不丢人?”

    这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猫精主人的好闺蜜。

    陆昊天瞬间就放下了心。

    是熟人,那应该就不是鬼。

    想着,既然那两只鬼总喜欢老人赌博,那他们赌博的话,会不会把鬼吸引来?

    于是点头答应了。

    俩老头儿见他答应,顿时喜笑颜开。

    热情的把人拉坐在石凳上。

    “我们就玩普通的斗地主,不玩那种赖子的,玩儿最简单的就行。”

    一边洗牌,一边青年奥蛋写的问:“对了,小伙子,你带钱了吗?

    这玩牌,没钱可没意思。”

    旁边儿老头儿听了他这话,也点头。

    “不赌点什么不刺激。”

    这年头上街除了支付宝就是微信,出门带钱的人真的少之又少。

    陆昊天自然也没带。

    很诚恳的道:“我身上没有钱。

    而且,小赌怡情,赌博是犯法的。”

    还有半句话没说。

    俩人都这么大岁数了,要什么刺激?

    直接把人刺激到高血压,进医院,俩人就彻底刺激了。

    老头儿见陆昊天是真的不想赌钱,从旁边儿地上拽下来一把干草。

    “那就拿草叶吧。

    起码得有个东西记载,赢没赢不是吗?

    要是啥都不拿,干打就太没意思了。”

    若有似无的问:“小伙子,你多大了?”

    陆昊天看见他手里拿的草,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

    可还是回答道:“25。”

    老头点了点头,把那一堆草分成三份,其中一份多的递给了陆昊天。

    陆昊天看着手里,那明显是其他两个老头儿,两倍的草。

    莫名觉得有些心塞。

    这俩人是多肯定他一定会输?

    老头儿看见陆昊天的表情,笑呵呵的道:“你坐的那边没有草,我俩坐的这边儿就淋着草坛子。

    不够我俩随时拽。”

    陆昊天:……所以说这俩人赌博的快乐,到底在哪儿呢?

    赢来赢去,不还是花坛里的杂草?

    鹿萌萌看几人要打扑克,熟门熟路的蹭到了陆昊天怀里,手里撸着三只脚的畸形大公鸡。

    陆昊天倒是也没介意,三人开始抓牌。

    第一把,手里一共三个炸。

    陆昊天觉得这牌好的没话说,玩着没什么难度。

    鹿萌萌看着手里的好牌,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只是犯了一件所有卖单儿的人,都想干的事儿。

    ——指手画脚。

    陆昊天觉得这牌这么好,如果不赢,天理难容。

    要不肯定就是脑子有问题。

    倒也没阻止鹿萌萌的指手画脚。

    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还是见识太少了。

    明明17张牌里四个炸全都十以上,只剩余了五张闲牌,其中还有一个是大王。

    陆昊天觉得这牌无论怎么出,都不可能手忙脚乱。

    结果经过鹿萌萌的指点后,愣生生的玩儿出了,总在输赢边缘绝地求生,反复横跳的刺激。

    不光这一把,之后每一把牌都不错,可却把把牌出的提心吊胆。

    时不时还能听到鹿萌萌不开心的喊一声。

    “萌萌就说出那张牌吧!

    你看你出这个。他管上了叭!?”

    “让我出,让我出,你让我出!”

    “哎呀,你明明都有四个加,你为什么不砸他呀?

    你看他都出去了!

    阿姨对你管不上叭?”

    ……

    陆昊天觉得自己腿上坐的,就是个敌方的奸细。

    明明人家不知道他手里有什么牌,而经过她这一番闹腾,对家基本上每次都和他打明牌。

    对面两个老头面色也不怎么好看。

    虽然有漏毛毛这个猪对手,一直给他们助攻。

    可他们的手气实在太差了些。

    有的时候手里连张带人的都没有。

    花坛里的草薅了又薅,身后那一片,基本都薅秃了。

    抬眼却见陆昊天脚下,放着一大摞子的草。

    好像就等着牛去吃一样。

    再看见不停争执的俩人,心里更生气了。

    从最开始的热情邀约,到现在的拉着脸不肯说话,只需要30分钟时间。

    陆昊天虽然一直在和鹿萌萌,争执着打哪张牌。

    可余光却一直看着两个老头。

    他觉得这事儿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

    打了这么长时间的牌,这俩人的牌技绝对说不上烂。

    甚至可以说是牌艺精通。

    那为什么刚才那抱狗的老太太,说这两人打牌打到烂的,全疗养院都没人跟他们玩儿?

    这俩人真的是那俩臭牌篓子?

    还是说,这俩人是那两只鬼变的?

    到目前为止,二人都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儿。

    陆昊天其实心里也有些好奇。

    能把人弄死,还让人一看就是寿终正寝。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没一会儿功夫,连老头周边的草全被薅光了。

    其中一个老头儿顿时就怒了。

    “你是不是抽老千了?

    不然你怎么可能赢这么多?”

    陆昊天把手里的扑克往中间一扔。

    “地方是你们选的,牌是你们选的。

    找我来打牌,又是临时起意。

    我上哪儿去抽老千?”

    话落,也不想多留,转身就走。

    结果刚走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一阵破风声,越来越近。

    陆昊天条件反射的赶紧避开了头。

    直径1m多的大石桌子面儿,趴着他耳边疾驰而过。

    “砰!”一声,摔在地上。

    瞬间四分五裂。

    俩老头儿早就没有刚才的隐忍。

    彻底失去伪装。

    面目狰狞的道:“赢了就想走,哪有那么好的好事儿?

    今天,你就把小命留在这里吧!”

    鹿萌萌看着那两人揉了揉眼睛。

    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刚才他明明在这俩人身上,看到了好浓郁的阳气呀?

    现在怎么全变成阴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