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我图谋不轨?

作者:任叶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择如歌的你最新章节!

    晚自习数学课代表同桌回家了,数学课代表以空调太冷为由,调换了座位和徐如歌前位坐一块搭伙聊天。

    于是有了现在这局面。

    前位困得不行,手拖着头,脑袋的海拔降低降低,升起,降低降低,突然升起,再慢慢降低降低降低,最后“嘭——”一声,终于如释重负地砸桌子上了。

    徐如歌差点没笑出声来。还好看自习的老闫现在不在。

    前位抬起头来呆坐着,徐如歌看不见他表情,但猜测他此刻大概正在怀疑人生。

    最后前位往桌上一趴,再没动。

    困肯定是能传染,今天可以下结论了。数学课代表整个上半身困的都在摇摆,前仰,回首,侧歪,低头,神龙摆尾,死死挣扎,和周公拼命抢人,在睡着的边缘疯狂试探,花样丰富不重复,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

    徐如歌憋笑的快不行了,低头抖着双肩,侧头看原择的反应,这个人也憋的不轻。不搭界隔了个过道的中间排都笑趴在桌上了。

    徐如歌写了张便利贴给原择,“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看他在这跳摇头舞。”

    她本来也有点犯迷糊,这下子直接憋笑把自己憋清醒了,比往太阳穴上抹风油精还管用,他们课代表这困死一人,清醒一窝的奉献精神真是太感人了。

    老闫无声地鬼一样地就飘过来了,徐如歌余光里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精准停在前排了。

    只见老闫慈爱地伸出他教书育人的手,温柔抚上前位暴露着的耳朵。

    狠狠一拧!

    没醒!

    螺旋拧!

    前位懵逼地爬起来,这场屠杀终于结束了,老闫那表情挺恨铁不成钢,怕耽误别人,一句没说就走了。

    原来好笑和惊悚真的互不耽误。

    徐如歌偷偷用眼瞟着前面,原择自始至终在低着头做题。

    下了课,前位一脸苦相的回过头来:“卧槽,太你妈吓人了,突然就来了。”

    徐如歌大笑着说:“不用担心晚自习寂寞,只要你睡的够香,老闫就会从天而降哈哈哈哈。”

    数学课代表激动地说:“他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突然就从我后边出来了,我都快跳起来了。”

    以往老闫都坐在教室前面监自习,今天没在,徐如歌谨慎地回头看了一眼,以免他们吐槽着他,老闫突然又进来了。

    然后她就看见了坐在最后一排做题的。

    老闫。

    ……

    她淡定地回过头来,脸上的笑容都石化了。

    她将这称之为缘分,妙不可言的缘分。

    前边俩后知后觉意识到后,“今天作业真不少啊,我一节晚自习才写完了一项。”边说边转过身去。

    徐如歌脸都苦了,就刚才他们仨的音量,老闫肯定听见了啊,卧槽,让我死,立刻,马上。

    徐如歌降低音量跟原择说:“我人没了,我的天啊,他就坐在后面!我没了,我真没了。”

    原择竟然还幸灾乐祸地笑了,没人性啊。

    他拿起徐如歌的杯子说:“陪我出去接水吧,我看再在这坐着,你就要打地洞了。”

    跟在原择后面走出教室那一刻,徐如歌松了一口气,舒服了不少。

    教学楼水房人不少,原择又带她去了国际部,国际部这个点已经没人了,光线挺暗。

    徐如歌还在皱着眉回味刚才的尴尬瞬间,原择就静静地走着,看她那纠结的小表情。

    刚开始看到前面墙边有两个人,徐如歌没在意,平常不少到这来接水的,这的水是凉的,不用接了现凉。

    所以等她意识到那俩人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已经离那俩人就差俩教室远了。

    卧槽?

    在那干嘛呢那是。

    她没看错吧,那,是在接吻啊,在学校里啊,太敢了吧?!

    徐如歌看见旁边教室开着门,想都没想拉着原则胳膊就藏进去了,赶紧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另一只手拽着原择往下拉。

    原择顺着她的力弯下腰,徐如歌的唇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别出声!外面那两个人抱在一起,别被他们发现了。”

    “你怕什么,抱着的又不是咱俩。”

    “你再小点声,多尴尬啊。你刚没看见他们吗?”

    “看见了,刚转弯就看见了。”

    “那你还不拉住我,我走神呢,就任由我去坏人家好事,咱俩这样走过去不社死现场吗?”

    原择心想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来暗示暗示你,我拉住你不是坑自己吗。

    “好事?这么说,你也想要?”

    徐如歌往外张望的脸转过来,看着原择弯着腰,眼睛和她的齐平,屋里没开灯,只有背后的窗户透进来一点路灯,她现在算是把原择怼在墙角里,他的脸隐在阴影里,模模糊糊能看出来高挺的鼻梁。

    “你把我拉进来,是不是心怀不轨,说吧,计划多久了?嗯?”

    他鼻子里嗯那一句的时候,还往前一扬下巴,徐如歌赶紧往后缩了下头。

    她一把捂住了原择的嘴,把头扭开了。

    原择转过来身,反把她压在墙上,不依不饶地又鼻子里“嗯?”了一声。

    徐如歌感觉到他的鼻息扑在手心里,烫着了一样迅速把手伸回来了,茫然无措地半举着。

    “然后呢?把我拉进来了又不敢了?”

    原择把头靠近,斜着头用鼻子蹭了一下她的耳垂。

    “还是说,你不会啊?”

    外面随着一句震惊的卧槽,一阵慌乱的跑步声渐近渐远,最终重归平静。教室里又静悄悄的了。原择压低的声音格外清晰。

    徐如歌人已经傻了,她哪见识过这种场面啊,自己被压在墙上,脖子上还有个脑袋。

    她一侧脖子想躲开,躲开的方向被原择一只手扣着脖颈,又拽回来了。

    她的脖子一下贴上了原择柔软的唇。

    她血一下子全涌到头上来了,全身酥麻,呼吸都停滞了,她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到了。

    砰,砰,砰。

    原择照着她的脖子轻轻地吮了一口,“你这心跳频率,不是一般的快啊。”

    徐如歌突然撑着他的胸膛,一把把他推开了,夺门而出。

    她边跑边用手一下一下顺着胸口,呼吸困难,她就差点一口气过去了。

    原择左手撑在徐如歌刚才靠着的墙壁上,冰凉凉的,右手还拿着她的水杯。

    “这傻子,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原择冷静完回到教室,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开始将近二十分钟了。

    徐如歌看见他走进来,把水杯轻轻放在了她的桌子上,杯口还有水痕,显然已经接满了。

    原择一在身边坐下,她心跳又快起来了,她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很烫,赶紧把头低的更低,以免被他发现,尤其是脖子,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

    原择坐下后继续做平摊在桌面上,上节自习写到一半的物理试卷,安安静静的。

    徐如歌是真一点书都看不进去了,原择的存在感太强了,她已经被他的气息包围了,全部感官都在不自觉往他身上靠拢。

    下了课,徐如歌抓起书包就跑。班里的人都傻眼了。

    “刚出去个什么?”

    徐如歌跑出教学楼,闷着头往车棚赶,不行,得在原择反应过来之前骑着车撤退,不然他俩一定会在车棚碰到。

    结果还没到车棚门口,胳膊就被追过来的原择抓住了。

    “你跑什么啊?”

    “你先撒开,我冷静冷静,明天再和你说。”徐如歌使劲挣了挣。

    原择怕弄疼她,松开了手。看着徐如歌慌忙逃跑了,等他走到车棚门口,从里面出来的徐如歌刚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明天见。”徐如歌边说边从他身边窜过去离开了。

    原择回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路灯底下的拐角处。抿了抿嘴角,一脸平淡冷漠地深思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