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安诺的教育理念

作者:鬼狰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最新章节!

    玛修倚靠在荒原的山壁上,嘴唇微微有些干裂,眼神中带着茫然,无神的看着前方。

    “玛修.来喝点水吧。”藤丸立香有点担心玛修的状态,递给了她水壶。

    “唉?前辈,是在哪里的水?”玛修愣愣的接过了藤丸立香递过来的水壶,有些疑惑。

    迦勒底原本的水壶是奥兹曼迪亚斯赠予的,但是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遗失了。

    “之前有一个难民队伍的头领想要抢劫我们,被达芬奇亲教训了一顿之后,就交出了一部分资源之后逃跑了,他们留下的资源里面就包括了这个水壶。”藤丸立香笑着解释道,“放心吧,达芬奇先生已经检查过了,里面没有毒,可以放心饮用。”

    “啊,谢谢.”玛修点了点头,喝了两口水,总算是润了润干裂的嘴唇,然后问道,“安诺先生他们还没回来吗?”

    “.已经能够检测到他们回来的魔力反应了,可以放下心来了。”罗曼的通讯接了进来,他的语气中也带着些许的轻松,这次进入圣都的计划虽然失败了,但是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情报了,适时撤退撤退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也没有出现像之前北美特异点那样损失战斗力的情况。

    “那就好”玛修温和的笑了笑,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怀里的芙芙。

    “芙芙——”芙芙蹭着玛修的手,看着玛修开心之中带着悲伤的神情,伸出舌头舔了舔玛修的脸。

    “是因为什么哭的呢,玛修?”藤丸立香坐到了玛修的旁边,牵起了玛修的一只手,握在自己的两手中间,有些担心的看着玛修。

    之前她在拉着玛修从圣都的城墙下撤退的时候,看到了玛修那无神而泪流满面的脸,她是一直在维持着那个状态在进行战斗。

    并且在撤退成功之后的现在,依旧是那种有些失神的状态。

    “.我不知道。”玛修沉默了一小会,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前辈,但是如果是发生在城墙上的那场战斗的话,只要想起来,我就会感觉”玛修深呼吸了几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眼角中再次出现了些许的晶莹。

    站在后方的阿尔托莉雅和贝狄威尔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是知道,是哪一位从者给予了玛修战斗到现在的力量,只是他们没有明说,因为所有的圆桌骑士都知道,想要真正的将那灵基化作自己的力量,只能够依靠玛修自己。

    但.他们知道,玛修为何悲伤。

    与其说是玛修在悲伤,不如说是,她体内依旧残存着的,加拉哈德的成分在悲伤。

    圆桌那是加拉哈德心中最美好的东西,没有之一,正是因为对圆桌的憧憬,他才会在安诺的放手教育之下,依旧选择了成为骑士。

    安诺本人对于自己儿子的教育毫无疑问是非常不满的。

    兰斯洛特是一个优秀的骑士吗?

    应该算是吧。

    但他做到了安诺对他所期望的吗?

    并没有。

    他甚至搞得一团糟。

    对于私生活与感情的处理上,兰斯洛特的所作所为说是让安诺十分失望都不为过。

    伊莲公主在他父亲的计谋之下,用迷药迷昏了兰斯洛特,从而怀上了加拉哈德,安诺虽然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他留出了很长的时间供兰斯洛特选择。

    无论兰斯洛特是选择清除掉自己的耻辱,杀掉伊莲公主也好,或者是选择通过外交手段让真正的幕后黑手付出代价,然后认领自己的儿子,驱逐作为阴谋帮凶的伊莲公主也好,甚至他明媒正娶了伊莲公主,虽然有失体面,但终归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安诺一直在等兰斯洛特做决定。

    但是直到伊莲即将临盆,兰斯洛特都没有处理这件事,他选择了对伊莲公主和那背后的阴谋不闻不问。

    还是安诺这个当爷爷的去对阴谋的策划者施加惩戒,顺便把加拉哈德认了过来。

    以及对阿尔托莉雅的态度问题。

    安诺曾经提醒过兰斯洛特,你是臣子,而亚瑟是王,安诺再一次强调无论兰斯洛特做出什么决定,都必须做出决定,去让这一切尘埃落定。

    兰斯洛特在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了切断了自己的念想,老老实实的作为臣子辅佐阿尔托莉雅。

    但是后来和王后桂妮薇儿,还有王的儿子莫德雷德在私下聚会一事,又该怎么解释呢?

    综上所述,兰斯洛特的种种劣迹,让安诺觉得,自己的教育能力,或许很差劲。

    所以,安诺并没有对加拉哈德像是对他父亲一样,有着太多太大的期待,成不成为骑士根本无所谓,安诺想让他不在自己的束缚之下快乐而自由的成长。

    但是,加拉哈德依旧选择了成为骑士,甚至登上了圆桌,与自己的祖父,父亲并肩。

    因为圆桌的荣耀与高洁,正是加拉哈德心中最美好的事物,诸位骑士在王的指引下共同征战,团结无比,就算是背叛的兰斯洛特和莫德雷德,也回归了圆桌,在卡姆兰之上用死亡洗刷了自己的耻辱。

    但是,这样的圆桌

    这样美好的圆桌.

    现在居然将彼此的剑拔了出来,指向了对方。

    这让加拉哈德如何不悲伤。

    藤丸立香抿着嘴,凑近了玛修,帮她轻轻的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安心吧,有我在你身边的,不用哭。”藤丸立香嘿嘿一笑,尽量让自己笑的开心一些。

    “.嗯。”感受着这略带笨拙的安慰,玛修破涕为笑,但还是点了点头。

    阿尔托莉雅也笑了笑。

    承受了加拉哈德的力量,那么承受他的悲伤也是自然而然的。

    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将他的力量发掘出来。

    待到那时希望伱手中的那面盾牌,能够真正发挥它的力量吧。

    那站在所有人之前,替大家挡下所有攻击的,在圆桌骑士之中也是最高洁的骑士啊——

    远处,荒原之上,三人风尘仆仆。

    “安诺卿面对眼前这残酷的一切,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帕西瓦尔带着叹息问道。

    安诺沉肃着看向前方,无言的继续前进着。

    (本章完)

    wa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