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炼狱

作者:法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建地府计划最新章节!

    血红色。

    一片刺眼的血红——

    无数的断肢残臂,血肉模糊,有还在鼓动呼吸的红色肉球在血管和血肉铺成的红褐色地毯上滚动着,一根根还在蠕动扭曲的红色吸盘触手从天花板和四面墙壁上延伸出来,盘踞着交缠着分泌着粘稠的恶心的黏液,又仿佛具有生命一样慢慢蠕动。

    一阵风吹过,一股好似是海底深处腐烂的腥臭味开始在空气里蔓延着。

    哪里还是什么学生宿舍,分明是人间炼狱!

    而就在保安开门的时候,里面的几根触手朝着他快速地伸长过来,手电筒灯光下甚至清晰可见上面的纹路和滴落的浓稠的血液。

    就好像是一条饥饿贪婪的蟒蛇要绞杀并享用到手的猎物一般。

    “救……救命啊!”

    保安脸色煞白,手脚并用哭爹喊娘地朝着远处楼梯口跑去,狼狈到手电筒和警棍都掉在了地上也顾不上了。

    只是逃跑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些触手们却仅仅追了几米的距离后就停止不动,甚至缓缓往回缩着。

    ……

    苏白本意倒并不是要逞强救人,毕竟眼前这个东西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只是意外的这些触手首先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并且很显然有所忌惮,乃至于放弃了到手的猎物,甘愿缩回去与他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苏白想了想,从阴影中飞下来,试着往那些触手的方向迈出一步。

    果然那些触手也往后缩了一些。

    “真的在怕我?!”

    他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若有所思。

    “自己现在如果要说,特殊的也只有这一个非正式阴官的身份,也就是说……它们害怕鬼差?”

    似乎只有这种理由可以解释了。

    他又往前迈了两步,那几根触手果然再次缩回去了一点,只差一点便会回到宿舍门里面去。

    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让它们回去。

    他深吸一口气,随后目光一凝,微微压低身体两腿摆出冲刺的姿势,随后……

    “刷!”

    凭借着灵魂状态的轻盈,他像是一道风一样飞了过去,瞬息之间便来到了那反应不及的触手前,并用力一把抓住了其中一根触手!

    他之前试过了,灵魂状态下无法接触到大部分实质的物体,但是果然这些触手不正常,此刻他可以牢牢抓握住。

    入手的触觉有些奇特,有些像是刚从深海里捞出来的章鱼触须,软绵绵又有几分弹性,其上覆盖着冰凉刺骨又满是粘稠滑腻的黏液,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其从手中滑走。

    他咬了咬牙,低吼一声:“在心虚什么?给我回来!”

    他两只手同时用力,紧紧抓握住触手,试图将正在剧烈挣扎的它倒拔出来!

    而也就在此时,他忽然察觉到手心里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他诧异低头看去,只见手掌抓握触手的地方正冒起阵阵青烟,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可那触手好似是被烈火灼烧了一样,瞬间皮开肉绽,变得焦黑腐烂。

    被焚烧的触手疯狂地痛苦地挣扎着,巨大的触手拍打着铁门和墙壁,发出阵阵刺耳的噪音和摇晃。

    仿佛整栋楼都岌岌可危要坍塌一般!

    按理说这么大的动静其他学生早就已经惊醒了,但奇怪的是这会儿宿舍依旧死寂一片,仿佛其他人都消失不见了一样。

    苏白紧紧盯着手中抓握着的那根触手,原本饱满圆润的触手已经被灼伤得干瘪焦黑了许多,就像是逐渐变得衰老虚弱,甚至连挣扎的力度都变小了许多。

    最后就成了一团干瘪的树皮一样的粗糙物体,轻轻一撮便有一些红褐色的粉末掉落在地板上,就像是染上了一层铁锈,弥漫着怪异的腐臭味。

    苏白正打算伸手去抓其他的触手时,却错愕看见那些触手早已经缩了回去,就好似是壁虎断尾。

    “咚!”

    405的大门瞬间从里面被用力关上,并且还“咔嚓”一声不放心地带上了门锁。

    就像是地位颠倒,外面的苏白才是追杀它们的怪物,让它们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我有这么吓人吗?”

    苏白有些不信邪,靠着魂体径直穿透了这扇铁门试图进去宿舍里面寻找,但诡异的是仅仅跨越了这薄薄的一扇门,里面的世界却已经大变了模样。

    方才血红色的满是血肉和触手的炼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间普普通通的空荡荡的学生宿舍。

    窗帘随着外面的微风吹过微微鼓起飘荡,冷白色的月光顺着缝隙洒入照在地板光亮的瓷砖上,清晰可见除了一些黑泥的脚印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似乎已经回到了正常的世界里。

    “喂?你还在吗?出来聊聊吧!”

    苏白在宿舍里转了转,不放弃地继续小声呼唤着,试图骗它出来。

    “我保证这次我不会动手动脚,咱们再好好坐下来聊聊?!”

    活像是诱骗小姑娘的怪大叔。

    只是可惜的是,无论他怎么喊,刚才的场景都没有再出现。

    “算了……”

    “现在还是阴官的事情更要紧……”

    他思索了一下,随后缓缓抬起手露出那有红点的掌心。

    随着一道红光闪过,下午时候的白雾再次从虚空中翻滚而来,转瞬间便是笼罩住了整个房间,分不清东西南北。

    “果然……”

    他试着动了动手脚十分自如,这次没有被什么神秘力量给束缚住,所以径直便是朝着那浓雾深处走去。

    等往前走了数步,本来应该是宿舍门的位置此时已经是空空荡荡,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继续走了片刻之后,地面也不再是原先的瓷砖地板,而是一种黑色的干燥的沙土,一脚踩上去会留下淡淡的脚印痕迹,却又很快就会被轻抚过的风抹去。

    此时苏白注意到周围的雾气已经淡了许多,淡到他可以依稀分辨前面的事物。

    脚下是厚厚的植物被烧尽后残留下的焦黑灰烬,空气中缭绕着淡淡的灰褐色的烟火味。

    有些像是道观的香炉里插满了香烛后的熏烟,弥漫在空气中缭绕不散,又有些像是儿时坟地里上坟时候烧纸钱和经文的刺鼻,带着几分略微不适的灼热感。

    耳边似乎隐约还能听见远传细若蚊蝇的女人小孩的哭泣声,断断续续,让人心底发毛。

    不知从何而来的烟火气息凝聚不散,逐渐形成一条诡异又独特的一条狭窄幽长的黑色小路蔓延向黑暗的深处。

    那一道道的线香萦绕在眼前,似是正在为他带路。

    他往前走着,四周较近的雾气已经淡去,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焦黑的荒芜废土的景象。

    他下意识往左右两边看去,却是惊悚看见一具具黑色的看不清脸的人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或是僵立,或是蹒跚行走。

    人影密密麻麻,一眼数不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