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家灭门

作者:一云夕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与仙同岁最新章节!

    来人是祝家的管家,季咸心里一个紧,惨了,别不是来修理他们的吧。

    出乎意料的,管家态度极好,说是请他们到祝府做客。

    说实话,“请”这个字是真的和他们不搭,毕竟他们的态度十分强硬。

    季咸担心的看着二爷爷,没想到老人家还挺淡定的。

    进了祝府,季咸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不是她看到的那么穷,至少这祝侯府配得上金碧辉煌四个字。

    不愧是土皇帝啊。

    季咸和二爷爷坐在会客里,紧张的不得了。

    没过多久,诸侯爷就来了,开口就让人把季咸待下去玩,还给了个红包。

    大堂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祝侯爷开口问到:“道长,今日听小儿说在你那算了一卦,可否在说详细些。”

    季二爷自然答应,将白天说的又说了一遍,还说:“此物虽非凡物,但绝算不上吉物,怀璧其罪侯爷应当懂得。”

    祝侯爷连连点头,急忙问有何办法。

    季二爷站了起来,对祝侯爷说:“还请侯爷寻玄天上帝神像一尊,七星宝剑一把,乩童、伏案先生各一人,茶、酒、水果、金纸各数。其他具体的要求,我会写在纸上。”

    祝侯爷一听,心里对季二爷更加信任。

    季二爷又掐指一算:“今夜子时前,还请侯爷将东西准备齐全。”

    季咸出去后,遇见了过来凑热闹的祝非池。

    如今有了一大袋银钱,季咸想先找个地方换成铜板,这样才安全。

    走着走着,季咸就察觉不对劲,一直有人跟着她。

    她以为自己是被盯上了,怀着一笔巨款,心里紧张的不行,想要甩开后面的人,到了一个巷子,她缩进了草堆里躲了起来。

    身后的人跟着她一路到了这里,结果人嗖的一下就没见了。

    “咦?人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季咸害怕自己听错了,透过缝隙看到白天才见到的锦衣华服,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原来是你啊!”

    季咸突然出现,把祝非池吓得够呛。

    “你、你大胆!”

    季咸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祝非池知道自己是不对的,心虚了:“我……我就是看你鬼鬼祟祟的!对!就是这样。”

    季咸一眼就看出这娃就是想出来玩。

    “我还有正经事呢,你别跟着我。”说完就要离开。

    祝非池跟了上来,问:“你要干什么啊?”

    眼前的公子哥的爹才给了自己一大笔钱,而且他绝对看不上这点钱,季咸难得的好耐心:“我要去把碎银换些铜板。”

    祝非池眼睛一亮:“铜板?是你白天说的那个吗?我也要去!”

    反正他跟着也没什么,季咸便同意了。

    换了铜板,祝非池还想继续玩,但看着天就黑了,城里有宵禁,他这才罢休的。

    府中已经摆好了神桌,按照季二爷的要求布置好了一切。

    快到子时,季二爷心绪越发紊乱,拉着季咸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图,你可要收好了,请神附体凶险万分,但要是帮祝府化解此结,你的死结也就解了!”

    季二爷说的太认真,季咸虽然心里不信,但还是认真的把八卦图收了起来。

    季二爷要求旁人不能在场,祝侯爷便勒令所有人不能靠近这个院子,但季咸和祝非池好奇,躲在了墙根的狗洞里偷看。

    子时已到,季二爷头戴红色浑脱帽,身穿圆领广袖曳地长袍,左手持锯齿状法器,右手抬起,婆娑起舞,面前是案桌,供奉着玄天上帝,供有茶、酒、金纸等物,乩童在一旁敲鼓祷告。

    季咸还以为都是装神弄鬼,没想到乩童突然浑身发抖,轻松拿起沉重的七星宝剑,围着季二爷念念有词。

    此时的季二爷已经满头大汗,看着有些支撑不住,一旁的伏案先生赶忙乩童询问破解之法。

    乩童嘴一张一合,竟然突出蓝色的火焰,在空气中形成一个奇怪的符号,随后,乩童突然将七星宝剑扔到了两人面前,把两人吓得差点交出了声。

    祝非池小声地说:“鬼神大人不会发现我们了吧!”

    眼前的一切太多奇幻,季咸坚持这是障眼法,但又不能拆自己人的台,说:“别说话。”默默地记下了空气中的符号。

    就在一切都快结束时,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人,半张脸已经只剩百鬼。

    “哈哈哈!困仙杵,我找到了!”说完,便见一张大手覆盖而下,血水倾盆而下,腐蚀了一切。

    季二爷见状,赶忙说:“请鬼神相助”

    被鬼神附身的乩童飞到空中,与那人战作一团,但实力悬殊,不过两招,乩童便被那人拍了下来。

    那人丧心病狂,放肆的虐杀众人,不过呼吸间,祝侯府便成了一座鬼府。

    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被血水腐蚀,尸骨无存,季咸浑身发抖,死死的盯住那张脸。

    两个小孩抱作一团,蜷缩在小小的狗洞里,面前的七星宝剑成了他们唯一的庇护。

    他们知道,即使仇人就在眼前,他们却没有资格冲出去。

    他们必须活着,苟延残喘的活着。

    带着血海深仇,将那张脸烙印进灵魂!

    不人不鬼的人已经走了许久,两人依旧不敢出来,直到七星宝剑彻底失去光辉。

    有人来了!

    两人如惊弓之鸟,屏住了呼吸。

    来人一男一女,不同与昨日那人,个个天人之姿,身着蓝衣,手中的瓶子瞬间把满府的血水收了干净。

    他们是天虞的弟子,受师命前来追捕邪修吴晦。

    “还是晚了一步!该死的吴晦,迟早有一天要将他千刀万剐。”张林愤恨的说,赵岚脸上也十分愤怒。

    季咸心里记住了吴晦这个名字,和祝非池相视一眼,看懂了对方的想法。

    现在遭遇的一切已经超乎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仇人明显不是凡人,他们要报仇,只能抓住眼前的机会。

    他们根本没时间犹豫两人到底是不是好人!

    下定了决心,两人走了出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娃娃,戒备了起来。

    见只是两个凡人,这才放下心来。

    “你们是这府里的孩子吗?”赵岚蹲下来温柔的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