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4 章 我不是主任,你不要乱叫好吗

作者:月海不是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女神医拥有超能力最新章节!

    

    当时胡康父亲看柳青青取出来的东西血肉模糊的,那也看不出是鱼刺,只觉得柳青青是把他儿子喉咙割了一块下来。

    要死了啊!

    这个医院怎么会有这样的医生,这是杀人啊!

    胡康父亲右手一伸,就抓住了柳青青的头发,把她往外拽。

    本来柳青青是可以躲的,可是这当儿,柳青青的喉镜还在小病人的咽喉部位。

    柳青青看他的咽喉部都化脓了,拔出刺之后流出许多脓血,这要是流到气管里,是会窒息的。

    所以柳青青打开吸引器,准备把这些脓血给吸出来。

    由于这边闹得挺乱,小孩子又全身抽搐,心电监护仪就“当当当”地报警。

    “怎么回事?怎么了?”江陵也赶了过来,看见胡康要殴打柳青青。“哎,不能,不能!”

    但是江陵并没有出手阻止,只是叫道:“柳青青,你发疯啊,快出来!”

    吵闹地挺厉害,也有家属惊醒了,围过来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医生在胡闹,不会吧!”

    “天哪,Z医一院不是全省最好的医院了吗?怎么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太可怕了。我可不想被治死!”

    “没病都变有病,小病变大病!”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出院了?”

    “有没有领导啊!找领导来处理她啊!”

    江陵听着这些议论,心中突突乱跳,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慌张,总而言之,柳青青是自己的师妹,居然能够先他入职,他本来就很不爽。

    所以江陵只是口头上指令柳青青快出来,并没有任何行动,放任胡康父亲抓住柳青青厮打。

    就在此时,又冲过来一个白衣护士,抓住了胡康父亲的手,“别打人,别打人啊!”

    这护士就是和柳青青一起以医院为家的唐心甜了。

    多亏了唐心甜这一拦,总算柳青青顺利地把胡康康咽喉部的脓血给吸出来了。

    柳青青给胡康康吸上氧气,这才顾得上自己,从床头出来。

    胡康父亲还在不住用脚踢她。

    唐心甜怎么也阻拦不住,都急哭了。“别打了,别打了啊!小柳医生是在抢救你儿子好不好!”

    为了柳青青,唐心甜的身上也挨了好几脚。

    柳青青倒了些生理盐水在弯盘里,把刺表面的血块冲开,看清了,原来是鸡的碎骨头。

    萧薇薇当时就在边上,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叫了起来,“天哪,真的有骨头卡住!”

    柳青青问道:“胡康爸爸,你看看,你们那天是不是吃鸡了?”

    胡康父亲一看弯盘里的碎骨头,这是铁证啊。

    胡康父亲愣怔道,“是啊,是吃鸡了。”

    “可能孩子吃的时候把骨头也吞了下去,卡在喉咙里了。”柳青青说。

    本来还在看笑话的江陵,此时也傻眼了,心说:怎么回事,还真的有卡骨头?

    反转来得太快,看热闹的家属都回不过神来。

    “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医生帮小病人拔了一根刺?”

    “卡鱼刺怎么到外科来了?奇怪了?”

    是啊,卡骨头,怎么会来外科呢?

    这个病人是陈子傲收进来的,一时间,江陵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后背一片冰凉。

    胡康父亲的情绪平复了一些,疑惑不解:“可是他肚子痛啊,还拉肚子,那是怎么回事?”

    柳青青道:“可能是许多事情撞一起了吧,你们当天吃的东西不干净,孩子拉肚子,发烧,所以掩盖了卡骨头的症状,你们也就一直没注意这件事情。”

    胡康父亲怔怔的,“也有可能,反正医学上的事情,我不懂。”

    柳青青道:“胡康的B超我看了。我估计,你孩子当天吃下去的骨头不止这一点,咬碎了的骨头,比较锋利,应该是戳到了肠胃,有个小穿孔,有肠液漏到了腹腔里,导致他继发性腹膜炎。而且你们当天吃的东西不干净,孩子急性肠胃炎,腹痛腹泻,多样症状结合在一起,所以诊断比较困难。”

    胡康父亲听柳青青说得很有道理,不由自主就对柳青青产生了依赖。“对啊对啊,我们去过好几家医院了,都说治不了,还好陈主任收我们进来。”

    病人总是这样的,谁能处理事情,就听谁的。

    胡康父亲道:“肠胃有个穿孔?那现在怎么办?”

    柳青青道:“是个小穿孔,不大,漏出来的肠液也不多,如果少的话,是可以慢慢吸收的。”

    此时,小病人胡康的抽搐已经停了,由于咽喉部位的异物被取出,脓肿也清除了,吸上氧气之后,呼吸平稳了许多,血氧饱和度也上来了。

    柳青青就脱了手套,清理一下急救箱物品,撤出病房。

    此时胡康父亲再也不管江陵了,追着柳青青问道:“那我孩子现在是不是没事了?”

    柳青青道:“这个你明天问一下陈主任,他会给你们处理的。”然后转向江陵,“江师兄,是不是给他咽喉部的分泌物做个细菌培养,针对性用药。”

    江陵道:“这种化脓性的,一般用青霉素。”然而,此时,江陵自己也觉得他说话好像没什么分量。

    胡康父亲只是缠着柳青青问:“现在怎么办?”

    柳青青问道:“你们孩子没有青霉素过敏吧?”

    胡康父亲一叠声道:“没有,没有。”

    柳青青道:“那也要做皮试。”

    胡康父亲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道:“可以,可以。”然后拼命去看柳青青的胸牌,“你是柳-------青青医生是吧,啊,柳主任------”

    我勒个去,用不着这样前倨后恭的吧。

    主任这个称呼,把柳青青吓了一跳。

    柳青青道:“我不是主任啊,叫我小柳就可以了。你孩子是江师兄的病人,你找江师兄吧。”柳青青指着江陵道:“他是我师兄,水平很好的。”

    “哦,原来你们是师兄妹啊。”胡康父亲看向江陵的眼神稍微和善了一些。

    但江陵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

    江陵硬着头皮给胡康开了皮试的医嘱,等皮试结果再开青霉素。

    结果他在这边开医嘱,胡康父亲还是追着柳青青,“那个柳主任。”

    “我说了,我不是主任。你不要乱叫好吗?”

    “你水平那么高,肯定是主任级别啊,就算现在不是主任,很快就是了。”

    我去!这句话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柳青青又有苦头吃了。

    “借你吉言吧。”柳青青说。

    空下来,才发现腰部有些痛,柳青青回头一看,那里的白大褂上一个大脚印。

    柳青青捂着腰回到治疗室,先把急救箱处理了一遍,一次性的物品扔了,喉镜让护士第二天送去消毒。

    胡康父亲等在治疗室门口,“刚才真是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柳青青道:“算啦,那也不能怪你。”

    胡康父亲对着柳青青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唐心甜道:“我都说了,医生是抢救你家孩子嘛。要相信医生啊,我们不会害你的。”

    “是是是。”胡康父亲十分内疚地说。

    江陵看着胡康父亲仿佛对柳青青卑躬屈膝的,心里老窝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