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最后的心愿

作者:法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建地府计划最新章节!

    “有……有鬼!”

    不知是谁起的头尖叫,两人便是一前一后朝着楼下跑去。

    当她们都离开了之后,走廊里的灯光微微闪烁,一道半透明虚幻的鬼魅身形逐渐显现了出来。

    苏白撑着油纸伞,有些发懵地看着那两个逃跑的女护士,不由陷入了沉思。

    “怎么回事?难道这年头随便哪个人类都有阴阳眼能看见鬼差了?!”

    他本来只是听到那女护士所说的事情后想顺路去二楼病房看看,本以为自己隐身的状态不会被看破,结果……

    嘶,这年头鬼差也不好办事啊!

    “等等……”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根拖在地上的铁链子,嘴角微微一抽。

    “看来下次行动得提前把铁链子收一收了。”

    苦笑着摇摇头,他也没有太在意这点小事,径直朝着那女护士所说的1208病房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可以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里面一片漆黑空荡,的确是如那女护士所说的,在老人死后就已经清空了。

    不过当他闭上眼睛再睁开,双瞳变得深邃漆黑之后,眼前的景象就已经变了。

    倒不是想象中的鬼蜮魔窟。

    房间里不再黑暗,而是散布着温暖的光芒,隐约从门缝里传出来了一道助眠的轻声哼唱的摇篮曲。

    苏白迟疑了一下,魂体穿过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摆设也已经不再是医院的病房,而更像是一个给孩子布置的婴儿房,地上摆了许多的玩具,还有水笔和画图本。

    一个伛偻且满头白发的老人的身影就半蹲坐在婴儿床边,一边哼唱着有些跑掉的摇篮曲,一边一脸慈爱地看着婴儿床。

    苏白一步一步走过去,老人也似乎并未察觉。

    但当他看见婴儿床了之后,不由愣了一下,微微张嘴却一时沉默说不出话来。

    婴儿床里的并非是想象中的憨态可掬的婴儿,而是一个老式的泛旧的座机电话。

    话筒始终是分开的,里面隐约传出了“嘟嘟嘟”的忙音。

    老人却眼含期待,始终当做一个孩子一样悉心照顾着。

    或许是在等着电话那头传来久等的,熟悉的声音。

    “电话……是老人和他孩子最后仅有的联系了么……”

    虽是来收魂的,苏白心里却对这般场景有了些同情和酸楚。

    “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竟一时有些不忍心打破老人最后的梦。

    婴儿床底下那根断了的电话线似乎也在说明着一个残酷的现实,这通电话可能永远也无法接通。

    但终究,他不可能跟老人一直在这里等待着那个不可能到来的未来。

    他轻叹一声:“该上路了。”

    老人微微一震,有些颤巍巍地回过头望向身后站着的苏白,看见他手中的铁链以及幽森诡异的气息,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周围的温暖的幻境逐渐像是落地的玻璃一样碎裂开来,露出了掩藏下的冰冷黑暗的医院病房的墙体,连带着老人原本泛着微光的眼睛也慢慢黯淡,最终浑浊无光。

    “鬼……鬼差?原来……原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鬼差……”

    老人喃喃自语着,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失魂落魄:“那我……我已经死了吗?”

    苏白翻出了那本《南江市名录》,上面果然已经显现出了眼前这位老人的大略信息。

    嗯,性善,无大恶,属于是个善人,若是六道轮回还在,该是可以下辈子投胎在好人家享富贵了。

    现在形势不同,只能委屈对方一下了。

    他合上书沉声道:“我乃阴间鬼差,奉命拘魂。你名为葛洪强,年七十八,如今阳寿已尽,莫要继续逗留人间做孤魂野鬼,速速与我一起上路!”

    出于对这位老人的同情,他没有动用铁链子捆人这种粗暴的方式。

    老人转过身,犹豫了一下,却出乎意料地竟然朝着他跪倒了下来,头重重磕在了地上。

    “我葛洪强还有最后一个心愿……能不能请鬼差大人开恩,让我完成这个心愿以后再上路?”

    “心愿?”苏白微微皱眉。

    “你难道是想和你的儿子打个电话?便是再忙,连你病重之后一面也不舍得来看望,这种不孝的儿子又有什么可留恋的!”

    他看那电话机便猜到了这种可能。

    他自身是十分唾弃这种人渣的。

    只是意外的是,老人却摇了摇头。

    “那孩子心性不坏,不能来见我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我理解他……”老人深深低下了头跪拜在地上,声音沧桑。

    “我只是最后想看看我那儿子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告诉他,这傻孩子每个月寄来那么多钱,我一个快死的老头子根本用不完,其实全都给他存起来了,就当是他以后的老婆本。”

    “只可惜啊,到最后也没打通电话告诉他。”

    老人低声地诉说着。

    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抱怨和怨言,反而满是溢于言表的为人父母的放不下的牵挂和担心,以及最后的一丝浓浓的遗憾和爱意。

    担心远行在外的孩子会不会着凉了,有没有吃饱,有没有受人欺负……

    苏白有些动容了。

    不得不说,那孩子有这样一位父亲,实在是太幸福太幸运了,让他都有些羡慕。

    他脑海中想起了前世那对将他抛弃在孤儿院门口的亲生父母,又想起这一辈子的等着自己去照顾的母亲和妹妹,心里没来由地抽了一下。

    他沉思了许久后,轻轻点头。

    “好,我便满足你的心愿。”

    除了严苛的司法之外,未尝不可有些人情。

    何况现在的地府,只有他一个人说了算。

    老人感激地又磕了两个头方才缓缓站起。

    就在这时,苏白隐约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窥伺,回头看去,却是看见门口玻璃上映出一张老婆婆的惊恐的脸!

    “鬼?不对……活人!是隔壁病房的婆婆?”

    对方虽然已经是年老体弱,但还存着几分阳气,是活人。

    他有些庆幸自己是戴着鬼脸面具,不然如果被人看出了真容那就麻烦了。

    而就在双方视线交错的一瞬,那老婆婆慌慌张张地就跑了回去。

    等苏白穿过门到走廊的时候,隔壁1207病房的门恰好传来“咔嚓”一声关上了。

    “看来是真看见了。”他陷入沉思。

    早听说年纪小的婴儿和年纪大了的老人都可能会“碰巧”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没想到这会儿就被自己给碰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