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进京找爹

作者:景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大唐第一郎最新章节!

    “这里就是大唐的京都长安城啊,果然气派壮观!”

    春明门街上,一名青年道人环顾四周,发出惊叹。

    只见他身材高大、体态匀称,且面容俊秀。

    脚踏云履,身穿道袍,发挽道髻,整个人显得飘逸逍遥,而背负宝剑,又平添几分凌厉。

    他叫林秀,年十八,来长安城寻爹。

    其实对林秀而言,爹这种生物还不如道观山下的猎户王叔,隔三差五能给自己捎几只野鸡打打牙祭,而抛弃妻子的亲爹和仇人无异,寻他作甚!

    更何况林秀还是一名光荣的穿越者,对亲生父亲更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可惜林秀耐不住师父的催促,因为林秀母亲临终前,是希望林秀找到亲生父亲,认祖归宗的。

    为了亡母遗愿,林秀不情愿的来了。

    回过神后,林秀打听了地址,脚步闲庭间,速度却极快,在人群间穿行,很快没有了踪影。

    半个时辰后,林秀停在了一座府邸门前。

    朱红大门透古韵,门前石狮显威严。

    林秀抬起头,看着府门上的匾额赫然写道:“梁国公府。”

    梁国公房玄龄,尚书左仆射,大唐的赫赫宰相,位极人臣。

    自己要找的人,就是他吗?

    不猜了,一问便知。

    想到这里,林秀上前叩门。

    很快,一名门官走了出来,上下打量林秀后,好奇问道:“小道长有何贵干?”

    林秀便道:“我想求见梁国公!”

    “可有请帖或者拜帖?”门官问道。

    林秀摇了摇头。

    门官轻笑一声,“那可不行!这可是梁国公府,我家老爷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小道长,赶快离开吧!”

    林秀也知这里门槛高,想进去不容易,索性拿出一块令牌,问道:“有这个行不行?”

    门官刚扫一眼,就怔住了,随即瞪大了双眼,连忙接过了令牌。

    “道长稍等,小人这就去通禀!”说罢,匆匆折回府中。

    梁国公府内亭台楼阁林立,风景宜人。靠近后宅有座院子,正是梁国公府夫人卢氏所住。

    梁国公不在府中,府中事物自然禀告夫人。

    卢氏正和小女儿闲聊,忽闻府外有道长求见,并且拿出了自己夫君的家族令牌。

    卢氏打量令牌,点了点头:“的确是老爷的家族令牌!”

    一旁坐着卢氏的小女儿,及笄芳华,温柔淡雅。

    “阿娘,我记得阿耶说过,他的家族令牌送给了一位贵人,算算时间,也有很多年了吧。”房若晴问道。

    卢氏应道:“有十八九年了吧,你爹还多次提及,如果有人拿令牌前来,必要好生招待,万万不可怠慢。”

    “这么久了啊!十八九年的话...当时的阿耶还是秦王府幕僚,当今圣人还做秦王呢。”房若晴诧异道。

    卢氏已经起身,说道:“既然是你爹的贵客,不可怠慢,为娘亲自去迎接。”

    ......

    林秀没等太久,就看到一群丫鬟和护卫簇拥下,走出来一位女子。女子虽然人到中年,但风姿不减,一副雍容气质。

    卢氏看到林秀后,眼前一亮,暗叫一声好俊的小郎君,而后语气温和问道:“道长尊姓大名?怎么会持有我家老爷的身份令牌?”

    林秀也在打量这名女子,立即猜到她是梁国公的夫人卢氏。

    进城时,林秀打听了房玄龄,当然也打听到了他的夫人卢氏,不愧是范阳卢氏嫡系出身,这份气度果然不凡。

    娶了如此有身份的妻子,的确不在乎外面的露水姻缘!

    林秀嘴角微扬,心中嗤笑一声,他为自己母亲感到不值,临死时还念念不忘负心汉,人家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早就做了无情人。

    对了,听说这位卢氏善妒?

    林秀当即爽朗一笑,说道:“房夫人,贫道林秀,这枚令牌是梁国公于十八年前送于我母亲,我母亲告诉我,通过这块令牌可以找到我的亲生父亲!”

    “什么?”卢氏身躯一颤,脸上先是一惊,而后弥漫怒气,大声呵斥了一声。

    身后的丫鬟和护卫噤若寒蝉,吓得微微躬身,不敢抬头。

    林秀又从怀中取出一封发黄的信封,递了过去,说道:“这封信也能当做证据!”

    卢氏一把抢了过来,连忙打开了信封。

    里面的书信已经泛黄,能看出来有很久的年头了,只见上面写道:

    “林淑儿亲启:

    兵事紧急,不得不迅速离开。将来可手持此信和令牌去长安秦王府!切记,切记!房玄龄留字。”

    卢氏岂会不认识自己夫君的笔迹?

    咔咔...

    下一刻,卢氏将信纸握在手中,拳头发出嘎嘎声音,脸上秀眉蹙起,怒目圆嗔,直接变成了怒目金刚,气势凌厉。

    似乎房玄龄在此,就能直接撕了。

    “房夫人?”林秀呼喊了一声。

    卢氏的目光瞪向林秀,仿佛把林秀当成了四处留情的房玄龄,咬牙切齿问道:“有何贵干?”

    林秀笑道:“信也看了,令牌也验明了,是不是请我进府歇歇?也许是一家人呢。”

    “不可能!”卢氏怒道:“我们梁国公府没有你这号人物!谁知道你的令牌和这封信从何而来?就算是真的,也是你母亲不知...”

    “不知什么?”林秀突然迈步,直接靠近了卢氏,距离她只有咫尺,冷冰的语气让卢氏的声音戛然而止,衣服下的娇躯升腾出一层战栗。

    吓得卢氏后退两步。

    身后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立即上前,并且呵斥:“退后!”

    林秀盯着卢氏,问道:“这就是梁国公府的待客之道?听说陛下称赞梁国公器宇沈邃,风度宏远,莫非都是假的?”

    卢氏虽然善妒,但是也懂规矩,她让护卫退下,冷冷道:“好!请道长进府,好茶款待!”

    “国公夫人称呼我林秀便可,对了,我以后是不是称呼你一声姨娘啊?”林秀笑着问道。

    吃点亏就吃亏吧,反正卢氏和母亲的年纪差不多。

    但是“姨娘”一词听在卢氏耳朵里,却让她额上青筋跳动,心中窝火,可是又发不出火,只能盘算着等梁国公回来后,如何炮烙他!

    林秀被请到一处客厅,上了茶后,便被晾在了这里。

    卢氏气冲冲返回院子,并吼道:“去把姓房的叫回府!”

    吼声震天,吓得管事亲自去寻房玄龄。

    房若晴看到自己母亲如此愤怒,连忙安抚,并道:“阿娘,出了什么事?”

    “出了天大的事!你爹竟然在外面有个私生子,如今人家找上门了!”卢氏怒吼道。

    房若晴一愣,当即摇头:“阿娘,阿耶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哼,宁愿相信耗子三条腿,也不能相信男人不好色。”卢氏恶狠狠道:“今日之事,没完!”

    房若晴又问道:“阿娘,人呢?”

    “在客厅里!”卢氏应道。

    房若晴又劝道:“阿娘乃是梁国公夫人,就算对方是阿耶的私生子,也是庶出,阿娘何必动怒?让他进客厅是阿娘慈悲,换做其他人,早就让他在柴房呆着了。”

    卢氏消了消气,但还是嚷道:“不行!绝对不能让你爹好过!”

    阿娘且息怒,我让二哥去瞧瞧!”房若晴娇笑一声,连忙走了出去。

    .....

    新人新书,求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