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甜甜的恋爱(1更)

作者:爱吃香瓜的女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我在末世种田求生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最新章节!

    顾凛城结束与大将军的视迅,便望着那段白瑜恢复的视频出神。

    他抬起手,指尖几次要点到它时又缩回。

    几经犹豫,他把视频放入加密芯片,再将芯片装进手环里。

    等做完这些,顾凛城看没有动静的沙发,起身过去。

    现已是华灯初上,落地窗外的远处是一片繁华璀璨夜景。

    原本等候的女孩,现在已经窝沙发里睡着了。

    顾凛城走到她身边,蹲下看她睡得极为安静的脸。

    舒展的眉,精巧的鼻子,绯红优美的唇,以及泛着迷人光泽的紧实肌肤。

    现一缕凌乱的头发横在她鼻前,随着她每次均匀的呼吸而有规律的颤动着。

    睡着了倒是挺老实的,与寻常家的孩子无异。

    顾凛城看了会儿,见她没有醒的迹象,轻声叫她。“宴宴。”

    毫无反应。

    “时宴?”

    一动不动。

    顾凛城摇她。“起来,回家了。”

    时宴扭过头继续睡。

    她下午不是在救人,是在与死神抢人,现太累了,累得眼睛都睁不开。

    顾凛城看她歪着脖子奇怪的睡姿,伸手戳她有些婴儿肥的脸。

    接着捏起老大块肉,晃。

    时宴皱眉,一巴掌精准打开脸上的手。

    顾凛城看还挺凶的人,最终弯腰抱起她。

    要不是看在她有功的份上,才不会这么惯得她。

    时宴起初被人拉起来,眉头狞得更紧,一幅要找人拼命的凶恶模样。

    后被拥进个熟悉的怀里,舒服的蹭了蹭,把下巴搭他肩上接着睡了。

    顾凛城僵硬了半秒,等怀里温驯柔软的人儿再次安静,便摸了摸她头,抱着她出去。

    于是,特殊任务处理部-夏城分部,那些陪长官杀进杀出的战士或在幕后看他大杀四方的士兵们,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的长官那么温柔小心的抱着漂亮精致的女孩从他们面前走过,真是说什么都不会信。

    别是说了,就是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最先看到的士兵,双目突出,惊骇极了。可他还要装做很淡定平常的样子,并一边震惊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后边看到的人多了,也都心照不宣的装做忙碌,等长官过去才一个个伸长脖子张望。

    然后没多久,不仅是路过碰到的士兵知道,就是呆在房间里的技术员、勤务兵等等,都通过基地三百十六度无死角的摄像头看到了。

    他们强大而传奇仿佛无坚不摧的长官,抱着只小小的、柔柔弱弱的、软萌软萌的女孩?

    女孩身上柔软的薄纱,拂过他坚实宽厚的背,向后延伸飘扬,真是浪漫唯美极了。

    基地单身狗们:突然好想谈甜甜的恋爱啊!

    而江焯听到士兵们的大呼小叫,出去指挥室一看,果然见着他们说的场面,心里虽然有点小小的疑惑,但还是宽慰大过疑惑。

    他立即叫人拿件披风来,给长官送过去。

    晚上风大,虽然她一点也不娇弱,可还是盖一下的好,免得真感冒了。

    顾凛城接过他递来的披风,又转身看后边。

    围观的士兵立即纷纷转身,把在走廊上能做的事都做了!

    江焯替他们解围的讲:“长官,马俊我已经控制起来,等明天林斐状态好点再审问。”

    顾凛城收回视线看他。“我已经跟长官申请了取消婚礼,具体事宜明天再讨论。”

    取消婚礼,便意味着倦羽组织失去发起灾难的机会,给他们争取了从长计划的时间。

    可要真取消婚礼,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顾凛城不是普通人。

    另外,他一生中可能只有这个婚礼了,若是取消,不会遗憾吗?

    江焯瞬间想了许多,最后身型一正,什么没多说的讲:“好的长官。”

    顾凛城准备走时再交待:“白瑜那里跟他说声,叫他想清楚说出去的后果。”

    江焯不知是什么事,却不多问的应下。

    他看长官细心的把人放进去,又扣上安全,再掩好披风,感到由衷的欣慰。

    虽然这女孩有点危险,但如果长官真喜欢,他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

    他们的人生本就短暂,有段值得追忆的爱情,将会是件无比美好的事。

    江焯目送长官的车离开,看还在走廊伸长脖子看的大兵们。“看什么看?快去工作!”

    士兵们骂骂咧咧的:怎么长官温柔了,江少校反而暴躁了呢?

    这人呐,果然还是需要爱情的滋润。

    -

    时宴这一觉睡的,差点把天给睡塌了。

    第二天上午,她被兴奋的顾蕴初粗鲁的摇醒,迷糊间差点把她踹下床。

    顾蕴初见不能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便在她身边躺下。“宴宴,你真是个奇妙的人儿。”

    “自爸妈死后,我没见过哥哥对谁这么温柔过。”

    “他收拾遗物,主持了他们的葬礼,让他从对生活抱有美好抱负的少年,一点点变成一个沉默又冷硬的男人。”

    “后面他不顾我的反对,毅然加入特殊任务处理部,我当时就知道,某些东西正在逐渐失去,并永远也回不来。”

    对她的话,时宴只觉吵,把脸埋进枕头里。

    顾蕴初翻身,凑近她。

    感到侵入自己领土的气息,时宴睁开眼帘。

    墨黑的眼睛似被水洗过,黑亮透澈,漂亮极了。

    顾蕴初望着她,笑起来。“宴宴,你是那个能让他付出仅有温柔的人,而且是最特别的那个。”

    时宴眨眼。“什么?”

    “还记得你是怎么回来的吗?”

    时宴想了下,摇头。

    “是我哥抱你回来!”

    时宴:……?

    这下她彻底醒了,翻过身,躺平,看天花板,想着昨天最后的事。

    她协助林斐完成对毕娉的审问后,便结束了她的生命。

    后边,后边她感到有些累,回到顾凛城的办公室直接休息了。

    顾蕴初在她回忆的时候,把昨晚基地的视频给她看。

    时宴瞧着视频呆住了。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顾蕴初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她。“我以为你知道呢。这么弄都没醒,看来我哥确实是非常温柔了。”

    不是他温柔,是自己睡太死了。

    时宴知道事情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但也没解释。

    她现正在撩顾凛城呢,误会不是越大越好吗?这样的事,越多越好,她可以尽情的配合演出!

    时宴精神了,不紧不慢的起床。

    顾蕴初也坐起来。“是要去找我哥吗?”

    “不是。”时宴打开衣柜,看里边整整齐齐都熨烫好的衣服,挑了件白色的裙子。“我有我自己的事。”

    “去天桥被骂吗?”

    “那是别人的事。我是去赚钱的。”

    顾蕴初挠头。“我哥没给你钱花吗?”

    “有啊。”时宴冲她挑眉,邪笑。“我总不好拿着你哥的钱去嫖吧?”

    顾蕴初:???!!!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她大嫂要出去找男人!

    好帅啊,哈哈哈!

    真想看看大哥知道后的样子!

    顾蕴初兴奋的讲:“什么时候去?算我一个!”

    时宴讲:“到时说吧,我先赚钱。”

    “那行,你先洗漱,我去楼下等你,等会送你过去。”

    “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