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作者:一云夕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与仙同岁最新章节!

    “我是小可爱,聪明不搞怪……”扎着两个啾啾的小女孩站在一家包子铺前,眼巴巴的盯着冒着热气的包子,若不是两个小啾啾,老板很难发现有个小姑娘站在那里,毕竟,她的人还没有灶台高。

    老板听到声音,向前伏身,这才看到原来是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灰扑扑的棉袄,虽然有几个补丁,但整个人是干净的,脸颊被冷风冻得发红,不停的吸着鼻涕。

    又一阵风吹过来,老板打了个哆嗦,赶忙将手放在笼屉上:“小娃娃,你要什么啊?”

    季咸吸了吸鼻涕,羞涩的对老板一笑:“叔叔,我想要那边客人吃剩下的包子可以吗?”见老板没反应,她急忙把冷的发抖的手举起,露出一个铜板:“我可以给钱的。求求你了,叔叔。”

    老板叹了口气,并没有接过她的铜板,而是说:“你先等等”转身就去收客人剩下的包子。

    季咸使劲往笼屉身边凑了凑,久违的感到温暖。

    不一会儿,老板拿着剩下的包子回来了,看见季咸的小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

    季咸眼巴巴的看着老板将有些冷的包子放在火里烤了烤,感动的都快哭了。

    “小娃娃,拿好啊”老板把包子递给了季咸,季咸的小手都已经冻僵了,捧着三个不完整的包子,死劲儿的给老板道谢:“谢谢叔叔,你这样的大好人一定会挣好多好多钱的!”

    老板听了高兴的不行,虽然知道不可能,毕竟现在这世道,可这小姑娘实在惹人爱。

    “下次饿了的时候还可以来找叔叔哦!”

    等季咸走后,他擦灶台,才发现那一枚铜板。

    “二爷爷,二爷爷,我买到包子了”

    季咸从包子铺离开后,怕被乞丐顶上,将包子藏进了坏了,转了三个街角,才在一家算命摊上停了下来。

    说是摊,其实不过是一块用了许多年的八卦图铺在地上,旁边立了根前日进城前顺手折的树枝,上面绑了块布,用木炭写了算命两字。

    季二爷看着季咸藏宝似的将怀里的包子拿了出来,炫耀的说:“二爷爷,我就说一个铜板也能买到包子吧!你看,这里可有三个包子呢!”

    季二爷看着这三个包子,虽然是别人吃剩下的,但却干净的很,猜到可能是老板特意选的,更何况,一个铜板根本买不来这些。

    “小咸,这老板可是个大好人呐,你有没有对人家说吉利话啊!”

    季咸捧着包子,疯狂点头:“说了!我都记着呢!有好心人帮我们,一定要说好听的话,这样老天爷才能听到。”

    话虽然这么说,季咸却嗤之以鼻。

    想当初自己一优秀女青年,不就在路边看人情侣求婚嘛,结果一阵妖风吹倒了人家用来求婚的花架,直接被砸到这破朝代。

    在她穿来之前,小女孩已经没气儿了两天了,唯一的亲人季二爷才打算把她埋了,结果人醒了。

    本来以为会吓着人,会被当妖怪抓起来,结果季二爷反而很兴奋。

    原来他们是个偏远村落的人,世代崇尚巫术,后来世道越来艰难,去年大雪灾,今年四月份就开始天下大旱了,季家村的人都死绝了,就剩他们两这老弱病残。

    季二爷说,季咸是他违背组训,才把她的命抢过来的,但有得必有失,今年冬天二人会有一死结,他算出只有北边才有一线生机,所以二人赶了半年的路,一路坑蒙拐骗,才来到这北州。

    季咸是一个不信,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唯物主义新年是极其坚定的,自己穿越说不定就是某种磁场混乱导致的。

    北州果然冷,才十月就冷的要命,季咸身上这身还是从大户人家的垃圾堆里翻出来的。

    出太阳了,照在身上并没有什么用。

    季咸磨着季二爷把另一个包子吃了,看着他只剩一张皮的脸,心里越发的酸。

    “二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季二爷笑着答应,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包子味,又坐了下来吆喝着:“算命哦算命,一铜板一算哦,不准不要钱。”

    这年头吃穿都成问题,普通人根本不会来,来的大多是富裕之人,基本都是家里有重大变故的人。

    “给本少爷算算”

    一道影子遮住了阳光,季咸抬起头,发现是个锦衣华服的小公子,大约有十岁了,身后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人。

    听着一阵悦耳的声音,碗里便多了两块碎银。

    看着这两块碎银,爷孙两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季二爷赶紧用枯瘦的手将两块银子拉了起来:“要不得要不得啊小公子,只要一枚铜板就行。”

    小公子似乎不解,问:“铜板是何物?”

    啊这……好一波高级凡尔赛!

    身后的高大汉子不屑地说:“这可是祝侯爷家的公子,身上怎么会有铜板这种东西,今天算你们走运,好不磕头谢恩。”

    原来这个小公子正是北州的土皇帝,祝侯爷家的小公子祝非池。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那就大大方方的收起来好了。

    季二爷让小公子伸出手,正想仔细看看,结果祝非池飞快的把手缩了回去,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嫌弃。

    季二爷嘿嘿两声,浑黄的双眼盯着一双手看,又盯着两看,又盯着地上的八卦图许久,在上边指指点点,时不时地看看太阳。

    祝非池耐心块用光的时候,季二爷开口了:“金鳞本非池中物,奈何家持一祸器,致池干裂,赤水坠地,左右皆哭!”

    虽然不懂他在说什么好话,但季咸听得出来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祝非池神情冷了下来,“心口雌黄!”甩袖走了。

    身后的壮汉走之前不忘把碗里的两块碎银拿走。

    季咸看着二爷爷不断地摇头,蹲在旁边说:“二爷爷别伤心,肯定还有其他冤大头,不过你下次说些好听的给人家嘛。”

    季二爷不赞同的摇头:“怎么能乱说呢!”

    之后,季咸心里一直念着冤大头冤大头,没想到真让她念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