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朝着我吃草莓

作者:任叶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择如歌的你最新章节!

    徐如歌今天上午第七次偷看原择,悄咪咪的注视着他的侧脸,和他低下头做笔记的动作。原择一如前六次侧过头来,冲她无声地笑着眨了眨眼,挂着标志性小梨涡。

    他笑完转过头看向讲台,眉目宁静地看着老师,看着黑板,嘴角带着浅浅的未曾消散的弧,似有似无,像她午休时朦胧感知到的风。

    正大光明地偷看,和永远转头的回视。

    徐如歌也看向讲台,抬笔记下幻灯片上的重点,就这样坐在一起,有另一个人陪着你,同路而行的安宁平静是松柏下融化的雪水,我独自跋涉山水的鞋履,踏过的尘土便不止有路边的野花,还有随风扬起的携晨曦的白衬衫。

    下了课,徐如歌把学习材料合上,冲在桌面左边的暖气片上摆齐。

    她趴到原择的桌子上,“为什么上课我看你,你总回头?你知道我在看你?”

    “嗯。”

    “为什么啊,我看你明明在听课,我又没出声音。”

    “因为你在我的余光范围里。”

    “你上着课还在注意我?”

    “比你强点,但不影响听课。”

    “哦~我还以为你无感呢。”徐如歌笑得自得。

    “你是在高估我,还是低估了你自己?我昨天刚表白成功,现在就能暮年坐一起晒太阳的心境?坐怀不乱。”

    “伪装的那么到位,路人甲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原择轻笑出声。

    “所以你别惹我。现在跑还来得及。”

    徐如歌说:“我哪有功夫啊,都快死在卷子上了,这些都是高三复习用的,你什么时候做完的?”

    “大多是高一吧,只给你挑了编排不错的,我上半年都在准备高考,所以有大把时间做题。”

    “可是高考出成绩之后,我听物理老师说你考的纯理,为什么现在换成了物生地?”

    “因为喜欢。”他毫无波澜地说。

    “够任性。”徐如歌胳膊一下撑起身子,和原择的距离更近了,都可以数清他的长睫毛。“不谋而合!当初我选的也是其他组合,期末考试前三天换的,主任要求写转科申请,注明原因,我说因为喜欢。”

    “潇洒。”

    “是吧,一出成绩,把考了九十四的学科扔了,你呢,化学高考赋完分多少啊。”

    “满分。”

    徐如歌笑着趴回自己桌子,伸手从铅笔袋里抽出一张蓝色便利签,写着“优秀”,贴在了原择桌子上。

    他平淡的表情太拽了。

    “继续保持,原择同志。组织上给予你崇高的荣誉。”

    “一定不负,你望。”

    徐如歌坐正,翻开做了一半的卷子,用紫色便利签给自己写了个“加油”,贴在自己桌面上。

    原来真正熬出头的人,真的会如鱼得水。谁的成绩是梦悟风刮的呢。

    原择的右手搭到她的桌子上,徐如歌看着他在便利签上迅速补了一句“向原择同志靠拢。”

    他们两个的字都很有个性,尤其原择的,甚至有点张扬,和他的人一样。

    他的手指敲了敲便利签:“知道了吗?”

    “收到。”她点头。

    原择被老师叫出去的时候,徐如歌把他桌面上的蓝色便签撕回来,用铅笔在背面小心翼翼地轻写了“My light”,确认正面看不出来,又照着起初的位置一点点粘上,托着脸看便签静静躺在他的桌角,忍不住笑了。

    他怎么这么优秀呢?现在这么优秀的人是她的。

    结束了上午的课,纪文予一直没来,看来是打算让他们独处。

    “杨宇杰呢?他怎么没来找你。”

    “被轰走了。”

    徐如歌好笑地调侃道:“啊,这么狠啊,比我还绝情。”

    “哪有功夫听他叨叨个没完。”他边从书包里翻着边说。

    终于拿出来一盒草莓,每一颗都又大又红。

    “你把这个一直装书包里?”

    “嗯。”原择拉过来徐如歌的手,把草莓盒放在她手上。“走,吃饭去。”

    徐如歌一路上双手拿着草莓盒,笑的不能自已,今天太阳真好啊。

    到食堂,徐如歌环顾一圈座位:“要不我先去把草莓放下?这样没法打饭。”

    “没事。”

    到打餐窗口,原择一手一个餐盘,回头看着她问:“想吃什么?”

    徐如歌看了一下今天的菜。

    “菠萝咕噜肉,小鸡翅,土豆鸡,炸里脊。”

    原择复杂地看着她说:“全是肉?”

    “嗯,平常在家徐总管的严,在学校放肆一下,释放天性。”

    “谢谢你爸,不然你这么瘦真挺不容易的。”

    “我运动量很大的好吗,打球玩板。”

    “现在还有那时间?”原择朝打餐师傅说:“你好,来份那个青菜,还有这个素的,谢谢。”

    徐如歌提前往刷脸付钱的机器小跑了两步“我来。”

    原择走过来,左右手都端着午餐“你找位去。”

    “我付钱呗。”

    “不用,爷有钱。”

    徐如歌撇了撇嘴,只好从人群里找座位,走了两步回过头看了看原择。

    他正低头看着身后的女生,问:“能帮我点下确认吗?谢谢。”

    她不能点吗?非得找别人?还彬彬有礼的,不知道这样容易让别人往上贴吗??

    徐如歌黑着脸拿了餐具,坐在桌子上等他,看他往自己面前走。

    真招摇。

    徐如歌发泄地咬了口草莓嚼着。他还没坐下,她就问罪道:“你没手了,刚才为什么不让我给你点?”

    原择低头望着她,反应了一秒,明白过来什么事,笑着坐在她身边。“酸味不轻。”

    “什么?”

    “你承认你吃醋了,我下次就不敢了。”

    “我这还不明显吗?你看不出来吗,还得我承认。”

    “再有下次任你罚。”

    “哼,不用,我也找别人帮忙。”

    “行。”他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慢慢说了句:“我弄死他。”

    徐如歌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原择用手掐住她下巴,把她的脸掰到一边“别朝着我吃草莓。”

    她又转回来,不解地问:“怎么了?你也想吃?这还有啊。”

    “嗯,我是想吃,想吃你嘴里那颗,你给?”

    徐如歌愣了,眨巴了下眼。

    “还不转过去头。想让我现在亲你,跟你抢草莓?”

    徐如歌的头几乎在听到亲字的时候,瞬移地转走了,心虚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低下头盯着面前的肉和青菜,“你小点声!不要脸。”

    “你先撩拨我,还不准我嘴上占点便宜。”原择用筷子夹起一口菜,悠闲地吃进去。

    他真是烦躁死了,这姑娘一直在他面前吃草莓,嘴唇一开一合的,还泛着水泽。

    怎么心就那么大,他一个正常人,十几岁火气正旺,在他面前一点不知道收敛,打算慢慢来,别操之过急,但是照这个节奏,不是傻死她,就是憋死他。

    徐如歌你就折磨我吧,早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