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服

作者:一云夕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与仙同岁最新章节!

    重比定在了第二日,离开后,季咸被一直等着的谷丰小胖子堵住了。

    “季咸”谷丰热情的朝她招手,季咸走了过去。

    谷丰拿出一瓶子丹药,塞在季咸手上:“我是来替我弟弟道歉的,他那天不是故意的。”

    季咸当然知道谷瑞不是故意的,打开瓶子里面是一阶的回血丹,不贵重,她也就大大方方的收下了。

    “你真是太客气,谷瑞他还好吗?”

    谷丰挠了挠头:“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就是让师尊关禁闭了,也算是对他胡乱使用法器的惩罚。”

    季咸当然知道谷瑞根本不是受法器反噬,只是点头,表示自己明白:“那就好,等他好了我再上门拜访。”

    比试的时候,观战人数巨多。

    两人都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今天她们争夺的,可是关乎一生的结果。

    登天阁有九十九层,虽然说前三名都能进入通天阁,但第三名只能进入第一层,第二名只能进入第二层,只有第一名才能进入第三层。

    别看只是一层的区别,里面的东西确实天壤之别,只有越接近高层,才能获得更高阶的功法。

    季咸和丁雅都严阵以待,比试开始,季咸先发制人,想要近身。

    丁雅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在拉开身位的同时掷出飞针。

    季咸也早有了防备,用昨夜苦练的雷盾抵挡。在地上翻滚几周后贴近了丁雅,大刀向她的腿部砍去,此时丁雅赶忙召唤出金石,挡住了季咸的这一刀,同时脚在金石上接力向向后越去,成功拉开距离。

    二人你来我往,都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百分百,不停的穿梭在练武台上,看得人眼花缭乱,精彩程度堪比筑基修士的比试。

    就在比试僵持不下的时候,空中突然出现彩云,一黑发白衣男子像出现在云彩中,远处传来悠远古老的吟唱。

    那人风姿特秀,螓首膏发,眼底悲悯世人,气质清冷不与人近。等彩云吟唱一一散去,依然满目芬芳。

    丁雅被这奇特的景象看花了眼,心神更被那人迷住,失了神,季咸抓住机会,将呆愣的丁雅打了下去,等她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恭迎风止仙君”

    掌门等人率先跪下,台下看呆了的众人紧随其后。

    原来此人,正是仙界下凡的风止仙君。

    据说,每隔两千年,都会有仙人下凡,镇压古战场下的上古冤魂,直至期满离去,平日不可多插手修仙界的事物。

    这一届的仙君,留在天虞山,一直在通登天阁顶端,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真人出现在了观礼台,瞿湖连忙让人在自己位置的右边,新设了一个位置,与他齐平。

    风止淡然开口:“不必在意,继续吧”

    闻言,众人在将注意力移到比试上,才发现丁雅已经落地,纷纷一头雾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好在有留影石,众人看完全过程,为丁雅觉得可惜,甚至有人要求再比一次。

    瞿湖有些为难,季咸明明白白的赢了,丁雅在比试过程中出神也是她自己的过错,但众口难堵,一时纠结起来。

    淳于广抓住机会,一顶帽子就扣在了季咸:“季咸乘人之危,实属小人行径,与我天虞宗旨不符,这场比试,丁雅胜。”

    季咸双眼瞪大,神情凝固,心中委屈至极,一时间竟然全身颤抖起了,声音沙哑着问:“凭什么!”

    “凭什么!”

    谁也没想到她敢顶撞淳于广,一时间不知道佩服她勇气可嘉还是鲁莽至极。

    淳于广被当众顶撞,心中怒不可遏,出窍的威压便朝着季咸袭去。

    他还是注意分寸了的,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但没想到季咸死撑着几秒才跪下,即使面色铁青,青筋暴起也要反抗。

    “淳于首座”瞿湖不怒自威,不仅将季咸身上的重压挡住,还顺带警告淳于广。

    “丁雅比试之际走神,是她自己的问题,你怎可怪在季咸的头上。”

    淳于广单纯的就是看季咸不顺眼,自家徒儿回去之后萎靡不振,连最爱的剑都不碰了,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风止仙君降临,她毫无敬畏之心,还暗地偷袭,这样的人,怎配赢!”

    不敬仙君,真是好大一定帽子,瞿湖和顾秦都心中一紧。

    这时候,季咸开口了,虚弱但掷地有声:“我没有!风止仙君出现的那时,大家都看呆了,我也跟着左右人一起行的礼,何错之有!”

    风止一眼就看去透了季咸和他是一样的天灵根,他此次出关也是算到自己有一段师徒之缘,但他不喜季咸乘人不备的行径,如今见她又太过看中得失,想给她点教训磨炼一番。

    “季咸乘人不备,这场比试,丁雅胜了。”

    风止都开口了,瞿湖知道无可挽回,担心的看向季咸,希望她态度软下来,以后他定会找机会弥补。

    可是季咸不愿,她昨夜破解八卦图,算出登天阁里有对她很重要的东西,必须去。

    那一瞬间,她忘了实力的差距,忘了对方仙君的身份,讽刺的质问:“敢问仙君,若是您与魔修大战,对方失了心智,您也要先唤回他的心智才继续吗!”

    此言一出,寂静无声,风止盯着她,就像盯着一只蚂蚁。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季咸仰头看他,直视他的双眼:“反正,我不服!”

    瞿湖心叹这孩子太认死理,但风止最有可能是她未来的师尊,还是仙君,为了天虞,为了她,瞿湖只好狠心打晕了她。

    “逆徒!还不认错。”

    在昏迷之际,季咸还是说:“我不服”

    ……

    “我不服!”容貌艳丽的季咸被人绑在花轿上,不停的挣扎。

    她才刚穿来,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穿越到了仙界、还是个大美女的时候,就被人叫去见了传说中的风止仙尊。

    他是真的好看啊,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季咸都看呆了,却没注意到风止厌恶疏远的态度。

    “魔尊态度强硬,定要柳儿,你们二人灵根相同,柳儿也很少出现在人前,你就替她去了吧。”

    季咸闻言,什么美男都抛之脑后。

    魔尊,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去了必定会死,心里有强烈的直觉不能去。

    “我不去!”

    大概是习惯了季咸百依百顺的样子,见到她反抗,风止有些诧异。

    “此事容不得你!”

    “我不服!”

    季咸的反抗没有用,她还是在穿越的第一天被送到了魔界。

    季咸穿越的第一天,就被人送到了魔界。

    她的直觉没有错,魔尊要的,只是天灵根。

    被活生生啃食,季咸晕过去又醒过来,痛苦不堪,听着自己肉骨被咀嚼的声音,心里恨极了风止和魔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