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梦醒

作者:垃圾佬汤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篡天年最新章节!

    “三十!年三十!这边……”

    “看这边!”

    年三十眼神略有飘忽,心神待定,依稀听得一个声音悠悠荡来,传进耳里,但依稀不太了然。

    “年三十!”

    那传来的声音顿挫,清晰了少许。年三十眼眸随着轻震一下,眼前的翳影顿时一清,循声望去,待看清前方事物却又是一愣。

    一名身着淡黄色长裙的秀丽女子孑然站在茫茫天地之间,柔荑轻举盈盈而动,分明是在呼叫自己的名字。

    “年三十!”

    见得年三十望来,女子轻声低笑,呼喊声中又带了几分喜意。年三十极目眺去,却始终看不真切,女子的面容始终像是被一片霞雾轻掩,偶现颦笑又如惊鸿出云,孤鹜逐夕。

    “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语罢,又是一声轻笑,年三十却是一阵愕然。女子赤足轻点微波荡漾,他这才看得清晰,原来她一直立于水面之上,而自己却是半身没于水面之下。

    不止如此,天地之间一片寂寥,除却身下之水眼前之人,竟再无一物。

    “你是……”

    年三十正想开口,却只吐出两个字,随即便被女子打断。

    “没有时间了,年三十,你一定要找到我呀!”

    没有时间?

    年三十心下疑惑,但未待张嘴,只觉得脚底一阵发痒,水面陡然荡起一阵阵涟漪,天地巍巍共颤。扭头远眺,在年三十视野尽头隐隐浮现出了一道细长的白线,由远及近,白线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从细及粗,不急不缓。

    年三十此时再将目光投向女子,只觉得先前朦胧在眼前的烟翳散而复凝,游弋在身周,一切此时都看不真切。女子的声音也一如先前,似遐似迩,愈行愈远。

    再看其人,面容早已被云烟遮蔽。

    而此时远处的白线循循而来,不多时便占据了年三十的视野,赫然是一道擎天巨浪!

    滔天惊澜洪洪浩浩,裹挟击天之势,顿失滔滔,此方天地上下一白,不见他物。荡起的水汽遥遥而来,氤氲在半空中。

    年三十的脑海像是先一步被巨浪击中一样,从头至尾一片茫然,丧失了思考能力。面对着眼前的一切,女子也好惊澜也罢,他此时却更像孤石投井,除了心中最初荡起的涟漪之外,便是彻底的寂静与幽凉。

    不远处女子的身影在接天惊澜的对比下显得极为单薄,如同柳叶落于瀚海。年三十的心湖像是挣扎许久,终于荡起一圈圈微澜。他艰难地举起左手,像是重有千钧一般,极力向女子方向探出。

    “周……”

    踌躇了许久才生出的一缕波澜,到出口却只剩下连自己都听不真切的一个字,随后便是一道伟力冲撞在年三十身上,刚张开的嘴巴瞬间被流水封住。

    惊澜带着开天之势浩浩荡荡穿过了二人,浩浩伟力在经由二人时却意外地宛转,就像清风拂面,年三十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依稀见得女子口唇一张一合,似有所言,但是此时年三十已经听不得了,他只觉得眼皮上像是矗立着一座山,沉得睁不开,耳边也嗡嗡一片,五识都被钝化。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一道匹练闪过,在年三十失去最后的意识之前,遁入其体内,而后,年三十便双眼一抹黑,不察人事了。

    ……

    晨曦透过半破的窗纸,自补丁间的缝隙中穿过,拂起空中的几点尘埃缓缓落于睡梦中人的脸上。睫毛轻颤,年三十从睡梦中苏醒。

    无声地注视着晨曦中随着自己呼吸起伏的飞尘,梦境中的一切由清晰到模糊,从依稀有些念想到最终片痕不着。

    “唉……”

    年三十轻叹了一口气,怅然若失。

    又是这个梦,浑噩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梦中感觉真切,待到苏醒又像指间流沙,不消片刻便忘得干净。即便深究之下,也只是捉摸不透心中的些许悸动。

    只不过,这一次又好似有所不同……

    年三十轻轻握拳,掌心一收一放好像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但肌体发力间又好似略有不同。年三十左手微曲,尺侧筋脉一阵轻颤,一道劲气由尺桡侧少阳脉窜涌而上,一股酥麻感占据了整条臂膀。

    感觉不赖。

    稍微收拾一番,年三十换上一身利落短打,慢走两步推开了房门。

    “吱——”

    半朽的门户哑响一声,屋檐上憩着的老猫被扰了美梦,抬头呵欠一声。

    小院中稍微些许杂乱,但还算干净。

    院东角栽着的毛竹趁晨风稍徐,落下几片黄叶。几块早被废弃的蒲草团胡乱堆在院墙一角,堵住了墙角一个窟窿;边上散碎着几块四五尺长的石胚,许是未完工的石敢当。

    年三十绕着小院小跑了五六圈,稍稍活动一下筋骨,伸展罢了,炉上煮的杂菜粥也咕噜滚起热气。

    轻轻吹开搪瓷碗上萦绕的热气,囫囵几口咽下半烫的粥,切成细块的青菜粒子在齿槽一磕间绽得酥脆,小小一砂锅杂菜粥下肚后,满嘴的清甜留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些荤腥。

    填完了肚子,年三十推户出门。户枢和落时接轧时厚声闷响,檐上的老猫再度受扰,一脸郁闷地挠了挠屁股,另寻了个舒坦姿势接着睡下。

    年三十轻轻合上门扉,旁里寻了根恰好的木棍一挑,便算上好了锁。

    掩在翠竹林子里的半大道观不知几年前便给废弃了,观里的道士也早寻不见,好好一座石堆砖砌的庄子就这么破落了大半,只剩下年三十一个人住在东厢的偏院里头。

    年三十绕过坍倒的景墙,穿过漏了顶的回廊,跨进中堂。正堂上的神坛供奉着三清,右侧则是左手操蛇右手持剑不怒自威的真武荡魔大帝,而左侧则是缺了半身,只剩下法座半尊,辨不清是哪位尊神。

    三清座前的供桌上立着一个小铜炉,并无贡品,只斜斜靠着一块巴掌大小的木牌。年三十径直来到三清座下,先是向着左右两旁的尊神深深一揖,随后对着面前三清长拜。

    “神仙老爷在上,请保佑弟子今天顺顺利利拜进仙门,也不枉小的给您几位老人家供了那么久的香火。”

    碎碎念叨几声,语罢年三十起身又是一拜,随后从供桌底下掏出自己搓的土香点燃了,歪歪斜斜插在香炉里。

    年三十搓香的手艺自然是无法恭维的,三个红点忽明忽暗,一股艾草的清香在破旧的道堂里四散开来,至少土香燃着一半还不会灭掉。

    心诚则灵。

    年三十又是念叨了一阵,随后毕恭毕敬地将供桌上的红色木牌请了下来,捧在手中。

    木牌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捧在手里却颇有实感,其上纹理蜿蜒折返,迎着光还可以隐约看见一点流萤沿着纹理游转,没上过漆却是鲜艳的枣红色,单是拿在手上就令人心气不惘,六神不惊。

    一看便知绝非凡物。

    年三十手捧着木牌站起身来,对着四方又是一一揖礼。随后掏出一块浆洗干净的布绢将之细细裹得严实,紧贴着胸口揣着,迈步便走出了中堂。

    中堂到观门之间倒是坦途,只不过青石板铺的路面上斑驳爬着几处青苔。庭院中央是两色鹅卵石铺成的太极鱼图,左右两侧盆景、假山、流水、八卦井一应俱全,堂口与大门之间还树着一面萧墙。

    若是有通晓堪舆之人见了,说不得要赞上一声好布局。

    年三十径直穿过庭院,转过萧墙,快走几步便出了道观大门。

    此时恰好日出三竿,山林间的雾瘴业已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许水汽还在树荫下弥散。

    年三十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随后便迈步,沿着蜿蜿蜒蜒的山路一脚深一脚浅地朝山下走去。

    道观门前的山石上,一只瓢虫挣开了翅翼,轻缓地飞过院墙檐角。

    年三十愈行愈远,道观在他身后也慢慢变小,最后在一处拐弯时消失在了竹影中。

    “三十哥——”

    且走出山脚,还没行至镇里,年三十便远远听见了几声呼唤。

    复行几步,待出了林子,便看见牌坊边官道旁几个孩童在手舞足蹈。

    “来了!”

    年三十沿着石板路快走两步,就来在了镇子边上的牌坊口。

    “三十哥!三十哥!”

    见得年三十到来,几个半大孩子带着一群孩童当即围了上来。

    “三十哥!我爹在祠堂那边等着你呢!”

    领头的一个孩童朝着年三十招手,身边一群孩子也跟着一起招手呼唤。

    “三十哥!镇长在祠堂等着你过去啊!”

    “行!”

    年三十也大声招呼,一边说着一遍加快了脚步,绕过一帮孩童加快脚步穿过了牌坊街,往镇中心的祠堂快步走去。

    “三十哥!我的豸兽呢——”

    带头的孩童突然想起了年三十的承诺,大声呼和着年三十的名字,然而年三十此时要事在身,只得大声回应道:

    “等会儿我交完差事回来再给你们拿来——”

    年三十轻车熟路,只稍片刻便半跑着来到了镇中心的祠堂。刚跨入门槛便听到了镇长的声音。

    “三十啊——你怎地现在才到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