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一口大姨妈差点喷出来

作者:真熊初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回到2002当医生最新章节!

    “……”王成发正在往出走,他听到周从文的话后脚步顿了一下,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样一只脚在半空中凝立。

    “瞎说什么,你懂个屁的手术。”王强鄙夷的呵斥,“准备关胸,周从文,我跟你讲这可是师父说的!”

    “我就是随便说一句,回去好落实在病历里。要不然真的出了事,我是管床医生,总有连带责任。”周从文满不在意的说道。

    “……”王成发的心开始狂跳。

    “当医生么,尤其是外科医生,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我记得王主任说过,病历要写好,不能让人挑出毛病,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周从文把手拿出来,无菌手套和手术服的前臂上满满的血迹。

    王成发犹豫了再犹豫,他的心已经被周从文的话给动摇,想走却又担心,毕竟刚刚自己是真的没有探查纵隔位置。

    真要像周从文说的那羊,纵隔有问题那怎么办?

    “关胸。”王强很直接的说道。

    “等一下。”王成发回身,看着周从文的后背,“周从文,你要是胡乱说的,明天就自己去医务科报到。”

    周从文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王成发重新刷手上台,手术室的气氛随着王成发看到纵隔上真的有一个2cm的伤口而凝滞。

    虽然无奈,但王成发还是选择沉默,继续探查。隐约中,手术室里耳光声响亮,啪啪作响。

    麻醉师也傻了眼,他的视角最好,差点违背无菌原则把头伸到术区看个仔细。

    真的诶!

    王主任真的漏了一个口子。

    伤人的凶器似乎真的是一柄50米的大刀,从患者的右胸进去,穿透纵隔,进入左胸。

    真特么的,王成发越做手术他的脸越黑。

    谁能想到刀锋竟然穿透纵隔,甚至胸主动脉的外膜都留下一道痕迹,险些没有放出来一股喷泉。

    谁能想到右胸刀刺伤,左胸竟然也受累!

    谁能想到……

    要是大家都没想到也就算了,关键是有人想到了!

    回想起周从文刚刚威胁自己的话,王成发的手术做的极为别扭。

    事实证明周从文没说错,可他说的越是正确,王成发就越是恶心。

    哪怕周从文从根源上杜绝了一起医疗事故,但王成发还是看周从文越来越不顺眼,哪怕周从文只是站在自己身边当助手。

    一台开胸手术变成两台,开完右胸开左胸。

    出乎意料的是患者左胸的伤势更加严重,竟然有三个刀口,还不是贯穿伤的那种。

    “我去……”麻醉师看清楚了左肺上叶、下叶竟然有三个伤口,他惊讶的说道,“不是右侧刀刺伤么?左肺怎么会有三个口子?”

    “不知道。”周从文一边看着王成发缝合肺脏上的伤口,一边和麻醉师闲聊,“可能对方是武林高手?刀锋一抖什么的吧。”

    “别扯淡,还真是想不懂,奇了怪了。”麻醉师似乎忘记了之前周从文和王成发的争执,仔细看着手术,确定左肺上下叶有三处伤口,他开始冥思苦想。

    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无法解释眼前的情况。

    “周从文,你说伤人的那位难不成真的是武林……”

    “手术呢,聊什么闲天!”王成发闷声喝到。

    他心气不顺,找个借口便开始骂。

    “……”

    麻醉师马上闭嘴。

    他很清楚王成发这次手术失误被周从文当面揪出来……他一定已经进入狂暴状态。

    自己别触霉头,至于回去之后周从文怎么办……麻醉师看了一眼周从文平静的面孔,随即低下头假装忙碌写麻醉记录单。

    周从文还是太年轻,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主任。

    也不对,总不能看见纵隔有伤口,为了尊重老主任就这么下台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不过回去后有他的苦头吃,以麻醉师对王成发的了解,怕是周从文在心胸外科干不了多久就会被撵走。

    怪可惜的,这个年轻人平时很温和、善良,可谁让他遇到今天的倒霉事呢。这种事情,怎么做都是错,周从文这孩子真倒霉。

    麻醉师一边假装写资料,一边胡乱的想着。

    手术继续,周从文平静拉钩,王成发却越做火气越大,强忍着完成手术。

    最后等王成发下台的时候,他全身都散发出一股子发霉的黑气。

    所有人都知道王成发陷入暴走状态,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王强都沉默不语,不敢去碰触这个霉头。

    “王主任,手术记录是你写还是王强写?”

    周从文见王成发要走,便笑吟吟的问道。

    别人不愿意碰这个霉头,但周从文绝对不在乎。火上浇油、刀口撒盐,也只是开胃小菜。

    “……”王成发黑着脸深深的看了周从文一眼。

    “虽然你站在术者的位置上,但是有半台手术都是王强王医生做的,我就是随便问问。”周从文笑眯眯的说道,“毕竟我是管床医生。”

    “我写。”王成发遏制住喉头发甜,遏制住想要一口大姨妈吐出来的冲动瓮声瓮气的说完,转身就离开术间。

    直到王成发离开,麻醉师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上下打量周从文,“小周,你今天吃枪药了?”

    “文波哥,你看你说的。”周从文笑着说道,“我哪里吃枪药了?”

    “王主任可是很不满意。”

    “哦,手术么,不是一个人做的。他没探查清楚,我就是提个醒。要是让他满意,患者可就要二进宫,遭二茬罪。弄不好在下面一个不小心……是吧。”

    麻醉师无言以对,即便连站在对面的王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从文站在道德的前列腺上随地大小便,一番话说出来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但有些规则并不可以明说,它可以被叫成潜规则。

    比如说……

    大家都知道周从文回去肯定不会好过,以王成发睚眦必报的性格来讲,周从文被撵走是小事。

    一个主任想要玩死手下的小医生,手段无数,轻而易举。

    但王强却很清楚周从文似乎不在乎,他昨天就和王主任撕破了脸皮,今天这事儿要是不发生才叫奇怪。

    “小周……”麻醉师沉吟了一下,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文波哥,怎么了?”

    “没事。”

    周从文笑了笑,他很清楚麻醉师要和自己说什么。

    ……

    ……

    注:这个病例是亲自经历的,到现在也没想懂具体那把五十米的大刀是怎么做到一侧进去,另外一侧却有三个刀伤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