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分胜负

作者:一云夕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与仙同岁最新章节!

    闻言,瞿湖爽朗一笑,心中畅通无比。

    “我也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季咸那孩子比试不错,在这次大比中出尽了风头。”

    顾秦接过瞿湖递来的留影石,虽然一群练气娃娃的比赛在他们眼里说真的过家家,但季咸的表现真的可圈可点。

    “谷家那孩子……”顾秦话不说完,但瞿湖已经懂了。

    “不错,这件事情一定是要保密的。”

    顾秦回想着留影石上的内容,毫不犹豫的把季咸卖了:“季咸那孩子估计也发现了。”

    瞿湖愣了:“怎么可……能……”

    留影石上,季咸明显在结束后有所停顿。

    瞿湖激动地说:“这孩子观察力绝非常人啊!”心里越发想收季咸为徒了,心思如此缜密,往后定能辅佐好新的掌门。

    “要我说,就算那位不出来,凭着我们二位,也能教好她,不就是功法嘛,有时间我亲自去古战场找。”

    瞿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顾秦也理解他,毕竟掌门大弟子和他那徒儿一样,都是个直来直往的的性子。

    “等她筑基之后再看吧。”

    谁也没想到,一直闭关的那位第二天就出关了。

    季咸已全胜的战绩成功进入第三轮,这一次的对手个个都不惹,无论是年龄、手段都比季咸展太多优势许舒尤怕她紧张,陪她彻夜长谈。

    “你不要紧张,上去之后,你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先示弱降低别人的警惕,知道吗?”

    许舒尤还在为季咸准备装备,第三轮有规定,可以使用两件武器,其他装备一律不准使用,许舒尤还在思考季咸明天是带鞭子还是剑时,季咸已经睡着了。

    唉!许舒尤把季咸轻轻放在床上,看着她的小脸,响了许多。

    第一次见季咸时,知道她是亲传弟子,根本不想打交道,因为之前她救因为和顾首座的大弟子说过几句话,就被人针对过,带她吃烤鱼也是不想的罪她。

    后来交往了才知道,她的境遇如此尴尬,仿佛天上用细绳挂着的星星,拥有至高的地位,但风一吹绳就会断。

    昨夜睡了足足的一觉,醒来后身体充满力量,许舒尤在一旁打坐,见她醒了,也睁开眼。

    二人来到练武台,不算早也不算晚。

    由于是最后一轮比赛,以往坐在大殿的大能们都来到了现场,人在观景台上一座,下面的都不敢大声喧哗了。

    第三轮比赛是大混战,十个人在一个练武台上,谁站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季咸的人往里一站,根本就看不见了。

    一开始,所有人都独来独往,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轻易动手。

    场面就这么僵持着,知道一个瘦高个打破了诡异的和平,在身边的人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长鞭就卷了两个人下去。

    场面瞬间就只剩八个人,谁都动起来了,场面一片混乱。

    柿子要挑软的捏,季咸就成了众人首先欺负的对象。

    面前的两个人分别从两侧向季咸袭来,季咸向上一跳,翻身到左侧那人身后,双脚一蹬,就将那人提到了边上。

    但那人身法灵活,一个翻滚就把自己从边缘处拉了回来,但这是和他一起攻击的那人却从背后一棍,直接把他拍下台去,此人还未来得及高兴,季咸突然出现在他背后,大刀向着他的腰间砍去,此时他退无可退,只好调下台。

    等他站在台下才发现,季咸方才是刀背朝着他的。

    转眼场上就只剩季咸、谷丰和一名叫丁雅的女弟子,三人各站一角,呈三足鼎立之势。

    丁雅率先发动攻击,袖间飞出无数牛毛细针,季咸用刀挡住,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一旁的谷丰召唤出土遁,不仅挡住了丁雅的攻击,还操纵地底飞出无数的突刺。

    可丁雅的飞针像是长了眼睛,转身就绕道了两人后面,季咸瞬间就想到此人有金灵根。

    季咸凭借着灵活的身法险险躲过,谷丰胖胖的身体却没有办法,被银针刺中屁股,疼得直叫唤。

    没有谷丰,比试成了季咸和丁雅一一对决。

    丁雅操纵着飞针,如细雨一般,让人防不胜防,季咸就只有抵挡的份,这样一来体力消耗的更快。

    就在众人为季咸捏一把汗的时候,丁雅头顶突然出现一小团雷电,她往右一闪,可季咸就像提前预知到她会向右躲,右手用刀击落飞针,左手却将一直未出现的剑掷了出去。

    顾秦坐在台上,对季咸方才的表现很满意。

    她先是故意做出专心抵挡飞针的样子,左手却在捏雷击术,虽然尝试了几次才成功。

    雷击术一成,丁雅就彻底落入季咸的陷阱。

    仓促之下捏的法术不可能会有多准,但丁雅为了不让自己受伤,只能向左右后方躲去。

    但丁雅为了防止季咸近身,两者距离拉得很开,她本人离边缘没有多远,这个时候就只能向两边躲。

    他们修为比丁雅高太多,丁雅的一切动作在他们眼里都很慢,自然看得出丁雅会向右躲,但季咸是如何得知,顾秦想不出。

    眼看着丁雅为了躲飞剑飞出比武台,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分时,丁雅却趁着在空中着短短的一瞬,操纵飞针刺中了季咸的手臂。

    季咸受伤和丁雅落地几乎实在同一时间,一时难以分出谁胜谁负。

    不止台下人议论纷纷,台上宗门掌权者们也在讨论。

    淳于广说:“比赛说的清楚,谁先受伤谁就输,季咸被丁雅的飞针所伤,自然是丁雅赢了。”

    谷累却摇头:“非也,虽然季咸受伤,但丁雅可是先一步飞出台下,按理说季咸胜了。”

    淳于广不同意他的说法:“丁雅当时并未落地,如何算不得!”

    谷丰也坚持自己的意见:“规则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离台便输!”

    二人吵的不可开交,瞿湖虽然看好季咸,但不会偏袒。

    “顾首座,你身为獬豸堂首座,最是公正严明,你怎么看。”

    顾秦看着台下忐忑等待结果的两人,说:“再比一场”

    就这么吵下去也没办法,就只能让二人在比一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