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全力补救

作者:上善又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最新章节!

    “我前领导来的电话。”

    听到他已经用上‘前’字了,我心中更加确定,这是八头驴也救不回来了事情了,但此时我就算猜出了后续,气势上也不能输!依旧板着脸逼宫似的问道:

    “人家说什么了?”

    “把我全年15天的年假调到这一个月来,再算我请假半个月,让我好好休息一个月,七月一号准时去报道。”

    “你同意了?”

    我这是在明知故问,以他现在的反应又怎么会同意?我这么问想要的只是他亲口给我一个答案罢了。

    他终究是被我逼着不再逃避,把自己想说的说出了口:

    “我拒绝了,你又不是没听到我刚才对着电话说了什么!非让我说出来闹成这样有意思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我拒绝请假一个月!彻底辞!职!了!”

    他明明是一句话说完的,传到我耳中,我却听出了一字一顿的故意拉长,和加重了读音的后三字。

    以前在书里,总是写笔下的角色在经历重大变故后会觉得天旋地转,像脚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此时的我在明知道他要辞职的情况下,依旧没做好心里建设,听到他说出肯定答案后,我真觉得自己脚下不稳,下意识的向后一歪身子,靠在门框上才勉强撑住电车没有让自己直接坐地上。

    “你进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已经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我,此刻并没有再发飙,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他,我真的是非常平静的说出让他进去的话,但他却问我:

    “车上的菜?”

    “给,连车都给你,推走吧,你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我扶着门框从电车上下来,将车把交给他后,顺着门框滑坐到地上。

    超标的体重让我坐到地上的时候,堪比摔了个屁墩,也正因为肉体上的疼痛,让我非常清楚的意识到,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靠不住了!

    我和孩子想要继续有房住,他有学上,老人每个月有足够的赡养费,我现在就必须要非常仔细的将家中资产清算一遍,我要确定在没有他的工资收入下,我靠写书还能养孩子多久!

    房贷每月1746元

    孩子育儿费429+伙食费178

    老人自己扫街有七百工资,可以将赡养费缩减到五百了。

    每个月不吃不喝,一睁眼就会有2853元的开销。

    我们的存款呢?不足三万我一个月的收入不足两千,真好!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老公辞职了还要惊悚的消息了!

    这还只是基础开销,再算进阶的,孩子刚买了早教机我贷款十二月,每个月99块钱,我们两个人的吃喝,双方花呗每个月平均就是三千块钱。

    重点是下个月我弟弟要考大学!我娘家那边的份子钱又特别重!少了一巴掌会显得我这个姐姐撑不起排面!中途万一再碰上别家谁婚丧嫁娶,这全是钱!

    完了,万一这期间家里人再有个生病住院什么的?

    越想越觉得生活像无底洞的我开始害怕,根本无法正常面对将要到来的一切。

    可现在就算我再跟他协商,再跟他谈判,再逼他去上班,也根本不可能有用了,败局已定无力回天了!

    我开始试着给自己做心里建设,我不再往用钱的坏地方去想,我在保证基础生存的情况上,尽量缩减一切不必要的开支,终于让自己算出了一个月的最低生活标准:

    三千六百八十二块钱

    我忐忑的打开手机上的各种APP查看余额,ZFB、WX、NYYH……等等一圈看下来,再算上我每个月的平均收入,我得出一个结论,我可以养他到年底!

    但前提条件是,家里不允许再添置任何东西,每天都要卡着三十块钱的伙食费花销,孩子再想吃点肉蛋奶零食之类的东西,我们要提前三天报备,再压缩成本,三天甚至四天后,才能给孩子买到!

    苍天,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这是在坐牢吧?

    不然我换个作者号双开?或者借几个身份证三开?一天一万二硬写?但要是不签约呢?我万一那天更新不及时呢?

    神啊!我根本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像机器人一样写三本,那真就是在坐牢了!不行,我要找人商量对策,我不能坐以待毙为他的一时冲动买单!

    我打开手机第一个想到的是打给我姑,她比我姑父大五岁,各种御夫妙招知道的绝对比我多!但我要按下电话的手又停住了,山高皇帝远啊!这种时候指望远水根本解不了近渴!

    打给他姑?他们昨天都见过一面了,真要告诉她辞职了,昨天应该已经替我劝过他了,看今天这样难道是昨天没说?

    我心里又瞬间燃起了希望的火焰,我调出号码后,悄悄往后仰身假装伸懒腰,实则观察我老公正在院子里干什么,我这一个电话真打过去,那就是在告密了,他肯定会发疯到和我冷战到底的。

    在确定他正哼着小曲,悠哉悠哉的分蔬菜后,我稍微安心了一点点。

    你既然敢在闯祸后还能若无其事的过日子,留我一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煎熬,哼,你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到暗地里告黑状了!

    我果断按下拨号将电话打了出去。

    几声忙音后,老公的姑姑接起了电话,我努力,努力,再努力的露出示弱委屈的声音,用委屈压制自己的愤怒,毕竟错的不是姑姑,我有火也要找对的人发。

    “姑姑,哥哥他辞职了,你知道吗?他这一辞职,又是房贷又是学费的,让我和孩子还有伯伯该怎么办啊~”

    柔弱委屈中混着哭腔,尾音甩的太漂亮了!我都卖惨到这种地步了,家里长辈总能为了孩子房子票子管得住他了吧。

    只可惜,我自认为我这是茶馆里的买卖,滴水不漏,结果碰上老公的姑姑,我就成了龙井沏在糖杯里,白费功夫!演技啥的,全血赤糊拉洒一地!

    “水啊,你别哭了,他辞职这事我是知道的,人生这么长,总有干够了,干累的时候,换个工作,换个环境,生活不能总是按部就班,偶尔也是需要变通的!”

    我戏这么好,对方依旧向着她的侄,只是简单的几句鸡汤,我白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