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小厮

作者:南行娱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一寸境最新章节!

    饭菜刚端上桌,沈听白就回来了。

    “诶,听白,你回来的刚是时候。洗洗手过来吃饭吧。”周南行笑着说道。

    看到周南行刚解下身上的围裙,沈听白眸光闪动微微有些惊讶,不过想来为了江娱心,周南行最近的举动不正常也不是一件两件了,惊讶也就渐渐散去,去洗过手就坐下了。

    “来,阿娱,这个肉我拿卤水煨了一个时辰,最是入味了。”周南行给江娱心夹了一块卤肉说道,接着又夹了一块鱼肉,“阿娱,尝尝这九江的鱼与贺州的可有区别?”

    江娱心则一筷子接一筷子地往嘴里塞东西,“嗯~嗯~!还不错。”

    “还有这个,这个~”

    这时项露画突然开口笑着问道沈听白:“沈师兄,你是不是对九江的美食很有研究啊?好久有空带我跟阿姐一起去尝尝好吃的吧。”

    “咳咳~”沈听白差点被嘴里的饭菜噎到,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缓过来后又看了眼周南行,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方才嘴角略微上扬坏笑地说道:“是师兄做的不好吃吗?”

    “哦,没有没有!周大哥做的好吃!”项露画赶紧解释道,“是我想沈师兄一定知道更好吃的。沈师兄在贺州也才待过几天,都能知道哪家面皮汤好吃,这长住的九江城,应该更了解才对。”

    “咳咳~”周南行一听这话就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才缓过来了,耳根已憋红,但又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大口大口地吃饭。

    看周南行这幅样子,沈听白又继续说道:“想来我不止是知道贺州哪家面皮汤好吃吧。”

    “对啊,沈师兄竟然连梧州哪家面皮汤好吃也知道呢。”项露画说道,黑眸里尽是真诚。

    “诶~”江娱心看项露画被逗得小脸通红,于是打断道,“你周大哥啊,会做的美食肯定还有很多。就不麻烦沈师弟带我们到处去吃好吃的了,我们待在九江的这些日子,就让你周大哥变着法地给你做。”

    “啊~会不会太麻烦?”项露画小声问道。

    江娱心轻挑右眉,饶有意味地说道:“你周大哥啊,乐此不彼~”

    “嘿~,阿娱,你肯收下我了?”周南行看着江娱心讨巧地问道。

    江娱心嘴角含笑意无奈地看了周南行一眼,又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说道:“吃你的菜吧,话多。”

    吃过晚饭后,江娱心看项露画在池塘边站着,猜她是在想几日后精武大会上,揭露伍罗罪行的事吧,于是就走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温柔地问道:“害怕吗?”

    项露画摇了摇头,意志坚定地说道:“不怕。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可以早点替爹娘还有我姐报仇。”

    “嗯~”江娱心揉了揉项露画的头,说道,“好样的。阿姐一直都会陪着你的。”

    接着项露画又说道:“阿姐,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回花溪城好吗?周大哥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吗?或者,我们一起留在九江跟周大哥在一起?”

    “好啊~”江娱心满眼笑意回道,又语含打趣说道,“只怕到时候,我们小画会比我更想留在九江城。哈哈哈!”

    项露画望着江娱心笑得没心没肺。

    站在门口的周南行,望着前面的江娱心和项露画也是眼含笑意。或许南行山庄从竣工以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有人气了吧。这是这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不知道这样的平静可以持续多久。想到这里,周南行就将眸里的笑意收回眼底深处,像是要将这份笑意藏起来。

    “师兄。”沈听白走过来叫了声周南行。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恒山派和衡山派都牵扯进来了,华山派明天也会入局。嵩山派的柳高本就和薛常有隔阂,所以不用我们做什么,他也会咬着恒山派不放的。”

    “嗯,好。”周南行望向月色的目光平静如水,语气却如冰冻过一般,“接下来就看,他们谁更沉不住气了。”

    恒山派屠杀项家的消息也在贺州传开来了。凌霄拿着写着“恒山薛常,灭我项家,血债血偿”的废纸,眉头紧锁:“是何人要陷害我恒山派?竟发出这等谣言!”

    “凌霄,”宋天一拿着同样的废纸,从外面进来,神情很是焦急,急冲冲地说道,“这怎么办?府里弟子间都传开了。都纷纷嚷着,要取消恒山派弟子参加精武大会的资格呢。”

    “我得赶紧上九江,找到师傅,弄清事情原委。”凌霄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宋天一说道,眼神坚定。

    凌霄和宋天一二人刚出贺州城,就遇到了华山派的人在追捕一个小厮。

    那小厮挨了刘过一掌,倒在了凌霄跟前,凌霄赶紧上前去扶:“你没事吧。”

    “噗~”小厮吐出好大一口鲜血。

    “凌霄,这小厮嘴里没一句实话,你不要被他骗了!”刘过说道。

    宋天一站过来,挡在前面说道:“刘师兄,有什么事好好说。青天白日,你这是要杀人吗?”

    “我不是~不是项府的小厮,”小厮艰难地说道,气息断断续续的,“是他,是他让我假扮项府小厮,到~武林大殿,污蔑恒山派掌门薛常的。”

    “你胡说!”刘过听了这话,就要提剑杀来。

    宋天一也拔剑,将对方挡了回去,护在凌霄前方。

    听了小厮的话,凌霄不敢相信华山派会陷害恒山派,转过头来质问道:“刘师兄为何要这样做?!华山派究竟为何要陷我派于不义!”

    “凌霄,你千万要听我说,我绝对没有。我们两派是至交,我怎么会做出此等事来?”刘过慌忙地解释道。

    这时那小厮又开口说道:“他以家母性命相要,我不得已才做了伪证。但是昨日我跟着他们华山派的人后面,才听得家母早已被他们杀害了。这才幡然醒悟,今日想再上九江,去沈左使跟前解释清楚,但却被他们盯上了。”

    凌霄听到这里,情绪异常激动,想到恒山派遭受的这些蜚语竟都是出自华山派之手,这个自己一直敬仰的师兄之手。

    不过宋天一却比自己更先出手了,他拔剑上前:“没想到堂堂的华山派竟做出这等丑事来!想必项家的灭门也与你们逃脱不了干系吧!”

    “杀人偿命,我要你血债血偿!”那小厮从身上掏出匕首就冲了过去,不想却撞上了对方的利剑。

    “刘过!”凌霄正声怒道,上前一掌打退刘过,接住了那小厮,不过那人失血过多,没一会儿就断气了。

    凌霄放下那小厮的尸体,缓缓站起身来说道:“从今日开始,我恒山派与你华山派势不两立!”

    “凌霄,你一定要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刘过解释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刚才这小厮亲口说的,你是当我们都聋了吗!”宋天一怒道。

    凌霄此时虽已怒火中烧,但也极力制止自己的怒气,片刻后又说道:“刘过,此事我会跟家师求证,如果你当真派人作伪证,陷我恒山派于不仁不义,我恒山派也绝不会就此罢休!”

    凌霄说完就和宋天一继续上路。

    夜里,伍罗跟着琴音到树林与柳绿水碰面。

    “柳门主,这抚琴之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七绝门门主,凉栀吧。”伍罗悠悠然说道,“为何不见凉门主?”

    那柳绿水转过身来,引来几只萤火虫落在她的罗裙上,娇嗔道:“哼~,伍掌门,怎么,这么快就看不上眼我柳绿水了吗?”

    “岂敢,”伍罗荡漾的目光在柳绿水身上游走,“柳门主一直都是,我伍某人得不到的存在。”

    “哈哈哈!”柳绿水的笑声无比妩媚,像要穿透这夜的黑,“伍掌门,这多日不见,倒是越发会说话了。”

    片刻后,柳绿水收了媚语,问道:“恒山派薛常,当真不留了?”

    伍罗微眯双眼说道:“薛常他以为,我衡山派成为众矢之的,他就可以独善其身。这么些年,我与他联手做的那些事,就可以随着我衡山派行迹暴露,而顺理成章地都归咎到我衡山派的身上。如此,便再没有人知道他的恶行了,他又可以重新做个江湖众人敬仰的恒山派掌门。”“殊不知啊,我伍罗既然有做事的魄力,自然也有抽身的本事。薛常还是太不了解我了。”

    “哼哼~听伍掌门这许多,如今倒觉得,还是我绿水林敞亮。盟友就是盟友,敌人就是敌人,从不怀疑,也不背弃。”柳绿水缓缓说道。

    “哎,”伍罗叹了一声,又开口说道,“每条道上都有它的规矩。上道了,就得按照它的规矩来。可是半点,不由人啊。”

    “哈哈哈!那伍掌门守的,是何规据?”柳绿水的笑声充满讽刺意味。

    “自然是我伍罗的规矩。”伍罗眸光略带狠意地说道。

    柳绿水笑意渐渐散去,说道:“伍掌门请放心,我绿水林向来是最守规矩的人。明天准备接收消息吧。”说完就飞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